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印广法师:法华经讲记 劝持品第十三(第四次修订版)

法华经讲记·劝持品第十三
 
 
〈劝持品〉,专门劝导众生受持《妙法莲华经》。其实从第十品以后几乎都是在「劝持」。佛意犹未尽,专门讲了《劝持品》。到后面第十四、十五、十六品,哪一品不是在劝持啊?《法华经》非常妙,乃至从〈序品〉〈方便品〉开始,就是在「劝持」,是不是啊?品品叫「劝持」。
那么这一品主要是通过菩萨来劝持。大概是这样:一开始是二万菩萨发愿于佛灭后,于浊恶世中弘扬《法华经》;可阿罗汉不争气,他们也弘扬《法华经》,但要到他方佛土去,为什么?他看到佛授记了那么多菩萨,看到那么多佛土之殊胜。而娑婆世界众生太坏、太顽固。他是惹不起,躲得起;所以佛又示意那八万那由他恒河沙菩萨在定中沟通,由他们再次发起,弘扬《妙法莲华经》,要到恶土来。
 
 
尔时,药王菩萨摩诃萨,及大乐说菩萨摩诃萨,与二万菩萨眷属俱,皆于佛前作是誓言:惟愿世尊不以为虑,我等于佛灭后,当奉持读诵,说此经典。后恶世众生,善根转少,多増上慢,贪利供养,増不善根,远离解脱。虽难可教化,我等当起大忍力,读诵此经,持说书写,种种供养,不惜身命。

 
这是对佛的恭敬,请您老人家宽心,不要焦虑。有我们这些菩萨在,都不是吃干饭的,我们也要来弘法。那么这里为什么把药王菩萨放在前面呢?药王菩萨是弘扬《妙法莲华经》的典型代表。他燃身供佛就是供《法华经》,燃臂供佛就是供养《法华经》,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弘扬《妙法莲华经》。所以〈劝持品〉,以药王菩萨作为当机。
善根转少,多增上慢:「增上慢」就是贡高我慢,众生的特点就是自以为是,好占上风。
贪利供养,增不善根,远离解脱。虽难可教化,我等当起大忍力:「大忍力」,忍之为德,持戒、布施等所不能比。不管世间法出世间法,没有一定的忍力,你一事无成。一切万法都是自己一个念。不见这个道,你修「忍」,不能成就。甚至那种「忍」还会修出自己的仇恨心、报复心。「大忍力」一定是基于明心见性,明白一切万法跟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尔时,众中五百阿罗汉得受记者白佛言:世尊,我等亦自誓愿,于异国土,广说此经。
复有学、无学八千人得受记者,从座而起,合掌向佛,作是誓言:世尊,我等亦当于他国土广说此经。所以者何?是娑婆国中,人多弊恶,怀増上慢,功德浅薄,瞋浊谄曲,心不实故。

 
一个是「异国土」,一个是「他国土」。你看是不是?五百阿罗汉看到人家要弘法,也不好意思了:我们也要弘扬《妙法莲华经》,但是要在「异国土」。跟菩萨的心态能不能比啊?讲老实话。为什么呢?你不要怪我们,我们惹不起这些东西。这是真话啊!娑婆国土的人就是这些东西啊!你看我们是不是这些东西啊?包括我都是这个东西。娑婆世界的众生很难教化!这里也给我们一个启发:这些阿罗汉这么小的心量都蒙佛授记,我们这里有没有哪个心量比阿罗汉心量再小的?据我所知,大部分都愿意再来娑婆弘法啊。他们能授记,是不是我们更加能授记啊?
嗔浊谄曲:「嗔」是嗔恨心;「浊」是这个脑袋一天到晚糊里糊涂的、不清爽;「谄」,当面说人话,背后说鬼话,当面讨好卖乖;「曲」就是讲话拐弯抹角,心口不一,甚至完全相反,这是众生的弊病。
 
 
尔时,佛姨母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尼,与学、无学比丘尼六千人俱,从座而起,一心合掌,瞻仰尊颜,目不暂舍。
于时,世尊告憍昙弥:何故忧色而视如来,汝心将无谓我不说汝名,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耶?憍昙弥,我先总说一切声闻皆已授记,今汝欲知记者,将来之世,当于六万八千亿诸佛法中为大法师,及六千学、无学、比丘尼俱为法师。汝如是渐渐具菩萨道,当得作佛,号:一切众生喜见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憍昙弥,是一切众生喜见佛,及六千菩萨,转次授记,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段经文人情味很重,是不是?「波阇波提比丘尼」前面已作介绍,不再重复。「憍昙」是她的姓,译作「泥土」。「波阇波提」译作「大爱道」,说明这个比丘尼非常慈悲,否则也不会有五百宫女随她出家。很不可思议。
你看「一心合掌,瞻仰尊颜,目不暂舍」,一直看,她不用吭声。你给这个授记也很起劲,也给那个授记也很来劲,就把我冷落在这里,我看你怎么打发我?所以佛一看就知道了,马上把她的心事说出来了:你是不是讲我不给你授记啊?后面佛就专门解释了:你可不要误解啊!都要授记嘛。先总说一切声闻皆已授记,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说既然这样,我就专门给你提一下。
这个「一切众生喜见」与前面的「波阇波提」有关系。「大爱道」是不是「一切众生喜见」呐?这位菩萨以其特有的慈悲心,在生生世世来成就自己的道行。当然这一定是在明心见性的前提之下,根据自己所习惯的那种修行次第来成就自己。这个时候无量法门皆得成就。
这里有个「大法师」的概念,需要几个条件:
一者,善知法义。首先要善知《法华经》《楞严经》之义。最好能够熟读乃至背诵。特别是对已经明理之人,每背诵一次你会心潮澎湃。
二者,能广宣说。第一:你要对一切人说法,根据不同的众生根机都能引导到如来藏,这是对人;第二:对一切法,你随拈一法,都能解释为阿弥陀佛。
三者,处众无畏。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众生,不管多少人在场,你心里一点点都不害怕。你胸有成竹,他讲什么样的话你都能把他引到正题上来,叫「处众无畏」。
四者,巧方便说。也可以说为「能广说法」。「巧方便说」:在哪里说哪里。站在地球上说地球,在飞机上说飞机,看到飞来一只鸟就说鸟,看到前面有块石头就讲石头,告诉他什么叫「如来藏」,什么叫「阿弥陀佛」。这个法叫「闻一悟千,举一反三」,「三」和「千」都是无量。你只要把「如来藏」道理搞明白了,千变万化你都能对答如流。
五者,无碍辩才。这也是在说明怎样「巧方便说」。面对那些先入为主的菩萨,乃至歪门邪道,他故意问难你;你用「如来藏」大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是佛法也有规定,对这种人可以拒绝回答。
师父的《过五关度六将证菩提》,就是被别人问难逼出来的。本来计划七天讲一部《心经》,结果讲了三天才讲「是诸法空相」,没有办法讲下去。提问一个接着一个,他们都是有备而来。到第四天我不讲经,归纳了六个问题,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通过,叫他们打妄想都没有机会。明白的把手举起来,他的思路跟着我的脑袋转。那两个多小时,连喘气的声音都听得到。到最后呢,最厉害的一个人半路就溜走了;最厉害的第二个人跪下来哭了:「师父啊,你能不能原谅我?」我说:「你成了菩萨,我高兴都来不及,还有什么原谅不原谅呐?」这是真的。就在安徽师范大学啊!都是些高级知识分子,多年研究佛学的人。
我们真应该要感恩这些菩萨,是他们逼出来的。我过去成就一场法会,少说也要一个礼拜。那么现在根据实战情况,两个小时就能成就人。
六者,法随德行。虽然我们讲「依法不依人」,但是法靠人传。你德行好,同样讲法,效果不一样。「身教重于言教」。凡是登台讲经的法师,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学生不可以去评价老师的长短;但作为老师要懂得自尊自重,各人修各人的功德。德行好的人,同样的法讲出来,分量不一样。他可以得到灵感爆发,他可以现身说法教化众生。他讲出的法充满着慈悲心,充满着智慧,因为他心量打开了。那么对下面的影响,你这个人在群众中威信比较高,你同样讲一句法效应不一样。
七者,威仪具足。出家人也好,在家人也好,行住坐卧皆有威仪,也是必要的。「相随心转」,你的言语行持有不可思议的摄受力,叫「佛光普照」。有道行的人不管走到哪里,不用开口,人家就知道这个人来历不凡。不需要去推销自己。这不是装模作样所能取得的。
想成就大法师,要扎扎实实用功。你慈悲不慈悲?平等不平等?智慧不智慧?一定要全心全意弘扬如来家业。为一切众生连我们的生命都可以牺牲,应该提高到这个高度。江山、美人、金钱、财宝、生命都可以放下。如果必要的时候,为了证明佛法真理跳火海!为如来家业做牺牲都愿意,就这么简单。我们问问自己能不能做到。
八者,勇猛精进。就是像常精进菩萨,一心一意只想着怎样来弘法度生。众生有请,菩萨必到;而且还要做「不请之友」——当菩萨就是要求众生来接受我们的帮助,这就是菩萨的道行。
九者,身心无倦。色身不累是不可能的。但越是感到疲倦的时候,你心里越是心安理得。我把我的生命供养了众生。要生欢喜心,所以叫「倦而无倦」。
十者,成就忍力。横来正对,逆来顺受。万法都是「我」,哪有什么忍不忍?有一个「忍」,你就已经落入了分别。根本不存在忍,想不到忍,这才是最大的「忍」。这叫「无忍之忍」。
 
 
尔时,罗睺罗母耶输陀罗比丘尼作是念:世尊于授记中,独不说我名。
佛告耶输陀罗:汝于来世,百千万亿诸佛法中,修菩萨行,为大法师,渐具佛道。于善国中当得作佛,号具足千万光相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佛寿无量阿僧祇劫。

 
耶输陀罗:译作「持誉」。她严格受持「如来藏心戒」,成就无量智慧光明,所以这个法号是相圆融。
 
 
尔时,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尼及耶输陀罗比丘尼,并其眷属,皆大欢喜,得未曾有。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世尊导师,安隐天人。我等闻记,心安具足。 
诸比丘尼说是偈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亦能于他方国土,广宣此经。

 
其实这段授记,属于节外生枝。因为佛前面已经笼统宣布授记了,无奈这两位菩萨她还有这么点小执著,所以佛也就随顺了一下,这样有点人情味,大家也可以理解。
世尊,我等亦能于他方国土,广宣此经:一点不含糊,大声提出来,生怕到时候要发配到娑婆世界来。
 
 
尔时,世尊视八十万亿那由他诸菩萨摩诃萨。是诸菩萨皆是阿惟越致,转不退法轮,得诸陀罗尼。即从座起,至于佛前,一心合掌,而作是念:若世尊告敕我等,持说此经者,当如佛教,广宣斯法。复作是念:佛今黙然,不见告敕,我当云何?
时诸菩萨敬顺佛意,并欲自满本愿,便于佛前作师子吼,而发誓言:世尊,我等于如来灭后,周旋往返十方世界,能令众生书写此经,受持、读诵、解说其义、如法修行、正忆念,皆是佛之威力。惟愿世尊,在于他方,遥见守护。

 
世尊视:眼睛看一下,这就是佛在定中沟通加持。所以下面这些菩萨马上心领神会。意思来讲:你看看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弟子,还没有一个想到娑婆世界来呢!你们这些菩萨看怎么办吧。
是诸菩萨皆是阿惟越致,转不退法轮,得诸陀罗尼:「诸陀罗尼」就是总持大法门。以「一心三藏」这种智慧时时、事事、处处把握一切的万法。
若世尊告敕我等:这是跟佛沟通。意思来讲啊,你叫我们来我们肯定愿意来,你不叫我们来,就好像有点喧宾夺主了。持说此经者,当如佛教,广宣斯法:只要你命令我们,我们一定会依佛教诲,广宣《法华经》。
复作是念,佛今默然:又这样考虑,佛不说话。不见告敕,我当云何:那我们怎么办呢?还是在跟佛沟通,作定中沟通。
时诸菩萨,敬顺佛意:沟通好了,说明佛已经给他们下达了指令了。佛的意思:你们自己看吧。并欲自满本愿:说明这是他们自己亲愿的。
世尊,我等于如来灭后,周旋往返十方世界,能令众生书写此经,受持、读诵、解说其义,如法修行、正忆念,皆是佛之威力。惟愿世尊在于他方,遥见守护:周旋往返十方世界,有没有把娑婆世界漏掉啊?意思就包括可能有的世界比娑婆世界还要苦,我们都不怕。如果光讲我就要到娑婆世界来,就好像不给阿罗汉一点面子——看,怎么样?你们这些胆小鬼,你们不来我们来。所以这样问很有智慧,既包容了娑婆世界,还不至于给娑婆世界的那些初发心的菩萨丢面子。这也是菩萨的智慧。你为了教化一个人,说法绕一个弯子,又给了他面子,又叫他开了智慧。这也是佛菩萨的慈悲心。
 
 
即时诸菩萨俱同发声,而说偈言:
惟愿不为虑,于佛灭度后,恐怖恶世中,我等当广说。
有诸无智人,恶口骂詈等,及加刀杖者,我等皆当忍。
恶世中比丘,邪智心谄曲,未得谓为得,我慢心充满。
或有阿练若,纳衣在空闲,自谓行真道,轻贱人间者,
贪著利养故,与白衣说法,为世所恭敬,如六通罗汉,
是人怀恶心,常念世俗事,假名阿练若。好出我等过,
而作如是言,此诸比丘等,为贪利养故,说外道论义,
自作此经典。诳惑世间人,为求名闻故。分别于是经,
常在大众中,欲毁我等故,向国王大臣,婆罗门居士,
及余比丘众,诽谤说我恶,谓是邪见人,说外道论议。
我等敬佛故,悉忍是诸恶,为斯所轻言,汝等皆是佛。
如此轻慢言,皆当忍受之。

 
恶世:恶时、恶土、恶人,全部包括在内。无智人:他不是修行人,反而看不起修行人,打骂都有。我等皆当忍:修行人与世无争,不打官司。打你、杀你、骂你、骗你,你不可以为自己的利益去打官司。为什么?都是在帮助我们消业障,都是我前世欠他,现在还债。修行人之间如果争是非长短,我的政策:各打五十大板。只要你争了,有理也没有理,没有理也没有理。根本没有必要讲。他欺负你了,你还要感恩他,你在我面前有什么好告状的?
恶世中比丘,邪智心谄曲,未得谓为得,我慢心充满:从这里往下是讲修行中的毛病和习气。这些人虽然是歪邪,最起码懂得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他把你说得坏,无非是邪心把你看偏了,以他的下劣心来误解你、诽谤你。但是这样也是要受恶报,这是恶比丘。
「未得谓为得」:这是「计取见」,自以为自己得到了什么,开了点天眼,开了点天耳,能够读几部经,认为自己就已经证果。有的人一天能拜一千拜佛就以为了不起;有些以为自己通过念佛身体养得红光满面、健康长寿,这就是证果。很多人以此来判别这个人修行得好不好。
老子和吕洞宾修得肉团身飞天,也不过是外道一个而已;二十八层天的人个个腾云驾雾、排山倒海,连鬼都可以一拳打碎须弥山,都是凡夫。在《楞严经·第九卷》,你好好看,修行人看到种种的圣像——看到毗卢遮那佛、千光台上千尊佛、无量的莲华放光、整个尽虚空遍法界变成七宝之色……这都是魔境啊!一切的境界,是非好坏、长短、香甜苦辣,都是我们真心本来面目。邪鬼邪神就是利用我们这种分别心来乍现那种金碧辉煌的气氛,误导我们。要当心!现在利用送往生出现种种的瑞相来拒绝听经闻法,在全国几乎形成一种风气。就算送往生百分之百能往生,谁能保证你死的时候就有人给你送?又谁能保证就能把你送走?而我们听经闻法,当下自己就能证到自己成就了没有。那个送往生谁证明谁啊?尽管这样,我们还要积极地参加送往生。
或有阿练若,纳衣在空闲,自谓行真道,轻贱人间者:阿练若,是修清净心,或离喧闹。藕益大师把这种修行人批评为「守愚自是」。这种人也懂得因果报应,但不懂得佛法的真实法理,只知道一味地行善断恶——既然是这样,我与世界不接触,我没有办法去做恶事,也没有办法去打妄想——也叫「抱愚守拙」。许多人喜欢以此来标榜自己,进入深山老林去,一过三年五年出来:我是经过修证的人。或者参加一些所谓的「闭关」,一闭几个月,一闭几年,头发要拽到屁股那么长,胡子可能比马克思的还要长。这是愚痴法,不能成就。你没有变成野鬼邪神就是好事。他反而对那些入世修行、弘法利生的菩萨产生误解,自以为是,还教训他们、诽谤他们。下面看他们是怎样诽谤菩萨:
「自谓行真道,轻贱人间者」:「人间者」,是入世修行弘法利生的菩萨。
贪著利养故,与白衣说法:他认为菩萨讲经说法是为了贪图供养,才「与白衣说法」。「白衣」是指在家居士。他并不知道菩萨把供养的钱用来干什么,他以下劣心来看待菩萨道。
为世所恭敬,如六通罗汉:他认为这个菩萨受到众生的恭敬,是乍现神通而已,他不服气。
是人怀恶心,常念世俗事,假名阿练若,好出我等过:真实的「阿练若」不看他人是非。这些假阿练若在诽谤菩萨。
此诸比丘等,为贪利养故,说外道论议,自作此经典。诳惑世间人,为求名闻故,分别于是经:他们自己不学大法,不懂大法,却认为大法是假的,是菩萨自己造出来的。
向国王大臣,婆罗门居士,及余比丘众,诽谤说我恶。谓是邪见人,说外道论议:这都是指那些修小乘法的邪知邪见。所谓的「阿练若」,以下劣心、牛羊眼来看待弘扬大法的菩萨,向国王大臣告状,向那些婆罗门贵族说坏话,自己是邪见反而说菩萨是邪见。
为斯所轻言,汝等皆是佛:这是他们挖苦讽刺:你们真是佛啊!你们还会讲经说法。
 
 
浊劫恶世中,多有诸恐怖,恶鬼入其身,骂詈毁辱我。
我等敬信佛,当著忍辱铠。为说是经故,忍此诸难事。
我不爱身命,但惜无上道。我等于来世,护持佛所嘱。
世尊自当知,浊世恶比丘,不知佛方便,随宜所说法。
恶口而颦蹙,数数见摈出,远离于塔寺。如是等众恶,
念佛告敕故,皆当忍是事

 
恶鬼入其身:是指一些邪鬼邪神附体。「」,是古代兵士上阵用来护身的,所以「忍辱」比喻护心铠、护心甲一样,它能防止烦恼习气来伤害我们的法身慧命。必要的时候舍身成仁。
恶口而颦蹙,数数见摈出:「恶口」就是讲恶话,「颦蹙」就是皱眉头:嗯?你们传什么《法华经》呢?听经闻法可以直接成佛?能成佛吗?现在不少人是这样的心态啊!「数数见摈出」,怎么「摈出」?赶走。
远离于塔寺,如是等众恶,念佛告敕故,皆当忍是事:就跟常不轻菩萨一样,给人家赶走了还远远地在那儿:「你们都能成佛!」还给人家授记。这就是真修行人的心态。
 
 
诸聚落城邑,其有求法者,我皆到其所,说佛所嘱法。
我是世尊使,处众无所畏。我当善说法,愿佛安隐住。
我于世尊前,诸来十方佛,发如是誓言,佛自知我心

 
弘扬《法华经》的人有求必应。不管什么地方都要去,不管人多人少。但是有比较的,先人多后人少,这个原则要把握。说佛所嘱法:唯一就是《法华经》。这就是八十万亿那由他大菩萨发的誓愿。

已有192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