您的位置:主页 > 采访专辑 >

印广法师专访系列之八:佛法真义



时间:2014年10月27日

简介:佛教对中国文化产生过很大影响和作用,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灿烂辉煌的佛教文化遗产。本期节目,印广法师来为我们讲解佛法的真义。

访谈实录

李丹: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网《中国访谈》,我是主持人李丹。佛教传至东土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那到今天为止,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超过10亿人的佛教信徒,由此可见它深远的影响力。今天我们也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印广法师做客栏目,请他来为我们讲解佛法的真义,我们欢迎他。

欢迎您!

印广法师:大家好,阿弥陀佛。

李丹:法师,我们都知道佛家讲究佛缘,说一切都是因缘而起的,那想请问您是什么样的一个机缘下与佛结下了不解之缘呢?

印广法师:世间法和佛法都是讲究缘分的,我对佛法的修行,经过了四个阶段:迷信——不信——再迷信——正信。说起来呢,我从小就信佛,也不清楚为什么,我母亲也是从小念佛,我自幼受熏陶。到了十年文革开始,我已经十七八岁了,受当时影响,对佛法就完全不相信了。一直到文革结束后,1976年毛主席逝世,在社会上就传闻,毛主席世寿83岁,从1935年遵义会议确定党内的执政地位到1976年,执政41年,叫“8341”。无巧不成书,毛主席的警卫部队,代号也是“8341”。两个“8341”,我就生了好奇心,觉得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主宰我们,感觉到人有前世、今世、来世的问题。后来我又进一步查看了相关资料又发现,毛主席在1927年9月9日领导湖南农民举行秋收起义,而逝世正好是1976年9月9日,两个9月9日。所以我由不信佛法到再次的迷信佛法。

后来从1993年前后,我先后读懂了《妙法莲华经》和《大佛顶首楞严经》,当时我幡然醒悟,原来佛陀过去讲的三藏十二部经无量法门,它是从伦理、文化各种角度来劝告人们行善断恶。缘于这种佛法,我们也能得到一点点人天福报,但不能了生死。而《法华经》、《楞严经》不是讲伦理,也不是讲宗教,也不是讲信仰,它讲的是,天怎么来,地怎么来,人怎么来,牛马猪羊怎么来,刮风下雨怎么来,是解释宇宙人生真理。而我由此开始正信佛法。

李丹:那听您讲,任何事情还真的是有一定的因缘所在的。那您发表过一篇文章,叫《佛法真与假》,这是一篇十分奥妙又精彩的文章,那在我们栏目现场可不可以再为我们重现一下?

印广法师:好。这篇论文的发表也有一个缘起,去年我收到中央党校一个下属单位,叫做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发的一个函。这个函有两个意思:一呢,征询我的意见——在团中央有一个杂志叫《中华儿女》,报道了我弘扬如来藏正法的相关事迹,题目是《印广法师·用佛法凝聚和谐正能量》,问我能不能在《求是先锋》这个杂志上转载。第二呢,要求我再写一篇论文。这个论文大概四千字,它的全标题叫做《探讨佛法:是宗教?信仰?文化?迷信?还是真理?》,副标题就是《佛法真与假》。现在两篇文章都已经被入选登载。

《佛法真与假》这篇论文就是解释宇宙人生真理的问题——我从哪里来,天地万法从哪里来。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搞好,我们真是白来一趟。那解决这个问题,我从佛法、哲学、科学,以及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多角度圆融起来,贯通起来。

马克思是这样论述佛法的,他说“只有佛教是从世界的整体来进行评判”,“辩证法在佛教那里已经达到了高、精、深、细的程度。”恩格斯也有讲话,“辩证法最初来源于佛教”,“人类到了释迦牟尼佛时代,辩证思维才成熟”。又讲“只有古希腊人与东方的佛教徒处在理性思维的高级阶段。”

所以我们这一代人担负着探讨真理、检验真理、追求真理、弘扬真理的历史重担。毛主席有两段论述,与佛法都是相通的。毛主席在《关于党内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中指出,左倾机会主义、右倾机会主义不能归咎于王明、博古、陈独秀这些个人头上去,为什么?它是一种社会思潮——这个与佛法讲的因缘果报、天象变异是一致的。毛主席在《实践论》、《矛盾论》中还提出,“马克思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列宁把哲学由精神和物质相对立统一体也扩大到客观存在。客观存在比物质的概念是不是又提升了一步?物质一定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客观存在呢,有的看不见、摸不着,但必须承认它的存在。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主席的相关语录来看,我们很有必要来把佛法探讨明白,同时我还要把佛法与现代科学联系在一起研究。

现代科学早已成功地进行了动物克隆,用猴血造猴,羊血造羊,那么人血能不能造人?这就破除了我们传统的观念,人不一定非要从妈妈肚子里出来,还可以通过其他的途径变现出来。在《楞严经》讲,一只鸟都能把泥巴块放在怀里,然后跟泥巴块沟通——泥巴块,你变成鸟,变成鸟,结果就能变成鸟——很显然,我们的心力是不可思议的。泥巴块里面是不是包括牛屎狗粪,脓血大便?所以我们整个世界都是我们一个心所变出来的。

现代物理学中的量子力学证明——把物质由分子分解到原子、质子、中子、电子......最后小到不能再小,是夸克,出现奇迹。这个时候科学家稍微不用心,这个夸克粒子就显现出波动性,波动性就把粒子性隐蔽。那么科学家一定神,好,马上又隐蔽波动性,显现粒子性。也就是说,你想观察粒子性,它就现粒子性;你想观察波动性,它就现波动性。由此科学家推断,波动能变成夸克、电子、质子、中子、原子、分子,然后牛马猪羊、人、高楼大厦......这个法正好符合佛法的“心现识变”。所谓识变,识就是我们的意识心,在佛法里叫假心,叫妄心。识别就是意识心的变化。所以现代物理学的成就也从侧面印证佛法。我们应该感恩现代哲学,感恩现代科学。没有现代哲学,没有现代科学,我们没有办法把佛法圆满到今天的程度。佛法同样是与时俱进。

李丹:听您这么说,您发表的《佛法真与假》真的是有一个非常精深的思想和奥妙的,这也是一篇非常奥妙的文章。像您自从主持了慈航净苑以来,讲座每天不间断,尤其是您还提出了佛法和世法可以相贯通。

印广法师:是。

李丹:那也请您来跟我们说一下佛法跟世法是怎么贯通的。

印广法师:之所以讲佛法是真理,因为它本身就是世间法。佛法来源于生活,那佛法到底是真还是假?不管你信佛还是不信,乃至坚决诽谤佛法的人,他都没有办法不信。比如说我们在这儿鼓掌,这个鼓掌就是阿弥陀佛的“陀”,就是我刚才讲的心现识变所变出来的那个东西,那么我问:“大家鼓掌的时候要不要大脑来指挥?”

李丹:肯定是要的。

印广法师:脑袋不指挥他就鼓不起掌来;那脑袋指挥呢,叫阿弥陀佛的“弥”,弥就是妄想心,是假心。那我们再想一想,没有鼓掌的时候,脑袋没有指挥的时候,这种脑袋思维在不在?一定是在的,如果不在的话,我们怎么能鼓起掌来?在哪里?在心里。虽然在心里,我没有思维的时候,心里动念头了没有?没有。如果动了,这已经不是心了,它已经变成了思维了。那么没有鼓掌的时候,鼓掌这个动作在不在呢?也在,虽然在,没有鼓掌的时候这个心动不动?

李丹:动啊。

印广法师:应该是不动才对。虽然它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思维,只要我们一想,它就变成思想,一想就鼓起掌来了,所以我们把这个心叫做阿弥陀佛的阿,它没有任何形相。只要这个思维一动,它就能变现出任何形相。这叫阿、弥、陀,这个道理能明白了吗?既然是这样,这个鼓掌是阿弥陀,吃饭、穿衣、唱歌、跳舞、打人、骂人、散步、睡觉......

李丹:都是一样的道理。

印广法师:有没有哪一样不是阿弥陀佛?人是这样,狗在跳,鸡在叫,牛在吃青草,马在跑,猪在睡懒觉,是不是阿弥陀佛?

李丹:这就是您指出的佛法与世法相通的一个地方?

印广法师:是的。这个房间没有哪一样不与佛法统一,只要你能讲出来。比如这个电灯,电就是阿,电没有任何形相,开关这个动就是弥,再通过这个灯泡、电线不同的因缘显现出光,光是不是陀?那么这个电再通过开关,通过不同的质量,比如通过电风扇,是不是变成了动?动就是陀,那通过音响发出了声音,是不是阿弥陀?所以从有情、无情,天地万法是不是一个阿弥陀?有没有哪一项能逃出阿、弥、陀这三部曲?阿是第一部曲,弥是第二部曲,陀是第三部曲。那么我们再来分析这个陀,什么刮风下雨,电灯、电话、唱歌、跳舞是无量的,是不是?那么无量的陀它是由无量的弥变出来的,无量的弥就是我们每个人无量的妄想。那么弥是无量,陀是无量,那阿有几个?是不是一个?阿没有任何形相,能不能分成你的阿,我的阿,牛阿、马阿、佛阿、菩萨阿、狗阿,能不能分?不能,所以天地万法就是一个阿变出来的,也叫心现识变,也叫唯识所变,唯心所现。在佛法里这是个基础概念,这个法呢,无量佛讲了无量百千万亿年,可是后人把这个最根本的法丢开了。真正懂了《法华经》、《楞严经》,那么所有的三藏十二部经,天文、地理、语文、数学,乃至泥巴、瓦块、臭狗屎,都是释迦牟尼,都是阿弥陀佛,都是观世音,都是我,法妙就妙在这里。

李丹:好的,那您刚刚也说到了一切万法,也想请问您曾经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了,您说有情、无情,一切万法都是从真心本性变现而有,尤其所想、所见、所闻、所行不同,而变出天地万法。那这样一句话如何来解读呢?

印广法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李丹:只要不是太深奥的。

印广法师:比如你认为我们人是从哪里来的?

李丹:人是从哪里来的?

印广法师:是。

李丹:如果按通俗地来理解,每个人都是从母亲的肚子里来的。

印广法师:是的。那么我想人不仅从母亲肚子里来,人是靠自己把自己变出来的,你能不能理解?

李丹:这个我理解不了了。

印广法师:我们不是讲天地万法唯识所变,唯心所现吗?难道我们这个人也是我这个意识变出来的?回答,是。比如说你现在这个人相,在八百万亿年以前在不在?

李丹:八百万年以前,那肯定不在呀。

印广法师:请问你今年多大了?

李丹:28岁。

印广法师:我讲你这个身体,这个形相,以及今天的这种福报,在28年前,二万九亿年前,两百九十万万万亿亿年前就已经在了。虽然在,它没有任何形相,是随着你在这个时间的因缘而显现出今天的这种形相。你先不要问为什么。我们进一步推论,一滴猴血能造出猴子来,这是现代科技成果,你知道吗?

李丹:哦,知道,克隆技术。

印广法师:是,既然是这样,一滴人血能不能造出人来?

李丹:这个好像目前咱们不敢乱说。

印广法师:我们最关键要学会智慧来分析,逻辑推理。猴血能成猴子,那人血能不能成人?你总不能说等人血造出人来,我再想,那我们还要智慧干什么?那我们还要科研发明干什么?我们要逻辑推理,你现在信不信人血就能造出人来?

李丹:现在不可能,未来不一定,现在目前还没有真实的案例,但未来就说不准了,因为科学也在不断地发展嘛,这个谁都不敢断定。

印广法师:好,那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在我们遇到的人群中大概占2%。

李丹:2%?

印广法师:是。95%的人当下就肯定能造出人来,毫不含糊,也有3%的人认为不可能。讲佛法要靠智慧来推论,如果我看得清、摸得着,还要佛来讲法干什么?还要有哲学来干什么?哲学就是靠思维、靠智慧来推论,然后用科学来验证。所以成佛以后,我们的心与整个天地万法圆融为一体。诸佛对泥巴瓦块、桌椅板凳的感受,就跟我们感受自己的耳目手足一样。佛法是出世间的真理,是不可思议的,你不能用凡夫的心态,用凡夫的逻辑推理来推论,这个凭智慧来观照。

这里的桌椅板凳、天花地板、泥巴瓦块,今天听到了如来藏的道理,以后若干年、百年、千年或者万年,遇到日食和月食的时候,这些泥巴瓦块、树木花草凭借天地日月精华,完成由无情到有情的转变,变成天、仙、鬼、怪,哪怕是小爬虫,它变成动物了。那么从现代科学猴血变猴子,就帮助我们来证明佛法的正确性。佛有无量分身,无量就是无量,并不是他搞魔术变出来的。我们想一想,一滴猴血能造一只猴子,那么一只猴子是不是有无量血?能不能造无量猴子?无量猴子中的任何一个猴子是不是又能造无量猴子?如果第三个无量的猴子中的一个猴子又能造一个猴子,无量,无量,无量,无量,呈几何积数倍增,无量就是无量。一个你是不是无量的你?好好想想,要靠智慧来推论。研究佛法时要拓宽我们的心量,打开智慧。废指甲,眼屎,都是一尊佛,牛屎狗粪都是一尊佛。泥巴块能变成鸟,那泥巴块是不是牛屎狗粪合成的?所以这个法妙啊。

特别是讲到《法华经》,讲到《楞严经》,自古以来人家把《法华经》、《楞严经》说成是天书,其实它不是天书,它就是人书,就是讲我们的心。因为我们现在热衷于名闻利养,不愿意来研究这些枯燥无味的东西;只要你愿意,你就能看得懂,其实一点都不复杂。《法华经》、《楞严经》最简单。我们经常讲一个笑话:你别看高楼大厦金碧辉煌,男男女女唱歌跳舞,讲到底,就是一堆烂泥巴在做怪,一堆烂泥巴做怪就是阿弥陀佛,就是心现识变。那么怎么样变出来的呢?我们死了以后,来生来世既可以做人,也可以做鬼,也可以做畜生,也可以做菩萨,做泥巴瓦块,也可以做穷人、富人、寿星、短命鬼,怎么样变出来呢?

打个比方,点心都是由油、盐、米、面四种原料做成。那原料相同,但是配比不一样,味道一样不一样?不一样。牛马猪羊、穷人富人,都是皮肉筋骨、血液、水分,原料是不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的血压高低,高矮胖瘦,红血球、白血球比例一样不一样?我们的寿命、财产、快乐、痛苦一样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就是因为我们对问题的看法不一样,所以涉及到世界观的问题。

有些人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众生服务,连命都不要;有些人活着就是为了让别人快乐;有些人贪污、盗窃,搞名闻利养,一切都是为自己。对别人的看法呢,人家明明是做好人做好事,他认为人家是装模作样,是不是?还有我们吃的东西不一样,有些人吃素,有些人吃肉,有些人喝白开水,有些人喜欢喝酒。穿的东西不一样,有些人衣服穿的能够遮身就行了,有的人奇装异服,追求享受。这是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这就决定了个人命运的不同,这是不是跟世间法圆融起来了?如果全世界从国王、总统、将军、元帅,到贫民百姓,从政府机关、厂矿学校、幼儿园,到家庭委员会、街道小组,大家都来明白《法华经》、《楞严经》,都深信不疑天地万法就是一个人一个念变出来的,没有哪一个不是哪一个,这是讲第一义;如果讲第二义,我们一切人相互之间,我们与牛马猪羊相互之间,我们与泥巴瓦块相互之间,在过去世中都曾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明白这些道理了,谁去搞世界大战?谁去搞杀生?谁去搞阴谋诡计?

李丹:那一般来讲佛家都是讲究普度众生,您也曾经说一过句话,说佛不度人,唯人自度,这样一个听起来有些矛盾的话,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玄机呢?

印广法师:是,所以我刚才讲了,我在迷信佛法的时候就是有神论,佛在天上,菩萨在天上,我们做好人他看得到,他就来救我们。当我读懂了《法华经》、《楞严经》才发现,《法华经》、《楞严经》是无神论。佛不度人,唯人自度。佛的生母把佛生下来七天就因风寒而死,佛不能度;佛在70多岁时,他的故乡本土迦毗罗卫国,被邻国琉璃大王几十万大军血洗,释迦灭族,佛劝琉璃大王三次,都没劝得住。你说一尊佛劝不住,还有无量佛,无量菩萨在干什么?他不是不救,他没有办法干预众生的因缘果报。你说你拜佛,佛能救你?你能成佛?怎么唯人自度呢?佛把道理告诉我们,你明白天地万法的来龙去脉,就跟做点心一样,你自己做自己的点心,你来生怎么长怎么短,主要靠你这一生的行持,心里怎么想,嘴巴怎么讲,行为上怎么做,乃至包括今生今世的健康长寿、短命、发财、贫穷都能改变,就要靠发大心。

李丹:在党的十八大的时候,习主席提出说把佛教积极向上的方面和实现“中国梦”做一个结合,那您觉得佛教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怎么样发挥佛教的力量,来帮助社会的发展?

印广法师:自古以来,弘扬如来藏大法,命若悬丝。会有不少人产生误解,这种误解是很麻烦的。孙中山先生讲过,佛教是对政治的一种弥补,但是也靠政治来保护它。我号召全国,从幼儿园开始,就要实行《法华经》、《楞严经》关于一心三藏法理的教育。我愿意接受全国全世界各党、各派、各教、各团体人前来考察、验收,乃至天上天下一起来检验。因为这涉及到全国、全世界、全宇宙怎样和平发展的大事。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为国、为民、为全世界、为整个宇宙万法负责任,为真理而奋斗的精神。

李丹:好的,感谢印广法师的分享。

佛教流传至今已经有几千年的时间了,到今天佛法也已经形成了它一定的理论体系了。通过印广法师的普度,我们也对佛法有了一定的了解,在这里也再次感谢印广法师的做客。

也感谢我们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已有158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