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印广法师:法华经讲记 见宝塔品第十一(第四次修订版)

法华经讲记·见宝塔品第十一
 
                                             
〈见宝塔品〉也是《妙法莲华经》的精品,在法会正在进行到气氛非常热烈的时候,凭空从地下冒出一座宝塔;此处以「宝塔」为题,佛说了一品妙法。这个「宝塔」的出现,通过多宝佛的全身舍利表法身佛;那么中途出现了释迦牟尼佛和无量的分身佛,这是表化身佛;那种法身佛又通过已经灭度的多宝佛开口讲话,也表法身佛的妙用。那么,后世修行人把「宝塔」作为佛法的一种象征,是由正法时代进入像法时代的一个基本标志;佛在灭度之前当然会观察到像法、末法时代佛法的气氛。在《菩萨璎珞经》上这样讲:用一个太阳系的宝塔来供养佛的舍利,不如供养一尊在世的佛陀;用恒河沙数的塔来供养一个佛的肉身,不如供养佛的法身。怎么能得到佛的法身呢?听经闻法。
智者大师就佛的这段经文又作了论述——其它所有都是化身佛的碎舍利,只有《法华经》圆满,包含一切万法,《法华经》就是佛的全身舍利。明白这个道理,这是〈见宝塔品〉。
有时通过境界也可以帮助我们开发智慧,只是你不要被境界所迷惑。它是通往宝所的一条道路、一座桥梁,我们只能利用它到达宝所,而不能止步不前。
 
 
尔时,佛前有七宝塔,高五百由旬,纵广二百五十由旬,从地涌出住在空中,种种宝物而庄校之。五千栏楯,龛室千万,无数幢幡以为严饰,垂宝璎珞,宝铃万亿而悬其上。四面皆出多摩罗跋栴檀之香,充遍世界。其诸幡盖,以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合成,高至四天王宫。
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罗华供养宝塔。余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千万亿众,以一切华香、璎珞、幡盖、伎乐供养宝塔,恭敬尊重赞叹。

 
宝塔的出现使法华会的气氛到达了高峰。七宝塔:七是表圆融,宝塔,具足诸佛之无量功德、智慧德能;高五百由旬:高,表三世无量劫万行万果,「万行」为因,「万果」为果报,是表无量的空间和万法;纵广二百五十由旬:进一步表十法界万法。
从地涌出住在空中:「从地涌出」是表破无明地;「住在空中」呢,这是以虚空来表「第一义空」,表破除「灭相无明」,证得第一义空性。这个不是阿罗汉的「人我空」。这里按照别教的说法,是证得了遍一切的空性,证得空性,即为「住入佛家」,与后面多宝如来在宝塔之中发出音声,那这个「音」声也是表「从空出有」。从多宝如来塔飞出天空,到多宝如来开口发音,这是圆满地表述「法、报、化」这三身功德,分别对应于「空、不空、空不空」这三个「如来藏」。
种种宝物而庄校之:这是表我们的本来面目具足无量的智慧和德能。「庄校」是装潢,「校」是表妙用。五千栏楯:表我们本来面目是一个「陀罗尼」,「总一切法,持无量义」。「栏楯」,横者为「栏」,竖者为「楯」,还具有保持覆护之义。龛室千万:「龛室」就是盛放佛像的木制盒子,千万是表无量的空舍,法法皆空,而且又是一个空。无数幢幡以为严饰:「幢」为条幅,「幡」为红旗。有的把它说为是表神通圣相。那么我们看这个「幢幡」呢,应该是表我们真心本来面目的一种气氛、力量、军威。这两种解释都可以圆融,可以并存。垂宝璎珞:塔上面有许多绳子上挂了璎珞珠宝垂下来。这是表佛菩萨以「四摄法」而接引众生,即布施摄、爱语摄、利行摄、同事摄。「爱语」,要说好听的话;「利行」要做事让人家满意;「同事」就是跟他做一样的事情、接近他;「布施」就是供养他点东西。「布施、爱语、同事、利行」这四种布施。「宝」表富贵呀,迷惑颠倒中的众生他见到利益才能来。宝铃万亿而悬其上:「宝铃」是表佛妙音说法,辩才无碍。宝铃随风而动,乐音悠悠,没有障碍。
四面皆出多摩罗跋栴檀之香:「多摩罗跋」是藿香,它能够消暑、能够消除瘟疫等等;「栴檀」就是高级的香料。这两种香是比喻佛法的真实法理法义,使我们听者闻者转烦恼为菩提——烧烦恼薪而转为菩提之香。充遍世界:心外无法,法外无心,无处不充,无处不遍。明白了「一心三藏」的道理,你就是「见宝塔」,你就是「充遍世界」。
其诸幡盖,以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合成:这是重复解释。无量的珍宝,每一种珍宝都是表我们的性具功德,重重复重重。高至四天王宫:「四天王宫」在须弥山的半山腰。如果大概地说,距离地面是五百零四万里这么高。
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罗华供养宝塔。余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它是总表圣与凡、有情与无情同共法喜,归于一体。像这类经文啊,在佛诸多经典中反复出现。我们都可以笼统地作如是观照。「供养宝塔」要观照为「万法归一法身」,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恭敬尊重赞叹:这是以「身业、意业、口业」这三业,来供养我们自己的本来面目。
 
 
尔时,宝塔中出大音声叹言:善哉!善哉!释迦牟尼世尊,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萨法,佛所护念妙法华经,为大众说。如是,如是,释迦牟尼世尊,如所说者,皆是真实。

 
宝塔里有人开口说话。前面讲宝塔涌在虚空,这里讲宝塔中有大音声,这就是表「法、报、化」这三身——音声是表「化身」,多宝如来舍利是表「法身」,法身而发出声音,这就叫「报身」,三身佛在同时说法。
善哉!善哉:好啊!好啊!表两重意思:一者,赞叹《法华经》这是我们的本来面目,万善之最;二者,表时机成熟。传《法华经》要看时机和众生根机,时机包含天时、地利、人和。
能以平等大慧:藕益大师有注解:一者,法法平等,任何一个法都是我们真心本来面目的显现,「平等」仍然是方便说,就没有哪一个法不是哪一个法;但能懂得那种平等也不简单,不差一丝一毫,方为「平等」。二者,一切众生都能得到佛的智慧。前者是讲地位平等,后者是妙用平等。
按照师父来讲,还有第三种平等,叫「即因即果」。因果平等,花开就是莲现,莲现就是花开。「明白了佛」,这是「因」;你得到了佛的妙用,这就是「果」。
教菩萨法:这就是「如来藏」,是成佛之法。佛所护念:过去现在未来一切诸佛「无佛不护,无佛不念」,没有办法不护,没有办法不念,因为一切的万法都是一个念,一个本体。「妙法华经」,前面在解释经题的时候,从莲华之根、莲华之开、莲华之境,三个不同的角度解释它的妙义。
为大众说:这里的「大众」是一切众。佛在菩提树下证道以后第一句话:「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性,只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既然是皆具如来德性,那成佛的《法华经》要对一切众生「开示悟入」。「大众」是表无量义、平等义、普遍义。
如是,如是:「如是」两个字在经典里太多太多。要时不时来提起观照:「如是」就是「阿弥陀佛」。我们天天在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谁呀?你是谁呀?
 
 
尔时,四众见大宝塔住在空中,又闻塔中所出音声,皆得法喜,怪未曾有。从座而起,恭敬合掌,却住一面。

 
过去没有看到,没有听到,经典里没有读到,在定中、梦中也没有见到,叫「怪未曾有」。这个宝塔的出现,也是表法——我们的自性变现老古佛、变现神通的境界来开开我们的眼界,特别是对下等根机的人,利用这种方便善巧能够起到不可思议的妙用。过去世中你若没有福报,今生见不到这种神通境界。
有些人进深山、进寺庙、朝五台、朝峨眉,往往会看到种种境界。比如看到观世音菩萨现相,这都是真的。这是由于他过去世修行有福报、今生今世还没有开智慧,所以佛菩萨以此提醒他一下,使他更加深信佛法,由此生了欢喜心,这就是福报。但是由于末法时期种种邪知邪见太多、对正法的干扰太大,这本来是好事,反而变成坏事。他把所见到的观世音圣像当成佛,那看到癞蛤蟆、臭泥巴就是魔……这就错了。由此产生了分别心,贡高我慢,反而会给自己造成障碍:我能看到,他就没有看到。这种心态非常糟糕。同样一件事,看你会不会用心。
 
 
尔时,有菩萨摩诃萨,名大乐说,知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心之所疑,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有此宝塔从地涌出,又于其中,发是音声?

 
大乐说:「大」为本;「乐」为自在解脱之义;「说」为报身功德,起妙用之义。也只有这样的大菩萨才适合代众请法。
 
 
尔时,佛告大乐说菩萨:此宝塔中,有如来全身,乃往过去东方无量千万亿阿僧祇世界,国名宝净,彼中有佛,号曰多宝。其佛行菩萨道时,作大誓愿,若我成佛,灭度之后,于十方国土,有说法华经处,我之塔庙为听是经故,涌现其前,为作证明,赞言善哉。
彼佛成道已,临灭度时,于天人大众中,告诸比丘,我灭度后,欲供养我全身者,应起一大塔。其佛以神通愿力,十方世界,在在处处,若有说法华经者,彼之宝塔皆涌出其前,全身在于塔中,赞言善哉善哉。大乐说,今多宝如来塔,闻说法华经故,从地涌出,赞言善哉善哉。

 
佛在这里一语道破,宝塔中有「如来全身」,「如来全身」就是如来的法身、化身、报身。
这个「千万亿阿僧祇世界」,要随文入观,观照一下它的数量多少,能够拓宽我们的心量。
国名宝净:无法不净,为「宝净」。对这个「净」呢,用「一心三藏」去观照。黄金白银臭狗屎,无非真心法身。什么叫「净」,什么叫「秽」?都是我们的妄想执著和分别。但佛法不坏世间法,你可不要回到家里,把家里被子也不叠、地也不扫,说哪有什么净与秽呀?
当然也不妨有菩萨示现。鸠摩罗什大师来示现时,就有十二个老婆。他的弟子们就讲:「师父啊!你能不能请皇帝也给我们也一个人发一个老婆啊?」他抓起一把钢钉,往嘴里一吞,像吃豆腐一样咽进去了:「你们能像我这样,每人也是十二个。」所以,他是示现在尘不染,没有分别心。他吃山珍海味跟牛粪狗屎有没有区别呀?喝甘露水与喝老鼠药有没有区别呀?没有啊!我们的真心本来面目没有净秽之别,净秽之别是我们的妄想心。要生惭愧心啊!可是我们一直在打妄想——家里有十万块钱存款,不行!人家有五十万,我怎么比他少四十万呐?儿子长,媳妇短,闺女婆家怎么样……你这种心与我们的真心本来面目相应不相应啊?
修行人是有智慧的人呐!凡夫难就难在看破、难就难在放下,而我们就是要放下名闻利养。人家在拼命地争、拼命地夺,我们不屑一顾。我们要成为大佛、大菩萨,修自在解脱、大无畏。好好观照什么叫「宝净」,你不「净」,不得解脱。
彼中有佛,号曰多宝:讲到「宝净」,再有「多宝」——没有一法不是宝。「多宝」而且还是一个宝,就这一念心。
其佛行菩萨道时,作大誓愿,若我成佛,灭度之后,于十方国土,有说法华经处,我之塔庙为听是经故,涌现其前,为作证明,赞言善哉:《智度论》七曰:有诸佛无人请者,便入涅槃而不说法。如《法华经》中多宝世尊,由于众生机缘不成熟,他没能在灭度之前弘扬《法华经》。有些人讲:我们现在讲《法华经》,多宝如来飞来没有啊?在哪里呀?这段经文就是讲多宝如来塔飞来了。为什么?念到多宝如来塔,它就在这里。这就要用智慧。


是时,大乐说菩萨以如来神力故,白佛言:世尊,我等愿欲见此佛身。
佛告大乐说菩萨摩诃萨:是多宝佛有深重愿,若我宝塔为听法华经故,出于诸佛前时,其有欲以我身示四众者,彼佛分身诸佛,在于十方世界说法,尽还集一处,然后我身乃出现耳。大乐说,我分身诸佛,在于十方世界说法者,今应当集。
大乐说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愿欲见世尊分身诸佛,礼拜供养。

 
这段实际是「老古佛」跟「现在佛」在演双簧,也就是说释迦牟尼佛其实本来就想把分身佛全部接来,是借老古佛的嘴巴来讲,再借大乐说来代众请法,来示现一个妙法:多宝如来的全身舍利表「法身」,释迦牟尼无量的分身表「化身」,那个能表、所表之妙用就是「报身」。这就是在关键的时候,佛以神通来帮助那些下等根机的众生。对于大根机之人不需要打比方,不需要说因缘,不需要示现神通,三言两语,他成佛了。所以示现这种办法,是佛以下等法、劣等法、迫于无奈来成就众生。一般情况下不示现神通,就是防止歪门邪道、鬼神妖怪以此来惑乱众生,到时候真包公假包公、真牡丹假牡丹,搞不清楚。
前几年有一个居士扫地的时候突然这么大的舍利从地下冒出来了,那可能是冤亲债主来戏弄他,可不要把它当真。你胆子大一点,把它扔到垃圾堆里去,可不要当成个宝,不然搞不好就有个东西附到你家里来,明白吗?发现这种境界不要把它当回事。妖魔鬼怪往往这样来戏弄人。
我们还要懂得告诉这些众生:「我修的是我的清净心,色身都是假的,我有饭吃有衣服穿,还稀罕什么人民币、金银财宝?不要跟我来这一套。」那些鬼魔可能还要恭敬你,做你的护法。总有人可能碰到这些情况,千万千万不要当真。即使有人腾云驾雾向你招手,你都不要高兴,也不要害怕,明白吗?你就可以跟他沟通,用正知正见来教化:你下来听印广法师讲经,不要在这出洋相。
 
 
尔时,佛放白毫一光,即见东方五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国土诸佛,彼诸国土,皆以玻璃为地,宝树宝衣以为庄严,无数千万亿菩萨充满其中,遍张宝幔,宝网罗上。彼国诸佛,以大妙音而说诸法,及见无量千万亿菩萨遍满诸国,为众说法。南西北方,四维上下,白毫相光所照之处,亦复如是。
尔时,十方诸佛各告众菩萨言:善男子,我今应往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所,并供养多宝如来宝塔。

 
东方五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国土诸佛:「五百万亿」是一个大数,「那由他」是个天文大数,「恒河沙」也是天文大数。下面还种种境相,这是表「一即无量,无量是一」。
佛的一个光能够变现出,那我们一个光能不能变现呐?也能。虽然能,你现在能不能变现?不能。因为你现在还有我执,你认为这个肉团是你,你认为你还有家——我的家在扬州、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还有老爸老妈……这无量的大肉团、老肉团、小肉团……所以你现在这个光照不开,你现在这个光只能照到你的家庭。
宝幔:就是宝帐。这里的境界,在序品「一光东照」,都是相似乃尔,不再重复解释。
尔时,十方诸佛各告众菩萨言:善男子,我今应往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所,并供养多宝如来宝塔:这里讲「十方」实际上是无量方。佛佛道同,这好玩。那这些分身佛有没有哪一个为主啊?每一个人都可以为主,为副。在张三国土就是张三为主,在李四国土就是李四为主。在《楞严经》讲,我们的身体可以有无量的眼睛菩萨、耳朵菩萨、鼻涕菩萨、眼屎菩萨、手菩萨、脚菩萨、肝菩萨、心菩萨,开会共商大计!我们这一条命就是无量的佛土,有无量的众生。所以要好好明白分身佛从何而有。
有时被我们所伤害的众生,比如得癌症的人,一个癌细胞就是一个冤亲债主。你今生今世是做人,来生来世可能一条蛔虫钻到人家肚子里,或者是一个细胞钻人家身上。我们这个心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你看那一个黄豆,好好地里面就有虫子长出来了。它是不是一个灵体钻进去的?它跟你是平等的一个念。你现在好像在主宰细胞,因为在这个时空点你占优势。其实每一个有生命的细胞跟你都是平等的。再次告诫各位:一次夫妻生活能够杀伤七万八千个风虫,七万八千条命。在家居士对夫妻生活要严格控制啊!甚至要断除。即使你听经闻法能够带业往生,你将来都要受报应,仅仅保证来世仍然回到佛土。
 
 
时娑婆世界即变清净,琉璃为地,宝树庄严,黄金为绳,以界八道。无诸聚落,村营城邑,大海江河,山川林薮。烧大宝香,曼陀罗华,遍布其地。以宝网幔,罗覆其上,悬诸宝铃。唯留此会众,移诸天人,置于他土。

 
佛在《法华经》里有「三变娑婆国土」,这里是第一变。本来娑婆世界是乱七八糟的,那么佛以神通之力,把这里与法会无关的天人鬼神大众转移到其它佛土。第一变叫「变秽为净」,可理解为破除「见思烦恼」。
这里「聚落、村营、城邑」都是大小的行政区域。大海江河,山川林薮:「林薮」是树木丛生的地方。烧大宝香:这些佛土都有正法教化众生。曼陀罗华:比喻这些佛土的气氛,众生灵性很高。下面的「宝网幔罗、宝铃」不再解释。
 
 
是时诸佛,各将一大菩萨以为侍者,至娑婆世界,各到宝树下。一一宝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果次第庄严。诸宝树下皆有师子之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宝而校饰之。

 
从这里开始介绍十方佛土分身释迦牟尼佛,皆来娑婆世界参加法会。这是表「佛佛道同」,也是为了揭示「一心三藏」之法。十方法界无量万法,皆唯一人一念之所变现。一根汗毛,一粒泥巴微尘,一根草丝,当下都尽足为一真法界,它与无量的虚空万法无二无别。
现代科学「全息理论」呢,比如一本书几乎烧为了灰烬,只要保留一个小纸角,它凭这个纸角可以把整个书的内容完整恢复再现。所以老执著有我、有父母儿女、有家庭财产、有官位,是不是太可怜了?一粒微尘都具有无量的智慧德能,何况一个人?过去讲佛有无量的化身,谁相信啊?过去讲孙悟空拔一根猴毛,能变成无量的猴子,谁相信啊?可是现代科学已经证明这是事实。佛的金口玉言,终究要为科学所印证。现在科学已经知道时间对人是一种错觉,可是它没有办法突破时间对人的束缚,除非将来把科学与佛学圆融为一体。
 
 
尔时,诸佛各于此座结跏趺坐,如是展转,遍满三千大千世界,而于释迦牟尼佛一方所分之身,犹故未尽。
时释迦牟尼佛,欲容受所分身诸佛故,八方各更变二百万亿那由他国,皆令清净,无有地狱、饿鬼、畜生及阿修罗,又移诸天人置于他土。所化之国,亦以琉璃为地,宝树庄严,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果次第严饰,树下皆有宝师子座高五由旬,种种诸宝以为庄校。亦无大海江河及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铁围山、大铁围山、须弥山等诸山王,通为一佛国土。宝地平正,宝交露幔,遍覆其上,悬诸幡盖,烧大宝香,诸天宝华遍布其地。

 
跏趺坐:就是常讲的双盘腿。这是佛在如来果位示现庄严相。可是有些人倒果为因,以为两条腿一盘就能成佛,最后你不知道飘到鬼国还是神国去。两条腿盘起来可以调整身体、祛除疾病,延年益寿,我们可以因此有个好的身体,能够很好地成就道行,但是并不是说这是能成佛的。明白了什么是佛、明白了「如来藏」的道理,盘腿不盘腿都能成就。
「二百万亿」是个大数字,「那由他」更大。这里的一个「国」,一个银河系相当于一百亿个太阳系大的空间。每一次看到这样的大数字,都要随文入观。这样有利于拓宽心量,这就是佛的妙法。
这一段是二变娑婆国土,表修行人进一步加功用道,提升层次。由本土扩大到他土,这是表这些明心见性的菩萨初步证得「自他不二」。在圆教菩萨这个十信满位证入初住,即为住入佛家。真正来讲,圆教菩萨在十信位的每一个信位都具足初住位的功德,仅仅是在这个层次的力量大小不同而已。
比如这间房子里,十瓦的灯泡也能照亮这个讲经堂,一百瓦的灯泡也可以,它都带有全局,但是力量大小不一样。所以圆教菩萨只到初信位,你即似同如来全体,这是不可思议的。它叫「一见一切见,一证一切证」,跟别教不同。别教比如是吃了花生米证到花生米果位,吃了蚕豆证蚕豆,吃了黄豆证黄豆,吃了巧克力证巧克力;圆教菩萨呢,他是花生米、蚕豆、黄豆、巧克力全部磨成粉,你吃一口你即证得全体,不可思议的妙啊!别教是「次第三藏」,他一次一次地来,圆教是圆融为一体,「一见一切见」。所以在这个「二变」带有通教、别教的味道。
目真邻陀山:「目真」是龙王之名,译作「解脱」,「邻陀」译作「处」。龙王于此山听法而解脱,此山取名目真邻陀。
铁围山:在须弥山的周围有七重香水海、七重金山;在第七重金山之外就是第八重海,叫「苦海」;苦海之外又有一座山,就叫「铁围山」;作恶之人死了以后要过苦海,然后到地狱,在铁围山下去受报。
众生的存在无非是光波的问题。光速是忉利天以下物体运动的最快速度,每秒三十万公里。一般在太阳系里面的众生,他都是在不超过太阳光速度下才能现相。如果你超过太阳光速的话,我们这个肉眼就找不到了。第三层天以上的人都是超光速,地球人是亚光速。但是我们的心——不管是人心、狗心、畜生心,它都是超光速的,这是我们的性具功德,我们都共一个佛性。为什么我们在亚光速之内呢?因为烦恼习气很重,所以皮肤是不是显得很干燥、阴暗呢?烦恼习气轻的人神采飞扬,不一样。
虽然末法时代社会风气确实很坏,但现代科技发展,它会一步一步地与佛法相吻合,证实佛法的真理性,帮助我们明心见性、开智慧。


释迦牟尼佛为诸佛当来坐故,复于八方,各更变二百万亿那由他国,皆令清净,无有地狱、饿鬼、畜生及阿修罗,又移诸天人置于他土。所化之国,亦以琉璃为地,宝树庄严,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果次第庄严,树下皆有宝师子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宝而校饰之,亦无大海江河及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铁围山、大铁围山、须弥山等诸山王,通为一佛国土,宝地平正,宝交露幔,遍覆其上,悬诸幡盖,烧大宝香,诸天宝华遍布其地。

 
这一段经文是讲三变佛土,在二变的基础之上,又在外围再变化出二百万亿那由他国。越变越大,这与我们修行的次第相一致。所以这三变娑婆国土呢,祖师大德把它说为是比喻破除无明微细烦恼。
下面我们打个比喻来把通常讲的「粗烦恼、细烦恼、微细烦恼」观照一下。比如我们平时贪心、好发脾气,喜欢吃肉喝酒等等,这叫「粗烦恼」。如果不吃肉喝酒、不发脾气、不贪名利,做到八解脱,你就证阿罗汉果位,永远超越六道轮回。什么叫「细烦恼」呢?细烦恼也叫「尘沙烦恼」,也就是说这些「粗烦恼」虽然破除了,但是有时候闻到肉了,心里还感到一种香味;虽然有香味,他不吃没有关系的,他不会落六道轮回,但是不能明心见性。怎么叫「微细烦恼」呢?它也叫「无明微细烦恼」。当我们闻到肉味生起了这个好感以后,你再观照:「我心里怎么有这个念?怎么觉得这个味道很好呢?」你想它从哪里来的,没有感觉到这个肉味的时候,这个感觉在不在?在。虽然在,在没有感觉之前,它有没有形相?虽然没有形相,它在不在呀?再观照:这就是在我的阿赖耶识里还仍然有这种微细的烦恼种子,它随着外面闻到肉味的缘分而显现出来。这是比喻,可不要当真。这让我们对万法的观察更加细致,久而久之,心越来越细,最后做到如如不动。
 
 
尔时,东方释迦牟尼所分之身,百千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国土中诸佛,各各说法,来集于此,如是次第,十方诸佛皆悉来集,坐于八方。尔时,一一方四百万亿那由他国土诸佛如来,遍满其中。
是时,诸佛各在宝树下坐师子座,皆遣侍者问讯释迦牟尼佛,各赍宝华满掬,而告之言:善男子,汝往诣耆阇崛山释迦牟尼佛所,如我辞曰:少病少恼,气力安乐,及菩萨声闻众悉安隐不?以此宝华散佛供养,而作是言:彼某甲佛,与欲开此宝塔。诸佛遣使,亦复如是。

 
赍:送礼,送莲华。满掬:两只手恭恭敬敬地抱住了。这段经文一目了然,这里起画龙点睛的是「各赍宝华」。《妙法莲华经》从头到尾是不是在讲「宝华」?《法华经》就叫「妙莲华」。诸佛菩萨脚踩莲华台,身坐莲华座,都是表「妙莲华」,十方佛土皆有「妙莲华」。「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就是「妙莲华」。
下面好玩。无量诸佛每一尊佛都是用同样的话告诉自己的侍者,去送同样的礼,去问同样的安,去提出同样的要求。表什么法呀?万法都是一个心,都是一个念呐!其实完全可以各人讲各人的话,这里变成千篇一律,你认为是佛故意地来装模作样吗?这是表法的。而且佛对侍者交代,表佛和众生是一个心,是一体。我们再看这段经文。
少病少恼:就是问身体好吗?为什么要问呐?因为佛就是多病多恼,明白吗?佛最大的病就是贪、嗔、痴、慢、疑。谁也没有他贪心,这就是病,这就是恼。气力安乐:既不安也不乐。为什么?众生烦恼佛就烦恼,他道交感应嘛,「一恼一切恼」嘛!就是《楞严经》讲的「一真一切真」。及菩萨声闻众悉安隐不:就是不安隐,是不是啊?在十方佛土,娑婆世界的众生最刁钻古怪、顽固不化。这是师父讲的,还是《法华经》写的?你看其它佛土,有的国土四恶道都没有啊!人寿百千万亿阿僧祇劫,身高几万里、几千万里。就我们像个小爬虫,都是些短命鬼,明白吗?越是艰苦的环境越能成就人,这是因祸得福。对于修行人来讲,在这样的佛土修行比在其它的佛土修行要殊胜无量倍。佛讲,在娑婆世界修行一天胜过极乐世界修行一百年,极乐世界一天等于我们这里一个大劫。有智慧的菩萨都愿意到娑婆世界来下海——下海来捞钱呐!这个「钱」是「法财」,是我们成佛的资粮。
由于不「安隐」,这固然是个毛病,同时也有利于我们通过对比开智慧,通过对比奋发图强,要懂得什么是福报。《华严经》讲「宁受地狱苦,得闻诸佛名;不受无量乐,而不闻佛名」。宁可在地狱,也能听到佛名;那么在那些佛土的众生啊,有的虽然闻到佛法,但他很安乐,反正睡下来也自在,站起来也自在,他没有苦。早晚成佛无所谓,他有这种懈怠心。
彼某甲佛:这是泛泛而谈。与欲开此宝塔:这是与多宝如来演双簧:我们是满多宝如来的愿,也满法会大众的愿,大家一起来。就是说亲近多宝如来。
 
 
尔时,释迦牟尼佛见所分身佛悉已来集,各各坐于师子之座,皆闻诸佛与欲同开宝塔,即从座起,住虚空中。一切四众,起立合掌,一心观佛。于是释迦牟尼佛,以右指开七宝塔户,出大音声,如却关钥,开大城门。

 
在关键时候,佛也示现神通,让那下等根机的众生心服口服。即从座起,住虚空中:表我们的身业随智慧行。「空」表智慧,住入空智;那么出假呢,是比喻我们的法力、道力。
从这段经文往下瞻前顾后。前面在〈方便品〉讲,「诸佛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开示众生佛知佛见,令其悟入佛知佛见,这里就是「开示悟入」。先讲「开」。以右指开七宝塔户:右手是表方便智慧、权智,左手表真实智慧,户就是门。为什么要「开」呀?因为多宝如来就在里面,他不开就不能「显」,这就是表我们心里有没有多宝如来呀?有。众生本来就是佛,当下就是佛,仅仅是现在迷失了;虽然迷失,他「失」了没有啊?没有。只要佛开示真实义,我们当下就得到。众生本来是佛,你不「开」他是不是佛啊?他不从「开」得;但是不「开」能不能得啊?你不能自在妙用。所以成佛不从「开」得,不「开」不得;不从修得,不修也不得。
出大音声:表佛的「方便权智」之力量;如却关钥:过去的大城门那个铁锁很重,开门声音是不是很大呀?这是表以大音声力当下除去我们的迷惑颠倒,与下面「即开、即悟、即入」相一致,解除了我们的邪知邪见,就除去了障碍。
这个「开大城门」是对上面这段经文的概括,表示智慧之门已打开。
 
 
即时,一切众会皆见多宝如来于宝塔中,坐师子座,全身不散,如入禅定。又闻其言:善哉!善哉!释迦牟尼佛,快说是法华经,我为听是经故,而来至此。尔时四众等,见过去无量千万亿劫灭度佛说如是言,叹未曾有,以天宝华聚,散多宝佛及释迦牟尼佛上。

 
即时,一切众会皆见多宝如来于宝塔中,坐师子座,全身不散,如入禅定:多宝佛已经灭度无量百千万亿万亿年,所以这个「全身不散」是指全身舍利,是表我们的法身。在迷惑颠倒中,这个法身以你的眼睛能不能看到啊?看不到。这里看到是比喻「见性」,真心本来面目显现。「皆见」无一不见,这是表法华大众「闻」者得度。《法华经》在前面讲,无不成佛道,师父前几天讲「如是我闻」是不是给你们开「宝塔户」啊?师父每天在这里讲经,是不是在给你们开「宝塔户」啊?这就叫〈见宝塔品〉。这段经文与「开示悟入」的「示」相对照,见到了性,见到我们真心本来面目。看拿手好戏:拳头变成手掌,我们眼见手掌、心能不能看到拳?这叫〈见宝塔品〉,你见到了多宝如来。
又闻其言:善哉!善哉!释迦牟尼佛,快说是法华经,我为听是经故,而来至此。尔时四众等,见过去无量千万亿劫灭度佛说如是言,叹未曾有:这段经文与前面的「悟佛知见」相对应,是不是一「开」见到了这个宝塔,就明心见性了,然后进一步观照悟解。闻其言:「闻」必有慧,这是明心见性境界上的智慧。多宝如来为什么讲释迦牟尼佛快说《法华经》?说明《法华经》功德不可思议,连缓一口气都不行,我来就是要听《法华经》。也就是鞭策众生不可有懈怠心。已经灭度无量劫的老古佛听《法华经》都还嫌慢,所以我们就要明白,我们应该怎样对待诸经之王,成佛之道。
就这一段经文,从开宝塔起还悟到什么了?多宝如来的舍利是不是表法身啊?开宝塔的释迦牟尼佛是不是化身啊?那么舍利讲话,由法身通过报身的智慧讲的那个话,是不是化身?那么舍利讲话,由法身显现出化身,这中间是不是报身的妙用啊?是不是我们明白了「法、报、化」一体呀?是不是明白了诸佛「非生示生、非灭示灭」啊?
以天宝华聚,散多宝佛及释迦牟尼佛上:这是法会大众「以天宝华聚」。「天宝华聚」就是「第一义天」,就是这个心,是表众生与佛道交感应为一体。这与前面的「开示悟入」的「佛知见」相对应。「开示悟入」,非纵非横。你不能讲我「开」了以后再「示」,「示」了以后再「悟」,「悟」了以后再「入」;而是「开」当下就「入」,当下就「悟」。但是呢,要经过这四个程序,你不能讲它并列,也不能讲它不并列,这就是「妙法」,我们一念就可以成就。可是通过语言表达出来,它有时间的前后次序,有空间的上下左右之分。所以佛法很难用世间法表达。
非纵非横、即纵即横。「纵」就是过去、现在、未来这个次第,「横」就是上下十方这个空间。我们这一个心当下就是一个念。它有没有过去、现在、未来这个次序?比如从唐朝到现在是不是就是我?从无量劫以来是不是还是我?我们当下是不是就是这个东西啊?所以讲「非纵」,我就是这个东西嘛!我现在就是无量百千万亿年之前的人,也是无量百千万年以后的人。可是在相上,我们毕竟经过了过去现在未来,叫「非纵非不纵」。再从「横」来讲,我们现在的身体是不是就是长宽高?是不是「横」?我们今天东跑西窜的是不是「横」呐?我们的心是不是横?前后、上下、左右都想到啊!你不能讲它不是横,可是无量无量的横,是不是就是当下这一个念?叫「非横非不横」。心法不可思议。
所以这个「以天宝华聚,散多宝佛及释迦牟尼佛」,你想想看那些地球人跑哪找「天宝华」去散啊?他有「天宝华」也没有办法散。再说佛跟释迦牟尼佛要散那么多花,那把他埋在花里啊?有那个必要吗?读经不可以依文解字。这个「天宝华」就是讲我们的心。而且「天宝华」跟「聚」,「天」是不是很大?「聚」是不是一点?是不是大小无碍、大小是一体啊?这也是表心的特征。三藏十二部经处处指归,果真会用心,一部经、一句经、一个字的经、一点一捺,你都能开悟成佛。
 
 
尔时,多宝佛于宝塔中,分半座与释迦牟尼佛,而作是言:释迦牟尼佛,可就此座。即时释迦牟尼佛入其塔中,坐其半座,结跏趺坐。
尔时,大众见二如来在七宝塔中,师子座上结跏趺坐,各作是念:佛坐高远,惟愿如来以神通力,令我等辈俱处虚空。

 
这段经文也非常有意思。老古佛跟现在佛同坐一处,表「本迹不二」。法身舍利和肉身佛、化身佛在一起,表「三身一体」。法身佛、化身佛通过报身佛——那个多宝如来讲话、释迦牟尼佛盘腿,是不是表智慧妙用?这是不是「三身一体」呀?是表这个法。所以「尔时大众见二如来」,你可不要只认为眼睛见。「见」,是「心见」。哪二如来啊?我现在肉团身在这里坐的是半座,我里面那个人就是多宝如来,我们各坐半座,就禅宗常讲的「二人同饮一杯水」呀!这一杯水两个人能不能饮啊?就与这个二如来同坐一个座,是一个道理。


即时,释迦牟尼佛以神通力,接诸大众皆在虚空,以大音声普告四众:谁能于此娑婆国土,广说妙法华经,今正是时。如来不久当入涅槃,佛欲以此妙法华经付嘱有在。

 
这个气氛不可思议啊!无量分身诸佛,无量护法菩萨,无量天龙八部鬼神等众,佛在这里郑重宣布:「谁能于我灭度以后在娑婆世界弘扬《妙法莲华经》,当着诸位老佛爷的面,你给我站出来讲一句!」气派不气派啊?我现在是不是也代释迦牟尼佛在这里招兵买马啊?所以师父走到哪里都鼓励大家,发心登台弘法,弘扬《妙法莲华经》!这是佛给我们的任务!这可是真的!所以佛念念不忘,就是要以《妙法莲华经》传于后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哀」,要把《妙法莲华经》「付嘱有在」。谁愿意都行,只要有人承担起来就行!我没有选择的,只要你们愿意。
所以我再次劝导大家,每一个人不论男女老少,不论你有文化没有文化,我们都要发这个心,不管你有文化、没有文化,都能讲经说法。因为我们的根本的教学次第,要真正把「如来藏」的道理搞懂。搞懂了,你怎么讲都对,你讲得吞吞吐吐、拖泥带水都没有关系。佛讲的,「依义不依语」。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圣主世尊,虽久灭度,在宝塔中,尚为法来。诸人云何,
不勤为法。此佛灭度,无央数劫,处处听法,以难遇故。
彼佛本愿,我灭度后,在在所往,常为听法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这篇偈颂太重要、太重要、太太太重要!它的核心的意思是:你读一句《法华经》,写一句《法华经》,讲一句《法华经》,哪怕问一句《法华经》,你的功德比虚空级的大法师——不是世界级、不是地球级、也不是国家级,是虚空级的大法师——面对整个太阳系、银河系无量的众生,讲无量的经典,把这无量的众生培养成无量的阿罗汉和辟支佛,而你的功德还要大无量倍!想一想,我们是怎样看待「法师」?古今中外有没有这样的法师啊?就算有,他都不如你受持一句《法华经》,写一句《法华经》,抄一句《法华经》,问一句《法华经》。能不能体会这种法?这个法可重要!然后我们知道谁是师父啊?《法华经》就是师父!佛讲「依法为师」。
这段偈颂呢,希望大家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把耳朵拉得长长的、把心放得宽宽的,仔细体会这其中的法味。到目前为止啊,还有些信众听到师父传法以后仍然怀有偏见和误解,总是认为师父在赞自毁他。所以检查一下,师父进入道场以来讲的每一句话有没有离开《法华经》半步?凭心而论,《法华经》是部什么样的经?受持《法华经》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是佛说、还是魔说、还是印广说?要明白。而且不能因为它是佛说的就相信,佛为什么说、你为什么要信佛说?所以师父讲经的特点,帮助大家体会佛说,功夫就在这里。
多宝如来「尚为法来」,特为《法华经》而来。多宝佛在这里是代表法身如来。他公开宣布:他的宝塔只为听《法华经》。后面还讲了分身佛,无量的分身佛都要来听《法华经》。下面问得好啊!
诸人云何,不勤为法:那么佛以下,从菩萨到罗汉到凡夫怎么可以「不勤为法」?是为什么法呀?仍然是《法华经》。其他人有什么道理不来学《法华经》?
此佛灭度,无央数劫,处处听法,以难遇故:怎么「难遇」呀?无量国土之无量众生于无量劫想听《法华经》之名而不可得,我们要珍惜这个大福报。珍惜再珍惜!其它经都好遇,唯有《法华经》最难遇。纵有人讲,讲的对不对还要打问号。
彼佛本愿:既可以说是多宝如来的本愿,也可以说是一切诸佛的本愿。因为后面分身佛是不是来了?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都来了。未来佛,我们是不是都是未来佛啊?所以这个「本愿」,带有根本之愿。就是一部《法华经》,万法归宗。好好看啊!
 
 
又我分身,无量诸佛,如恒沙等,来欲听法。
又见灭度,多宝如来,各舍妙土,及弟子众。
天人龙神,诸供养事,令法久住,故来至此。
为坐诸佛,以神通力,移无量众,令国清净。
诸佛各各,诣宝树下,如清净池,莲华庄严。
其宝树下,诸师子座,佛坐其上,光明严饰。
如夜闇中,燃大炬火,身出妙香,遍十方国。
众生蒙熏,喜不自胜,譬如大风,吹小树枝。
以是方便,令法久住

 
又我分身,无量诸佛:每一方都是「五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数」,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是不是全部具足了?没有一佛不听《法华经》。
各舍妙土,及弟子众。天人龙神,诸供养事,令法久住,故来至此:这六句话作何感慨呀?无量的分身佛在各个佛土是不是都是教主啊?把天大的事情都放下来了。你说我们要忙,谁又比佛还忙?因为听《法华经》最重要。也就是说只要有法华大会,是不是我们也应该放下这个「妙家」,你要抓住当下。人命无常,就在一念呼吸之间。
令法久住,故来至此:来的目的,是引导大家:「我们诸佛都来了,看《法华经》多重要!要让《法华经》「久住」!」可是在佛灭度以后,《法华经》并没有能「久住」。如果从佛灭度以后代代都有人弘扬《法华经》,佛法绝对不是现在这种局面。
现代物质文明已经高度发展,进入信息社会,交通发达,尖端科技成果在帮助我们理解佛法,让《法华经》久住于世!佛的愿望从我们这代人要开始实现!过去没有能够久住,与物质文明的发展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主要的,仍然是四众弟子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不够。一定不要忘记啊!诸佛寄希望于后人,承担如来家业。
为坐诸佛,以神通力,移无量众,令国清净:为了让无量的佛到这里来有个场所,所以我释迦牟尼佛以神通力把无量的大众引到其它国土。「坐」可以解释为「因」,诸佛把佛的智慧德能在我们心里种下金刚种子,叫「为坐诸佛」;「坐」也可以解释为「于」,为了帮我们开智慧。这个「神通力」就是我们的「报身佛」、报身功德智慧妙用。「移无量众」,明白了「一心三藏」,「无量众」是不是一个念?「无量众」包括无量的烦恼。这个「移」可以解释为自在转变。你移到哪里去?还在你自己的心里。「令国清净」:是使得我们内心清净。注意!这里都有话中话呀!我在这里是不是把「无量众」都移开了?师父为了让你们开佛知见,打比方,说因缘,用各种办法是不是帮助你们除烦恼?烦恼能不能被消灭呀?不能。我们只能转移烦恼,远离烦恼。你们心里的「天人」移了没有?你们心里的「二百万亿又二百万亿那由他国土」清净了没有?
诸佛各各,诣宝树下,如清净池,莲华庄严:当我们明白了十法界万法皆是我一念之所变现的时候,你这个能明白的东西是不是「宝树」?「宝树」就是智慧。以此心观照我们的周边环境、社会环境、人事环境、自然环境,是不是诸佛?你这个心是不是「如清净池」啊?因为一切的万法变成了「莲华」,是不是在你心里开放啊?所以「七宝莲池」在哪里呀?就在我们的心里。祖师大德把此说为「自性弥陀、自性七宝莲池」。
其宝树下,诸师子座,佛坐其上,光明严饰。如夜闇中,燃大炬火:「其宝树下」是对见道之人而言,就是在我们的智慧心中,你的这个色身就是宝塔,你这个心就是莲华座,莲华座上坐的佛就是你的法身慧命。所以「佛坐其上,光明严饰。如夜暗中,燃大炬火」,在明白道理之前,我们是不是大黑夜?明白以后:原来如此啊!这叫大智慧火、大智慧光、大智慧明。
身出妙香,遍十方国:「妙香」就是智慧,听闻《法华经》「一心三藏」之理。「一心三藏」是我们的本体。明白这个道理,就像一把火一样,燃烧了「邪知邪见」这个烦恼薪,并转化为香气,香气就是表智慧。不断地燃,不断地加功用行,我们就不断地增长道行,叫作「身出妙香」。之所以讲「妙香」,并不是你现在闻到的这个香,这是「无香之香」,叫「妙香」;「无光之光」叫「妙光」;「无色之色」叫「妙色」。
当我们真正明白了「无香之香」是「妙香」,那「有香之香」是不是也是「妙香」啊?妙不可言。明白了「无色之色」才是「真色」,那个「有形有相」的色是不是「真色」啊?所以这里的「妙香遍十方国」跟前面的「光明严饰」是一个意思。这个「遍」是无处不遍;前面的「饰」是无处不饰。唯有见「一心三藏」之法方得如此境界。
众生蒙熏,喜不自胜:众生蒙什么「熏」呐?熏而不熏。一念观照万法皆是「我」,就是「众生蒙熏」,这一念就是《阿弥陀经》讲的「供养他方十万亿佛」。我们往往不懂得这一念的不可思议之神通法力道力。因为它速度太快太快,它超过太阳光速无量倍。用枪打一颗子弹,从你面前「哗」地过去,你能不能看得到啊?看不到。何况一念心的速度超过太阳光速?同理,「大音希声」。因为它太大太大,所以感觉不到。《楞严经》也讲「流急不见」。
要明白呀!「遍十方国,光明严饰」!要观照我们的心力不可思议。你出一念善心、一念恶心、一念真心、一念菩萨心,对整个世界都在发生影响波动。那么到最后,都是自食其果。你向外发出的善,外面的善必然会反馈给你,是不是啊?发出的是恶,恶也会反馈给你;发出的是真,真也会反馈给你,这叫「命自我立」。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就知道怎样能成佛、怎样能成人、怎样能成鬼,所以佛法里讲「命自我立」。心地感应,平等不二,这就叫「应供」——应自己对十法界的这个供养,而受自己的供养。因此我们要懂得洁身自好。这是讲身出妙香」。如果你心很恶,是不是身出恶臭啊?身出恶臭是不是也「遍十方国」啊?那「遍十方国」,「十方国」会不会再反馈给你自己呀?
譬如大风,吹小树枝,以是方便,令法久住:我们的无明风动转为菩提智慧,转识成智,这叫「大风」。不像那些修枯禅的,把自己的身心束缚得死死的——这也是一种「风」,这是「痴风」,毫无生机。修圆顿大法是讲究「转识成智」,要入世度众,用好心,用真心。「树」是表智慧,「吹小树枝」叫「养悟」。那个树如果没有风吹的话,能不能生长啊?把树吹动了是不是摇?摇了根就往下扎呀!比喻增长智慧。所以这段经文,如果你把「一心三藏」的道理搞明白,很容易理解,否则你听不懂。
以是方便,令法久住:「法久住」就是增长我们的慧根。
 
 
 
告诸大众,我灭度后,谁能护持,读说斯经,
今于佛前,自说誓言。其多宝佛,虽久灭度,
以大誓愿,而师子吼。多宝如来,及与我身,
所集化佛,当知此意。诸佛子等,谁能护法,
当发大愿,令得久住。其有能护,此经法者,
则为供养,我及多宝。此多宝佛,处于宝塔,
常游十方,为是经故。亦复供养,诸来化佛,
庄严光饰,诸世界者。若说此经,则为见我,
多宝如来,及诸化佛

 
谁能护持,读说斯经,今于佛前,自说誓言:特别是「今于佛前」这句话,是不是讲得慷慨激昂啊?今于诸佛面前,你站出来讲一句,是不是「自说誓言」?这个「誓言」是对天明誓啊!
诸佛子等,谁能护法,当发大愿:「护法」包括讲经说法,包括组织法会,包括在道场烧饭扫地,都是弘法,它是统一的气氛。也就是凡是涉及到《法华经》的事情,我们以各种方式来参与,都叫「护法」。而且「当发大愿」,这不是一般的说说而已,应当着诸佛如来,当着诸天龙神,当着山河大地,发大誓愿。你能护持《妙法莲华经》,也是护佛,护我释迦牟尼佛,护老古佛,护无量的分身佛。
此多宝佛:他也是在护这个经。我释迦牟尼是不是也在护这个经啊?我们都是护持《法华经》。常游十方:「常」为时时、事事、处处,整个尽虚空遍法界没有哪一处多宝佛不在护法。多宝佛代表法身佛「处于宝塔」,他到十方虚空都是不动而至,就是为护持《法华经》。
这一个《见宝塔品》读懂了,你就知道,这个西瓜是不是多宝佛护法啊?这里有没有哪一样不是多宝佛在这护法呀?圆顿大法,一个微尘、一根草叶,都具足「一真法界」。唯有见「一心三藏」之义,方可信解。你真正信解这个法,会感慨万分:我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头顶蓝天,脚踩大地,都是我一个念,没有哪一法不是哪一法。
若说此经,则为见我,多宝如来,及诸化佛:若说此经,双重含义。第一:你能讲解《法华经》;第二:「说」在古汉语里还表喜悦之心。
这里的「若说此经」一定带有「喜悦」。这个喜悦是「法喜」,你与《法华经》「一心三藏」之理已经道交感应,叫「喜」。你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你皮笑肉不笑的:「哎呀!《法华经》你太美了!万岁!」你还是不懂。你欢喜死了都没有用。一定把这个真实道理搞明白。这与前面佛在对舍利弗讲:能够听你舍利弗讲《法华经》,即为见我,也为见舍利弗,也为见诸比丘。好好复习这一段,可重要了。佛并没有讲一个人看到舍利弗则为见舍利弗,是不是?听舍利弗讲《法华经》叫见舍利弗。读懂了《法华经》,明白「一心三藏」、万法皆是我一念所现,你就是见佛、见菩萨、见比丘。不懂《法华经》,你即使一天到晚抱着佛的大腿你都没见佛,你不认识佛。
 
 
诸善男子,各谛思惟,此为难事,宜发大愿。
诸余经典,数如恒沙,虽说此等,未足为难。
若接须弥,掷置他方,无数佛土,亦未为难。
若以足指,动大千界,远掷他国,亦未为难。
若立有顶,为众演说,无量余经,亦未为难。
若佛灭后,于恶世中,能说此经,是则为难。
假使有人,手把虚空,而以游行,亦未为难。
于我灭后,若自书持,若使人书,是则为难。
若以大地,置足甲上,升于梵天,亦未为难。
佛灭度后,于恶世中,暂读此经,是则为难。
假使劫烧,担负干草,入中不烧,亦未为难。
我灭度后,若持此经,为一人说,是则为难。
若持八万,四千法藏,十二部经,为人演说。
令诸听者,得六神通,虽能如是,亦未为难。
于我灭后,听受此经,问其义趣,是则为难。
若人说法,令千万亿,无量无数,恒沙众生。
得阿罗汉,具六神通,虽有是益,亦未为难。
于我灭后,若能奉持,如斯经典,是则为难。
我为佛道,于无量土,从始至今,广说诸经。
而于其中,此经第一,若有能持,则持佛身

 
明心见性,要弘扬《法华经》,这是难事。为什么?因为它太简单了!你说这个冤枉不冤枉呐?最简单的事情变成了最难,这是我们众生的执著。当你读懂了《法华经》,读懂了《楞严经》的时候,你知道《法华经》《楞严经》最简单!你过去认为是「我吃饭」,你都错了,你都不懂什么叫饭。那个饭是饭吗?那个衣服是衣服吗?你一切的知见全部都颠倒了。许多人讲《阿弥陀经》最好懂啊!一读就懂。但是,你读懂了《法华经》《楞严经》才明白,这《阿弥陀经》你一句都不懂,一个字都不懂,连谁是你的老爸老妈你都不懂。他是你的老爸老妈吗?他一百年前是你的姥姥,一万年前是你家里养的一条狗,一亿年前是杀你的那个强盗,二亿年前是你的小外孙……你说你认识谁呀?我再告诉你,在三万亿年前他就是白骨精,你相信不相信?四亿年前他就是一堆臭狗屎,五亿年前是一个乌龟,你说他到底是谁呀?你不懂《法华经》《楞严经》,你谁都不认识谁!好好想想这个道理。
那么懂了以后呢:姥姥姥爷也好,释迦牟尼、阿弥陀佛也好,泥巴瓦块也好,都是你呀!都是一个念在变现啊!你这个时候要自己打自己嘴巴:「这么笨!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却把它看的那么那么难。」佛在《楞严经》又讲:「决定成佛,譬如以尘扬于顺风,有何艰险?」「何藉劬劳,肯綮修证?」成佛易如反掌,哪里劳你苦修?没有那回事。这里又讲多难多难。所以佛说难说易,全在审时度势。
有些人认为把佛说成牛屎狗粪,他浑身汗毛直竖,是不是啊?这就是我们无量劫以来的执著,以这种心态,你将来很容易走火入魔。歪魔邪道魔鬼就是利用你这种分别心,他示现庄严相来戏弄你。你看看《楞严经》第九卷讲的五十种阴魔境界——那些魔鬼都是示现毗卢遮那佛,没有哪一个示现青面獠牙的魔鬼来做你的师父;魔只会示现庄严相,他不会示现恶相来引诱你。我们往往在定中看到那些庄严相,欢喜心;看到恶鬼相他知道来找师父:师父啊!我看到什么什么了,你救救我啊!如果看到什么庄严相的话来讲啊,他还来教化师父:「师父啊!我证果了!」就是这个样子。师父把他批评一顿呢,他生烦恼了,好像师父是嫉妒心,还发信息来骂师父:你知道吗?我已是证果圣人。
从这下面来讲,大家瞪大眼睛看啊:诸余经典,数如恒沙:除了《法华经》之外的一切的经典——但是说明一下,《楞严经》也是《法华经》,一切经典,包括《大方广佛华严经》,包括《金刚经》《六百部般若》,统统包含在内——「虽说此等,未足为难」。《法华经》《楞严经》之外的一切经典你全部能讲也不足为奇。这是第一个不足为奇。
若接须弥,掷置他方,无数佛土,亦未为难:用手把须弥山提在这里随便扔,扔到他方「无数佛土」,不是扔一个佛土,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说这个人神通大不大呀?这都是在调我们的心呐!你要知道受持《法华经》的人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呀!
若以足指,动大千界,远掷他国,亦未为难:用那个脚趾头把一个银河系垫在脚底下一踢:走!踢到其它的什么银河系里去了,也不足为奇。
若立有顶,为众演说,无量余经,亦未为难:「有顶」就是第二十四层天,是色界天的天顶。一个人站在有顶——这是以上临下,来对无量的人讲无量的经,讲无量的经「亦未为难」。佛在这里就是说,讲经不在于多,而在于真,要讲了义法。
若佛灭后,于恶世中,能说此经,是则为难:前面四个「不足为难」就是为了衬托这一个:能够讲《法华经》这是难得。在下面这段偈颂呢,佛专门赞叹受持《法华经》的人。在后面〈药王菩萨本事品〉是把受持《法华经》的菩萨说为「菩萨中的菩萨」。
假使有人,手把虚空,而以游行,亦未为难。于我灭后,若自书持,若使人书,是则为难:虚空有没有边呐?有没有坏呐?虽然无边无坏,这个人却能够用手抓住虚空,还到空外之空去旅游——别说没有这样的人,就是有这样的人,佛说不为稀奇。那么在佛灭度以后有人能够「书写受持」,或者他明白了《法华经》真义呢,他也可以教人书,这样的人难得。这也真是把受持《法华经》的人赞叹得无以复加呀!不要说虚空,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人把前面的这条运河抗在肩膀上,你们可能大叫:哎哟!佛来了!可能谁也不听印广师讲经了。
若以大地,置足甲上,升于梵天,亦未为难。佛灭度后,于恶世中,暂读此经,是则为难:脚用来走路的,你却一边顶着地球,一边还走到梵天上去,是不是很困难呐?佛认为这样也不足为奇呀!能够在佛灭度以后的「恶世中」——我们现在就是「五浊恶世」——「暂读此经」,了不起!何况我们天天读啊?何况我们还来听啊?何况我们还读懂啊?
假使劫烧,担负干草,入中不烧,亦未为难;我灭度后,若持此经,为一人说,是则为难:这个「劫烧」可以理解为整个虚空世界无处不烧。一个人担着干草——不是湿草,就是湿草也要把它烧掉,何况是干草——能够在大火之中草叶都不坏,没有什么了不起。在佛灭度以后能够为一个人说《法华经》,「是则为难」,都了不起。所以师父常讲:凡是有请《法华经》者,哪怕是一个人,你都必须去讲解。因为《法华经》,传一个人就成就一个。为一个人讲一句《法华经》,佛讲你的功德,比虚空级的法师大无量倍!
若持八万,四千法藏,十二部经,为人演说。令诸听者,得六神通,虽能如是,亦未为难。于我灭后,听受此经,问其义趣,是则为难:
这里「八万四千法藏」是表无量的经典,「十二部经」也是表无量的经典,「十二部经」就是「八万四千法藏」,「八万四千法藏」就是「十二部经」。「十二部经」是用十二种体裁来讲经,什么长行啊、偈颂啊、譬喻、本事、本生、授记、论议,等等。也就是说,一个人能讲无量经典无量法门,这是第一;第二呢,你还能令听到的人得六神通——五神通不足为奇,天人鬼畜都有,六神通其中有一个漏尽通,已证阿罗汉果位——也就是把这些人都培养成为超越三世六道轮回的圣人,你即使能够做到这样,不足为奇。
而佛灭度以后能够「听受」《法华经》,「受」就是见道,不见道你不能认可,不认可你不能接受,这个「受」是「正受」。现在许多人都是迷信的「受」,他受持一部经根本都不懂。你不把《法华经》《楞严经》读懂,你受持一切经都是假的。所以这里「问其义趣」,「问」已经进入学问。他明白这个道理以后进一步深研,养悟,提升道行。能问的人他已经进入境界,所以叫「是则为难」。
前面的「若立有顶,为众演说」,是不是教化无量众生啊?那么站在有顶天上是不是虚空级的大法师啊?他不是我们这个地球级呀!也不是国家级,也不是省级啊!是虚空级的,面对无量大众,宣讲无量经典,把无量人培养成为阿罗汉这样的法师,都不如受持《法华经》的菩萨,是不是?这个道理师父有没有讲错呀?好好对照。所以我们就要明白能够信解受持《法华经》的人是谁。佛在这里是不是把标准答案交给我们呐?平时我叫大家去对号入座,都是以佛的金口玉言我们来衡量自己。
若人说法,令千万亿,无量无数,恒沙众生。得阿罗汉,具六神通,虽有是益,亦未为难:本来前面「若立有顶为众演说」是不就无量了?这里又讲:「令千万亿无量无数恒沙众生证阿罗汉」,都不如能够信解受持《法华经》的菩萨。这两句话是为了讲一个事情。
于我灭后,若能奉持,如斯经典,实则为难:若能奉持《法华经》,这是很难得。
我为佛道,于无量土,从始至今,广说诸经,而于其中,此经第一:佛进一步来强调。「我为佛道,于无量土」这是讲空间;「从始至今」这是讲时间;「广说诸经」这是讲无量万法;「而于其中,此经第一」无分别不妨分别,这是提纲挈领。
若有能持,则持佛身:读懂了《法华经》「一心三藏」,当下妄心往生到真心,当下凡夫的业报身即是菩萨愿身。这是「则持佛身」。
 
 
诸善男子,于我灭后,谁能受持,读诵此经。
今于佛前,自说誓言。此经难持,若暂持者,
我则欢喜,诸佛亦然。如是之人,诸佛所叹,
是则勇猛,是则精进。是名持戒,行头陀者,
则为疾得,无上佛道。能于来世,读持此经,
是真佛子,住淳善地。佛灭度后,能解其义,
是诸天人,世间之眼。于恐畏世,能须臾说,
一切天人,皆应供养

 
再三再四地在这儿搞激将法:「谁能受持《法华经》,当着诸佛面前给我站出来,给我讲一句!」可见弘扬《法华经》之重要!当年法华会上那些菩萨是谁呀?就是我们!你当年不发这个愿,你现在不能来听闻《法华经》!这个道理太简单!谁能想得通,谁得大自在!
此经难持,若暂持者,我则欢喜,诸佛亦然。如是之人,诸佛所叹,是则勇猛,是则精进。是名持戒,行头陀者,则为疾得,无上佛道:
「暂持者」是以小况大,何况我们不是「暂持」,我们是天天持,我们还发愿生生世世来持。你能「暂持者」我就欢喜,佛欢喜了是不是就给你授记了?「诸佛亦然」,大家都共同的标准。而且讲能够受持《法华经》的人,「是则勇猛」,勇猛精进,持戒,六度万行,仅仅受持《法华经》就有全部功德。这就祖师大德讲的:「如来藏」心地法门「全性起修,一修一切修,一行一切行,一持一切持」。明白「如来藏」道理的人不需要师父来指点,他是「真修」。在整个《法华经》《楞严经》没有哪一段是佛讲了一段经:哦!你们现在既然明心见性了,你去放生,你去给我扫地,你去给我禅坐……有没有?没有啊!屁股都没有转,佛就授记:成就了。这个法太重要了!
能于来世,读持此经,是真佛子,住淳善地:大光明藏中「不漏一人,不舍一法」,才是「淳善」,圆满的善——圆满之善为「真」,善恶、好坏、是非都是一个人一个念。平时方便说法的善,它与恶相对待,那是因缘法,那是分别法,那是有漏法,不可以称为「淳善」,那是对待之善。
佛灭度后,能解其义,是诸天人,世间之眼:佛灭度以后能够把《法华经》的道理讲出来,是一切天人之眼——包括二十八层天,包括罗汉天,包括菩萨天。
于恐畏世,能须臾说,一切天人,皆应供养:我们现在就是「恐畏世」。当大官的人生怕不顺,生怕上面的人给他小鞋穿,受贿贪污生怕有人揭发,是不是「恐畏」呀?百万亿万大富翁生怕黑社会来绑票,生怕七大姑八大姨来「刘备借荆州」,是不是啊?那么一般的人呢,今天过了明天怎么办?人家买了电脑,我家没有钱,儿子是不是要生烦恼?就是「恐畏世」。能须臾说,讲几句《法华经》,片刻功夫而已。一切天人,皆应供养——这个供养不仅仅是钱财,一切天人鬼神大众对这个法师能生起欢喜心,这就是供养,这是真供养;他供养了法师,这法师呢,也供养了他。其实讲到底呢,佛是劝导我们受持《法华经》,太重要太重要!

你看看这段经文,是不是「唯此一事实」啊?在其它经有没有这样说法的?在《法华经》从头到尾赞叹《法华经》,赞叹受持《法华经》的人,反反复复都是在这样。《法华经》不就是个「一心三藏」吗?不就是「万法一念」吗?

已有69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