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印广法师:法华经讲记 法师品第十(第四次修订版)

法华经讲记·法师品第十
 
 
这个〈法师品〉,专门解释什么叫「法师」,「法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妙法莲华经》的「法师」。
首先,「法师」有两重含义:
一者,「以法为师」,这是佛讲的,「依法不依人」。几千年以来,几乎都是「依人不依法」:这个人名望很大,地位很高,马上去拜;这个人已经一百四五十岁,胡子这么长,赶快去拜;这个人长得很庄严,一脸的慈悲相,不像印广那么吹胡子瞪眼睛,我去拜!迷惑颠倒啊!我们一定要严格按照佛的教导,「依法不依人」,只看他讲的法能不能帮助你开智慧。二者:「依法师人」。用正法去教化别人。弘扬《法华经》,你是《法华经》的法师;弘扬《地藏经》,你就是《地藏经》的法师。
那么在《法华经》有规定:有受持《法华经》的法师;有读经的法师;有诵经的法师;还有解经的法师,还有书写的法师。其中受持的法师和解经的法师属于上品,他们成就了;读、诵、写,能得到很大的人天福报,但是不把《法华经》读懂,一样不能成就。
 
 
尔时,世尊因药王菩萨,告八万大士:药王,汝见是大众中,无量诸天、龙王、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与非人,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佛道者,如是等类,咸于佛前,闻妙法华经一偈一句,乃至一念随喜者,我皆与授记,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段经文不可思议,叫「一念授记」。这一品经文以药王菩萨做当机,又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在后面第二十三品〈药王菩萨本事品〉,专门开示药王菩萨燃身供佛,以报《法华经》之恩德。这是号召四众弟子要像药王菩萨那样不惜供养自己的生命来弘扬《妙法莲华经》。
按照藕益大师的判教,从第十品以后已经判为流通分,专门号召我们应该怎样来流通《妙法莲华经》,这就占了半部《法华经》的内容,流通、劝持都属于流通分,所以我们要掂量掂量肩上的担子。弘扬一句《妙法莲华经》,等于用满虚空金银七宝来供养无量诸佛、菩萨、阿罗汉。你弘扬一句《法华经》,生生世世的人天福报全部有了。
告八万大士:这是跟药王两个人讲话,又在对八万菩萨讲话。汝见:你明白吗?你懂得这个道理吗?那么多天龙八部。龙王:不讲了;夜叉:是夜叉鬼呀;乾闼婆:这都是些鬼神之类。迦楼罗、紧那罗:前面解释了;摩睺罗伽:就是大蟒蛇啊。当然这些众生在过去世中有修行,即使沦为畜生道他也是畜生王,是具有灵性的鬼畜之类。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有些人被一些鬼神附体,来听经一年半载,鬼神附体没有了。为什么啊?在鬼神阶段,他往往比我们人还容易成佛,因为他是化生,明白道理就到佛土去。能够附体的鬼神都是有福报的。我们如果以平等心,以慈悲心带着附体来听经,他能比我们先得道,最起码他还能护持你。不要看不起他们,不要生烦恼,这都是过去世中的缘分。
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佛道者:把天龙八部、妖魔鬼怪还放在四众弟子之前。
咸于佛前,闻妙法莲华经一偈一句:「咸」,一个不卯,一个不漏,在佛面前听到一句《法华经》,一偈是四句。乃至一念随喜者,我皆与授记,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得」是正当名分,名副其实。怎么叫「一念随喜」啊?真正明白了一切的万法,从诸佛菩萨、天人鬼众、泥巴瓦块、到树木花草,都是一个人一个念所变出来的,这叫「一念随喜」。
 
 
佛告药王:又如来灭度之后,若有人闻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一句一念随喜者,我亦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有些人讲:听经闻法当下成佛,那是因为佛在世,佛灭度以后不可能!佛就知道这些人会这样来问难后来的法师,特意在两千五百年之前就打预防针了。如果按照他们那种说法,那佛把这《法华经》又留给后人干什么?这不是戏弄人吗?还有些人说这些授记的人都是已成佛的人来表演的。你更是无稽之谈!那么多人都是来糊弄我们的?如果说都是已经成佛的人来表演的话,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能有佛,那他原来是怎么成佛的?他总有从凡夫开始成佛之日起嘛!
 
 
若复有人,受持、读诵、解说、书写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于此经卷,敬视如佛,种种供养,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伎乐,乃至合掌恭敬。药王当知,是诸人等,已曾供养十万亿佛,于诸佛所成就大愿,愍众生故,生此人间。

 
末香:指呈粉末状的香料,主要供撒布于道场或塔庙等地,也可作为烧香点燃熏嗅,或加入油料制成涂香。涂香:是把香料涂抹在身体上,可消除体臭及热恼,并用来供养诸佛菩萨。涂香所用香料也不是固定的,主要有香水、香油、香药和末香等。在有的佛经中,更是把供养涂香赋予增益精气、令身芳洁、调适温凉、长其寿命、颜色光盛、心神悦乐、耳目精明、令人强壮、瞻睹爱敬、具大威德十大功德。烧香:就是点香。
缯盖:即以绢帛制造之大盖,又称天缯盖。盖,原为印度作为防日遮雨之器物,后世乃以圆筒形丝帛制品高悬于佛像顶上,或悬于说法者高座之上,而成为佛殿之庄严具。幢幡:「幡」是指红旗,「幢」是指条幅、横幅之类,这是形成一种气氛。衣服伎乐:「伎乐」就是道场常见的敲鼓撞钟啊、唱赞啊等种种的形式。
药王当知,是诸人等,已曾供养十万亿佛:可见,要培养大乘菩萨的善根可不容易啊!于诸佛所成就大愿,愍众生故,生此人间:受持《法华经》的人在过去无量佛所已经成就了道行,之所以再来是报恩。你的父母、丈夫、儿女都是你过去世中的因缘,你是来报恩的。只要你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知道你是受持《法华经》的人,他们即已得度。你已经给他种下金刚种子,最迟在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以后,弥勒菩萨「龙华三会」第三会——所有在释迦牟尼佛法中种了一念善根的人统统得度。你就明白你是什么宝,是不是「现世宝」啊?这个「现世宝」是真的现世宝啊!不是骂人的「现世宝」啊!即使跟你结了恶缘,他都因此而种善根。知道我们的重要性了吗?你尽量地大张旗鼓:我是受持《妙法莲华经》的。因为这是金刚种子。「愍众生故,生此人间」:佛在《法华经》这样讲,你们敢不敢不相信啊?也有个别人就不相信,他怎么样想自己都不像是再来的菩萨。不相信也是白不相信,那么相信了是不是也是白相信呐?
 
 
药王,若有人问,何等众生于未来世当得作佛?应示是诸人等,于未来世必得作佛。何以故?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法华经乃至一句受持、读诵、解说、书写,种种供养经卷,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伎乐,合掌恭敬,是人一切世间所应瞻奉,应以如来供养而供养之。当知此人是大菩萨,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哀愍众生,愿生此间,广演分别妙法华经,何况尽能受持、种种供养者?药王,当知是人,自舍清净业报,于我灭度后,愍众生故,生于恶世,广演此经。

 
谁能作佛啊?就是受持《法华经》的人。未来世当得作佛:是究竟圆满之佛,他现在即已是「分真即佛」。对于受持《法华经》的人,「一切世间所应瞻奉」,包括天人,包括阿罗汉、辟支佛,包括菩萨。受持《法华经》的人是菩萨中的菩萨。瞻奉:「瞻」是恭敬;「奉」是供养。
应以如来供养而供养之:像供养佛一样供养受持《法华经》的人。三世诸佛不打妄语,我们要深信不疑。这样的人已经是佛土菩萨,他就是为了教化众生,发慈悲心愿身再来,而且是带着隔阴之迷。前面从舍利弗、阿难他们都不知道过去世的事情,都是佛给他们点明,就是为了解决我们思想上的顾虑。但是我们也不能错用了心。你不要看到人就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把这段经文读一读!还不好吃的拿过来,红纸包送过来!所以作为受持《法华经》的人,我们自己应该赶快发大心,要像菩萨一样,不仅不要人家供养我,我们连自己的命都要供养别人!各人修各人的功德,可不能修出贡高我慢来。
自舍清净业报:从佛土过来,情愿到这又脏又臭的娑婆世界来。连人啊、鬼啊、畜生呐、一只猫、一只狗啊,也往怀里抱,跟众生同甘共苦。愍众生故,生于恶世:我们现在就是「五浊恶世」。人均寿命一百岁时进入「五浊恶世」,现在人均七十岁。
广演此经:除了讲经说法,念念观照万法皆是一人一念之所变现,这是最好的「广演此经」。只要能念念在道,境界现前时,你一定是自性流露,根本生不起烦恼来。这是心地法门最妙的秘诀。这叫「全性起修」,一修一切修。比如我们平时正在听课或者念佛,这时一个人踩你一脚,你一定会说没关系啊!如果在其它场合,你可能就要皱眉了,这就叫我们时时保持观照。所以「广演此经」,你广不广?你演了没有?不是听经闻法的时候才想到有部《妙法莲华经》。这是调我们的心,改变我们的习气。
 
 
若是善男子善女人,我灭度后,能窃为一人说法华经,乃至一句。当知是人则如来使,如来所遣,行如来事,何况于大众中,广为人说?

 
妙不妙啊?「窃」,就是悄悄地。有的人胆小,就悄悄地:儿子过来,我来跟你讲一讲。你知道吗?到底是我生你的,还是你生我的?你知道桌椅板凳跟我们是什么关系吗?为什么会刮风下雨呀?那个猫就是你前世的姥姥,一切的万法都是一个念变出来的——每个人都能做到啊!这就是「如来使」,是如来的钦差大臣。
曾有一个弟子说:师父啊!我讲《妙法莲华经》,庙里的和尚还给我顶礼,我吓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这没关系的,顶礼受持《法华经》的人是正常的。这说明那里的出家人有智慧,但是你不能生贡高我慢之心。各人修各人的福报。
有个居士上班时读《法华经》,正好领导来找他麻烦。人家走了以后呢,她就暗暗想:你等着受报应吧!这个就不应该了,各人修各人的功德。那么受持《法华经》的人,你既然知道这样,要发慈悲心,避免让人受报应,明白吗?那些人是谁啊?都是你自己啊!从「第二义谛」讲,也是我们前世的父母和儿女,你怎么可以幸灾乐祸啊?可不能这样啊!「如来使」要当好!
如果从「第一义谛」来讲,怎么叫「如来使」?受持《法华经》的人以如来之理,做如来之教,行如来之行,使得众生成如来,是不是做「如来使」?这也是「开权显实」。除了「如」还是「如」,大家皆从「如」而来。
如来所遣,行如来事:受持《法华经》的人是佛派来的,是来代佛教化众生的。受持《法华经》的菩萨是菩萨中的菩萨,这是在〈药王菩萨本事品第二十三〉十个比喻里佛的金口玉言。这个不能含糊的,在其它任何一部经典没有这种说法。这种方便说是不是很殊胜呢?那么归入「第一义谛」说法,「开权显实」,受持《法华经》、讲解《法华经》是不是就是《法华经》呢?是不是就是我们的法身真实智慧?通过自己的化身语言方便来告诉大家的如来真实智慧,当下是不是我们的法身真如在派遣我们呢?我们讲的当下是不是就表法身智慧?
在这里也体现了「三身功德」当下具足。读《法华经》,讲《法华经》,这就是「来」——因为读的是《法华经》,《法华经》是如来全身,是如来的法身舍利。我们读《法华经》现出了音声,这是不是《法华经》的化身?通过这个音声而现出的法理法义,是不是《法华经》的法身?由法身而现出这个化身,由「如」之性而现出这个「来」之相,通过什么东西来示现呐?当下就知道是报身。有些法师呢,把这个报身说成是天身,这种说法我们不认可。现天身也是化身,凡是有形有相皆是化身,不能含糊。
何况于大众中,广为人说:哪怕是为一个人讲一句《法华经》,你都是「如来使」,何况为多人多讲《法华经》?佛在这里是逐步推进。
 
 
药王,若有恶人,以不善心,于一劫中,现于佛前,常毁骂佛,其罪尚轻。若人以一恶言,毁呰在家出家读诵法华经者,其罪甚重!

 
这段经文简直叫人触目惊心!你指着佛的鼻子骂,骂几十亿年、几百亿年——这个罪过还没有骂受持《法华经》的人一句话罪过大。为什么?佛灭度以后,佛法的传承要靠佛的弟子。你毁骂他,这是断佛种。如果形成这个风气,谁还敢受持《法华经》啊?我们只能护持他,赞叹他功德无量。佛在其它任何经典没有这种说法。「万法平等」不是这样平等,「经王」就是「经王」。比如,我们做毛巾生意,一天可以赚一百块,茶杯生意一天可以赚一万块钱,而且是现钱现货。毛巾这个生意虽然一天赚一百,人家还得赊账。为什么?他需要修需要证啊!哦,先拿过去,一个月以后给你钱,卖了以后给钱。这个一天一万块钱、现钱拿现货,它无修无证,是不是?你会不会讲:哎呀!万法平等呐!我就做毛巾的生意啊!有没有这个傻瓜?可是许多人明明也看到《法华经》,他也不敢怀疑就是「经王」、就是第一,而且相信当下就能成就,可他还在讲「万法平等」。
真正把《法华经》读懂的,你会感慨万分!为什么有些人就不来好好修持《法华经》?从听闻《法华经》之日起,我们放下了没有?是不是一心专攻《法华经》?我跟你讲啊,《法华经》越读越有味,法味无穷。
 
 
药王,其有读诵法华经者,当知是人以佛庄严而自庄严,则为如来肩所荷担,其所至方,应随向礼,一心合掌,恭敬供养,尊重赞叹,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肴馔,作诸伎乐,人中上供而供养之,应持天宝而以散之,天上宝聚应以奉献。所以者何?是人欢喜说法,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

 
读诵《法华经》的人是以佛的庄严而自庄严。为什么这样讲?《法华经》就是如来全身,报身、法身、化身,全部具足。你读《法华经》,就是用如来全身来庄严你。
则为如来肩所荷担:「如来肩」是表法力、道力,表力量,表他的报身功德。「荷」和「担」都是表「方便权智」,代表一切万法。一切的「方便权智」都是由根本智慧所起用。
其所至方,应随向礼,一心合掌,恭敬供养,尊重赞叹:对于受持《法华经》的人,你不知道也就算了;如果知道,那么「其所至方,应随向礼」,他不管在哪里,你都应该向他顶礼。这个「顶礼」不一定就是跪下来磕头,而是把他看得在你之上,至高无上,如同对佛一样。「一心合掌」表示你对《法华经》,对受持《法华经》的人,非常至诚地恭敬。「恭敬」表意业;「尊重」是表身业;「赞叹」是表口业。以「身口意」这三业来恭敬供养。
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前面讲过,不再重复。衣服、肴馔:「衣服」是表忍辱,表护持;「肴馔」是美味佳肴,以此比喻法喜食。作诸伎乐:你要尽你所能来供养。「伎乐」是表欢喜心,供养了以后要生欢喜。哎呀!今天可给我捞到了,我供养了《法华经》、供养了受持《法华经》的菩萨,不是应付;更不是:「哎呀!今天遇到他不高兴也不行啊」!都是种我们自己的福田,庆幸自己能够供养。
人中上供而供养之:「人中上供」应该是指法供养。这上面虽然涉及到财物的供养,但关键是用心,听经闻法是最好的法供养。听经闻法就是「烧香」,就是「涂香」,就是「末香」。应持天宝而以散之,天上宝聚应以奉献:在这里以凡夫天来比喻第一义天。「天」是表心地。天上人间,以最上的妙宝而供养。一切的供养不能离开恭敬心、虔诚心、法喜心。
佛从始至终都在强调《法华经》怎么真、怎么好,都是在帮助我们调理这个微调开关,人身就是宇宙间最精密的一个生物仪器。电器开关可以调控音量大小、清晰度。图案的清晰度总是有限度,唯有我们的心这个亮度、速度是无量的。要深刻地理解佛的良苦用心,强调怎么样供养……反反复复,婆婆妈妈呀!就是要把我们的心量调到最佳状态。
其实就《法华经》真实义而言,两句话就行。一者,「万法唯心所现」;二者,「即念即佛」。「万法唯心所现」就是讲我们的本来面目;「即念即佛」就是讲你明白了我们的本来面目,你当下成佛。所以越是真理越简单,就这么两句话,佛讲了这么一部大经。本来成佛就是很简单的事啊!因为我们众生被十法界花花世界所迷惑、所执著,而对最简单的真理却不屑一顾,积重难返。所以佛说了无量的方便之法来引导,那都是迫于无奈。真实的道理两句话就完了,但是我们却仍然执著于佛所讲的无量引导法门,所以佛也是干着急啊!
所以者何?是人欢喜说法,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须臾」就是片刻(根据印度《僧只律》中记载: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为三十须臾);「闻之」,听懂了;「即得究竟」,这里有没有讲要修个十天半个月?
《法华经》《楞严经》中,佛时不时提醒各位,只要听懂了「如来藏」,只要明白了什么是「阿弥陀佛」,你当下成就。好好想一想啊!在这之前一天到晚要读经、诵经、念佛、拜佛、打坐、做种种善事……有没有想到过明白了什么是佛当下就成佛?这个法是印广法师在讲,还是佛金口玉言?在《楞严经》第七卷就是讲「决定成佛,譬如以尘扬于顺风」,第四卷讲「何藉劬劳,肯綮修证」——成佛如同微尘被风吹,易如反掌,哪里靠你苦修而证得?这是佛之金口玉言。
在法华会、楞严会上,佛讲了某一品经文以后,马上就有一大批一大批的授记,话虽不同,其理是一。为什么「须臾闻之,即得究竟」?因为他「闻」的是真实义,「闻」的是我们的本来面目。我们这个心很奇怪,你见什么就是什么——见方是方,见圆是圆,见大是大,见小是小,见王是王,见子就是子。因为《法华经》是圆顿大法,万法皆我一念所现,是不是圆满了一切法?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欲住佛道,成就自然智,常当勤供养,受持法华者。
其有欲疾得,一切种智慧,当受持是经,并供养持者。
若有能受持,妙法华经者,当知佛所使,愍念诸众生。
诸有能受持,妙法华经者,舍于清净土,愍众故生此。
当知如是人,自在所欲生,能于此恶世,广说无上法。
应以天华香,及天宝衣服,天上妙宝聚,供养说法者。
吾灭后恶世,能持是经者,当合掌礼敬,如供养世尊。
上馔众甘美,及种种衣服,供养是佛子,冀得须臾闻。
若能于后世,受持是经者,我遣在人中,行于如来事。
若于一劫中,常怀不善心,作色而骂佛,获无量重罪。
其有读诵持,是法华经者,须臾加恶言,其罪复过彼。
有人求佛道,而于一劫中,合掌在我前,以无数偈赞。
由是赞佛故,得无量功德,叹美持经者,其福复过彼。
于八十亿劫,以最妙色声,及与香味触,供养持经者。
如是供养已,若得须臾闻,则应自欣庆,我今获大利。
药王今告汝,我所说诸经,而于此经中,法华最第一。

 
住佛道:住于佛土,这就是明心见性。圆顿大教从初住位的菩萨开始——为什么叫初住啊?从初住开始,他即住入佛土。不管在顺境、逆境,都要懂得他是谁,我是谁;即使你在做伤害他人之事时,你有惭愧心: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啊!而且这种心一定是真实的,否则你不会生惭愧心,这是「住于佛土」。你明白泥巴瓦块、树木花草都是我,要深信不疑。我们平时修行的功德就回向给受到我们伤害的众生。喝水都是杀生,可是我们不喝水就没有命啊,就不能成道啊!那么杀鸡杀鸭这些严重的杀生我们完全可以避免。但是又不要错用了心!我喜欢吃肉,吃一块:「阿弥陀佛」!这叫「恶心持法,罪加一等」!喝水的时候都还要持咒啊!「佛观一杯水,八万四千虫,若不持此咒,如食众生肉」。那个咒叫「唵,缚悉波罗摩尼莎诃」,持这个咒就在还债。当然这是小乘法。真正明心见性,跟持咒的功德相比,不是一样,而是大无量倍。
成就自然智:这是无功用道,从两种角度观照:一者,明心见性以后,不需要别人指点,他念念在道,这是「真修」。二者,「自然智」也叫「无师智」。一般在来世才能得到。你拿到经文一看就懂,不需要人教。要达到这种智慧,唯一的条件:常当勤供养,受持法华者。佛法无人讲,虽智莫能解。你要供养老师,最好的供养就是听经闻法。你不亲近讲解《法华经》的法师,你不能成就前面这两种功德。
其有欲疾得,一切种智慧,当受持是经,并供养持者:「一切种智慧」就是「一心三藏」,分别说为「一切智」与「道种智」。「一切智」,知道我们的心能现出万法,在性见相,在空见有,在「阿」见「弥陀」,这叫「一切智」,也叫「总相智」。「道种智」也叫「分别智」,也叫「差别智」。对十法界万象、千变万化,深信不疑它就是由我们的一心所现,当下即是一念,这叫作「在相见性」,在事见理;在「弥陀」见到「阿」。
「一切种智慧」也无非是明心见性。因地菩萨在见道位就能观照到「一切种智」;在佛的证道位才能彻底圆满「一切种智」。所以「当受持是经」,必须「依法为师」。前面讲到供养受持法华者是「依人」,这里讲到「当受持是经」是「依法」。佛唯恐我们发生执著,又补上一句「并供养持者」——虽然是「依法不依人」,但是法要人传。可见佛的本义,在依人为师的前提要看他是传什么法。
那么对受持《法华经》的人我们是「依人也依法」,人法是一不是二;对不是受持《法华经》的人,我们既不依人也不依法,仍然是人法不二。选人选事唯一的标准:看他是不是传《法华经》《楞严经》了义大法,是依法来论人。不管是在家出家、不管是男是女,只依法。
若有能受持,妙法华经者,当知佛所使,愍念诸众生。诸有能受持,妙法华经者,舍于清净土,愍众故生此。当知如是人,自在所欲生:
这是讲能够受持《法华经》的人,是什么地位,是什么来历。佛是过来人,佛知道受持《法华经》的人是从极乐世界来的,是为了教化众生,自愿带着「隔阴之迷」而来。而且佛提醒我们怎么样来印证自己是从极乐世界来的呢?有两个证据要清楚:第一,佛在《无量寿经》讲,听到佛号,听到钟声、鼓声,我们这个心里就有不可思议的感慨,汗毛为之竖起,甚至流眼泪,这就不是凡人;第二:生一念欢喜心,你深信万法都是一念所变现。就这两点你衡量一下。退一万万步讲,你即使之前不是从佛土来的菩萨,那现在是不是就在佛土的菩萨啊?这是提起我们受持《法华经》的信心,明确弘法利生的责任。
能于此恶世,广说无上法。应以天华香,及天宝衣服,天上妙宝聚,供养说法者:五浊恶世说法比盛世说法要艰难。一念心明白万法就是「我」,这就是「广说」。这是「一说一切说、一供一切供」。这是〈方便品〉所讲:赞叹一句《法华经》,即为供养一切佛。何况你不仅仅是一念,你到处奔走呼号、讲经说法、劝导修行、组织法会,更加就是「广说无上法」呀!这个「无上法」是无上无下、无前后、左右、内外、空假,是这样的「无上法」。
「应以」,作双重观照:一者,众生应当真心供养受持《法华经》者;二者,作究竟意义观照,这里解释为「应供」、道交感应。当我们一念观照到万法即是「我」的时候,万法是不是就在「供养」我啊?所以道交感应。「天华、天宝衣服、天上妙宝聚」是代表无量的万法。「天」是表心地感应。「华香、宝衣」这是代表无量的万法。
吾灭后恶世,能持是经者,当合掌礼敬,如供养世尊。上馔众甘美,及种种衣服,供养是佛子:「馔」是饮食,「上馔」是最好的食品。「众甘美」,是除了最好的食品,还有各种各样口味好的食品;同时要观照为「第一义谛真」,表欢喜心、法喜心以及听经闻法。这都是法供养。要把法供养与事供养圆融起来,不要错用了心:既然是这样,我就欢喜你就行了,什么也不供养。对于没有经济能力供养的人,你生欢喜心,这种供养跟有金钱能力供养的人功德无二无别。
冀得须臾闻:是指你进行了种种的供养以后,希望听闻哪怕一点点《法华经》。佛在这里就是讲以多事来求少得。
若于一劫中,常怀不善心,作色而骂佛:「作色」就板着面孔,穷凶极恶。不是嬉皮笑脸的:「哎呀,你这个佛怎么回事啊?」一定是面相很凶。
其有读诵持,是法华经者,须臾加恶言,其罪复过彼:一句骂,胜过无量骂之重罪。
有人求佛道,而于一劫中,合掌在我前,以无数偈赞。由是赞佛故,得无量功德:所以我们念佛拜佛并不是没有功德啊,但你这个功德是人天福报。你赞的是佛,不是赞的经。赞经是明理明义,赞真心本来面目;「赞佛」你是执着于相,但是也能得无量的大福报。念佛拜佛一个大劫的福报大不大啊?大得很啊!
叹美持经者,其福复过彼:你赞叹一个受持《法华经》的人,为什么福报比「赞佛」的功德还要大啊?在某种意义上,你已经是在依法。佛在前面讲:能够听你舍利弗讲《法华经》,等于见到了我,也等于见到了你舍利弗,也等于见到了无量的菩萨和比丘。当一个人能把受持《法华经》的人看得比佛还重的时候,说明他已经明白了《法华经》的重要性,他已经在依法。
于八十亿劫,以最妙色声,及与香味触,供养持经者。如是供养已,若得须臾闻,则应自欣庆,我今获大利:「八十亿劫」是几千万亿亿年啊!「若得须臾闻」,赚够了!因为这一句《法华经》是尽虚空遍法界的财宝你全部到手了,你最起码解除了生生世世对于死亡的恐惧,是不是得大利了?
药王今告汝,我所说诸经,而于此经中,法华最第一:这段经文在第二十三品还有更详细的说明。「诸经」,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经典,唯有《法华经》是王,唯有《法华经》能教你成佛。听了这些话我们该作何感慨啊?许多人听了《法华经》以后,说:师父啊!我回去早晚课本要不要念啊?《金刚经》要不要诵?《六祖坛经》要不要看?我说:当然要看呐!那《法华经》没有时间看怎么办?你读一句《法华经》,胜读无量经功德无量倍!自己去权衡。
 
 
尔时,佛复告药王菩萨摩诃萨:我所说经典无量千万亿,已说、今说、当说,而于其中,此法华经最为难信难解。药王,此经是诸佛秘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与人。诸佛世尊之所守护,从昔已来,未曾显说,而此经者,如来现在,犹多怨嫉,况灭度后!

 
「已说、今说」好理解;「当说」,我还没有说的经典、我未来讲的一切经典都没有再处于《法华经》之上的。只有佛才敢讲过头话,是不是?只有佛对过去、现在、未来一目了然。
这里「最为难信难解」真是天大的冤枉。正因为《法华经》最简单,最容易成就,反而成了最难信难解。冤枉就冤枉在众生迷惑颠倒,反难为易,反易为难。众生可怜呐!他明明是佛,非要当自己是凡夫;他明明当下一念就能成佛,他非要无量阿僧祇劫去盲修瞎练。佛告诉他不要那样,他还不相信。
药王,此经是诸佛秘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与人:《法华》真义很难用言语表达,叫「秘」。「法华三昧」含藏万法之相,包含万有,总持一切万法,这个是「藏」。
诸佛世尊之所守护:佛在《法华经》讲了好几次:《法华经》是三世诸佛共同守护「秘密之藏」。三世诸佛就是一切万法,把《法华经》作为法身舍利。一切万法能不能离开自己的法身呐?他共一个法身。守护也守护,不守护也得守护。这里就是讲「性相一如」。「诸佛世尊之所守护」,就是「弥陀」在守护那个「阿」,就在讲「阿弥陀佛」。千经万论就是一句「阿弥陀佛」,看你懂不懂。
从昔已来,未曾显说:佛讲经四十一年以来第一次召开法华大会。那么在前四时对个别的部分的机缘已经成熟的弟子也做过「密说」,没有公开说,但一般地是以「显说」为据。
而此经者,如来现在,犹多怨嫉:这个《法华经》呐,一传下来就有人怀疑、轻慢、诽谤,就是如来当今肉身佛在世都还有人怀疑、埋怨、嫉妒——法华会一开,当场五千人退席。况灭度后:这就是坚定受持《法华经》人的信心:不要怕!我在世的时候都有人不信《法华经》,你们可不要因为有人不信或者诽谤《法华经》就退转,千万不要退转。
 
 
药王当知,如来灭后,其能书持、读诵、供养、为他人说者,如来则为以衣覆之,又为他方现在诸佛之所护念。是人有大信力及志愿力、诸善根力,当知是人与如来共宿,则为如来手摩其头。

 
这是佛解除受持《法华经》者后顾之忧。只要你是弘扬《妙法莲华经》,如来「以衣覆之」,等于把你当成初生的小孩倍加关怀——用衣服包好,可不要招风了,乖乖啊!不仅是我释迦牟尼佛,其他一切诸佛都是这样,对受持《法华经》的人视如掌上明珠。这是方便说,固然也非常殊胜,这也是「第二义谛真」。那么归「第一义谛真」:受持《法华经》者,你已经把自己保护在安全地带。你明白了一切万法皆是「我」,你就已经为一切万法之所护念,这就叫「如来衣」。我们从「方便」和「究竟」两个角度来观照就更加圆满。
是人有大信力及志愿力、诸善根力:对于受持《法华经》的人,在这里提出三种力。所谓「大信力」,指「见道之圣人」具足四种不坏的信力。哪四种呢?「佛、法、僧、戒」。「戒」特指心戒。他明白一切万法皆是「我」。「佛」是极果如来;「僧」就是万法,表团体;「法」是表智慧报身,具足法力、道力。这三宝呢,「戒」在一个心,「一戒一切戒」,叫「大信力」。「志愿力」就是四弘誓愿或者四无量心,是由「大信力」而生志愿力。「诸善根力」与前二者圆融为圆妙大智、大慧之力。这里的「善根」一定是指明心见性、万善之最。
当知是人与如来共宿:这又是比方,佛最疼爱这样的人。从「第一义谛真」来讲呢,你明白了「一心三藏」,明白了《法华经》你就是《法华经》,你就是佛。讲「共宿」都是方便,是比喻「即因即果」,比喻不二法门。「共宿」是二,其实是一个本体。则为如来手摩其头:继续打比喻。佛在诸大法会「手摩菩萨顶」是表安慰:不要怕!我马上传大法。这里的「手摩其头」是以「如来藏」真实法义与众生道交感应,在《楞严经》说为「灌顶章句」。不要被那些外道误导为一种吉祥加持:「来,手来给你摩一摩,哦!开智慧了!」
这样的人可不少啊!在诸佛法中没有看到哪一尊佛给人家摩了一下顶,那个人当下证初果罗汉、三果罗汉,当下就「明心见性」?没有此说!在这里受到过别人摩顶,然后有很明显的感觉——比如一下子灵感爆发或者怎么样长怎么样短的人,举手给我看一看,有没有?没有?所以末法时代众生很可怜啊!这都是歪魔邪道诈骗佛法!有的气功师他给你摩摩顶有好处,帮助你调理一下身体,疏通一下经络,而且你还得到感应;有的还帮你开天眼,这是真的,但这个与开智慧毫无关系!开了天眼等于给你带来了灾难,你想关都关不起来,影响你的清净心。当然有时候人家让师父给小孩摩摩头,你也可以摩一摩,让人家生欢喜心,这是表你的慈悲,意思:「乖啊!宝贝乖!」佛也给人家摩头啊,但绝对不是说你能帮人家开智慧或怎么样。
 
 
药王,在在处处,若说若读,若诵若书,若经卷所住处,皆应起七宝塔极令高广严饰,不须复安舍利。所以者何?此中已有如来全身。此塔应以一切华香、璎珞、缯盖、幢幡、伎乐歌颂,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若有人得见此塔礼拜供养,当知是等,皆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是讲对《法华经》的供养,「起塔供养」。那么这种供养对于其它佛土,倒也无妨。但佛的真义是:《法华经》在哪里,哪里亮;在哪里,哪里就是宝塔。《法华经》就是舍利。明白了《法华经》道理的人,你这个肉身就是塔,你心里的那个智慧就是《法华经》,就是舍利。谁明白了《法华经》的真义,谁就是一尊「法华之塔」,就是「灵山之塔」,你因此而得解脱。
「极令高广」足以说明这个问题,谁能盖得起这个塔啊?可是从性上来讲,谁都能。《法华经》是总持,万法都在你心中,是不是「极令高广」啊?你这个心就是无边无际的。这段经文要归入第一义。特别讲「不须复安舍利」,你明白了「如来藏」,就是法身舍利。
此中已有如来全身:通教、别教、藏教的法身特指「空如来藏」,而圆教的法身当下就是报身和化身。「如来全身」是不是就是法身,就是舍利?
此塔应以一切华香、璎珞、缯盖、幢幡、伎乐歌颂,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若有人得见此塔礼拜供养,当知是等,皆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明白了「如来藏」的道理就是「得见此塔」,这个「得见」一定是指明心见性。而且,「得见此塔」就是礼拜、就是供养。如果你只看到个「多宝如来」——「哎呀!塔飞起来了!上面还有多宝如来。真好玩!」你还是个凡夫,虽见宝塔,而没有真见宝塔。
「皆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肯定,说明你已经跟圆满佛靠得很近,也就是说你已经是佛土公民,你已经是「分真即佛」。就像变成了初三初四的月亮,慢慢地过几天是不是半月了?再过几天是不是大半圆呐?再过几天是不是全圆呐?这叫「皆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或者讲你已经是「三菩提」,再过几天就是「三藐三菩提」,再过几天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一步一步地往上靠。或者比方说,初三初四的月亮就是「三菩提」,初七初八十二的月亮就是「三藐三菩提」,十五十六的月亮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样来观照。对某一句经文你能按照师父这么解释法,往往会有出奇不意的效果:啊?还有这样来解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啊?你如果说:讲「如是我闻」就是讲「阿弥陀佛」——「如」者「阿」也,「是」者「弥」也,「我」者「陀」也,「闻」者「佛」也……你可能因为这一句话就能把修行人引导到正法道场:啊!还有这样解「如是我闻」的?
 
 
药王,多有人在家、出家,行菩萨道,若不能得见闻、读诵、书持、供养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未善行菩萨道。若有得闻是经典者,乃能善行菩萨之道。

 
你行菩萨道,但是不读诵、受持和供养《法华经》的菩萨不是好菩萨。怎么叫「未善行」呢?他行的都是有漏法。除《法华经》之外一切的经典皆是「菩提漏」。藏教菩萨漏掉了「法我空」,漏掉了一切的「恶」;通教的菩萨漏掉了一切的「有」,漏掉了「恶」,也漏掉了「善」;别教菩萨漏掉了圆融、圆满、圆通。他虽然也讲「三个如来藏」,他是次第而有。唯有《法华经》《楞严经》圆融、圆满、圆通,一切万法于当下一念。「未善行菩萨道」,行的是有漏之善,不可为「真」;即使叫「真」,前面要加一个字,叫「偏真」。
若有得闻是经典者,乃能善行菩萨之道:这是圆满、圆融、圆通之大教。概括而言叫「圆顿」。「圆」是包容一切法,「顿」是一念授记。
 
 
其有众生求佛道者,若见若闻是法华经,闻已信解受持者,当知是人,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药王,譬如有人渴乏须水,于彼高原,穿凿求之,犹见干土,知水尚远;施功不已,转见湿土,遂渐至泥,其心决定,知水必近。菩萨亦复如是,若未闻未解,未能修习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尚远;若得闻解,思惟修习,必知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一切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属此经,此经开方便门,示真实相。是法华经藏,深固幽远,无人能到,今佛教化,成就菩萨,而为开示。

 
这是打比方。打井的话,挖出干泥巴你知道还早呢!什么时候见水还是个未知数。看到湿泥巴,哦!快了。这是比喻在没有读到《法华经》的时候,他什么时候成佛,遥遥无期;当开始受持《法华经》了,成佛指日可待。这里的高原:是比喻我们的烦恼身、烦恼心、烦恼习气;穿凿:比喻修种种法门;犹见干土:是表那些不究竟的果位——人天福报啊、小乘阿罗汉果位啊、通教藏教菩萨果位啊等等。
知水尚远:这个「水」是指究竟圆满之佛;见到湿土,是表从圆教初信位菩萨到等觉位菩萨,都是「湿土」。见「湿土」,你即已明心见性,即已进入佛土。知水必近:你知道成圆满佛已经快了。在《法华经》里为了照顾到中下等根机之人,不妨以种种方便之法来引导,这叫「开方便门」。前面打了种种的譬喻那都是开方便门,明白了「如来藏」的道理,以前一切方便皆是一个真实。在明白「一心三藏」之前,以前的《金刚经》《阿弥陀经》《地藏经》啊,它虽然是真实相,你并不懂。你所理解的那种真实相不是真实相。
是法华经藏,深固幽远,无人能到:「深固幽远」的「深」,是深藏。我们可以从时间上,过去、现在、未来,从纵向来观照「深」;从空间上东南西北上下十方,从横向上来观照「固」。即表述万法一体,谁能破坏它啊?第二,也表众生在迷中,他没有办法攻开这个坚固的堡垒。「幽远」是表《法华》之妙义,非智而不能解。「幽」,它既是存在,而又不可捉摸。「远」是表凡夫执著的心与本来的智慧相隔,一念相隔如万重山。「无人能到」:若无佛指点,就没有一个人能到达这种境界。
今佛教化,成就菩萨,而为开示:怎么叫「开」?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佛不「开」,我们就是「固」,就是「幽」,就是「远」。佛一「开」是不是就明白现前了?当下就是啊!一「开」就「示」——因为现成啊!一「示」:哎呀,我们就是佛啊!是不是就「悟」了?悟了当下是不是就是「入」啊?这里仍然回顾到佛在〈方便品〉所讲:「开示悟入」佛知佛见。即开即示,即悟即入。
 
 
药王,若有菩萨闻是法华经,惊疑怖畏,当知是为新发意菩萨。若声闻人闻是经,惊疑怖畏,当知是为増上慢者。

 
怀疑、害怕、不敢相信,这说明根机比较浅。刚入修行位的修行人,叫「新发意菩萨」。「增上慢者,未证谓证」,他以为成就了:「哪还有什么《法华经》呐?还有什么佛好成啊?我就已经是佛了!」前者「新发意菩萨」他属于「烦恼障」;后者增上慢声闻人属于「所知障」。有些人虽然没有证果,但也一知半解,自以为是,也叫「所知障」。相对而言,「新发意的菩萨」好教化一些。因为他没有「所知障」,好引导。
 
 
药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如来灭后,欲为四众说是法华经者,云何应说?是善男子善女人,入如来室,著如来衣,坐如来座,尔乃应为四众广说斯经。如来室者,一切众生中,大慈悲心是;如来衣者,柔和忍辱心是;如来座者,一切法空是。安住是中,然后以不懈怠心,为诸菩萨及四众,广说是法华经。

 
这里提出讲解《法华经》的人所要具备的前提,一般是指上品法师。上品法师要组建法会,于大庭广众广为宣扬。
如来室者,一切众生中,大慈悲心是:对一切众生你都以平等的慈悲心供养,不分亲疏,不分是恭维你的、赞叹你的,还是诽谤你的,你都发心度他。这个「大慈悲心」与法身功德相对照,万法都是「我」一个念。你没有这个法身功德,你不可能发大慈悲心。
如来衣者,柔和忍辱心是:这里与「解脱德」相对应。你解脱了没有?检查自己在逆境中自在不自在?你受人家赞叹自在不自在?受人家诽谤攻击,你自在不自在?你自在了,你柔和了,你解脱了,叫「解脱知见」。
有一位菩萨跟我说真奇怪,他现在想恨人都恨不起来了,这就是「解脱德」,这就是「柔和忍辱心」。你能忍吗?你能柔吗?你能和吗?这点很现实啊!我们要对照检点呐!我常讲,一个真正见道之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事情、任何人面前,他没有任何理由生任何烦恼,这就是「柔和忍辱衣」,这就是「解脱功德」。他心里总是包容别人,总是害怕别人生烦恼,总是害怕别人吃亏,他没有自己。
如来座者,一切法空是:这里与「般若德」相对应。禅宗以「空智」为般若,圆顿大法是「一心三智——空智、有智、中智」。境界现前的时候很快的一念:「一切的万法当下就是我,当下就是一个念」,这就是「一切法空是」。这几千年以来困惑着修行人,开口闭口「真佛无相」,那有相的是谁啊?「相就是性,性就是相」。怎么叫「真佛无相」啊?如果讲「无相」,「性」也没有了,《楞严经》叫「一假一切假」。他就不懂得「实相」:第一,无相之相;第二,有相之相;第三,无相无不相之相。他把三相只说为一相(无相之相),这个很可悲。
安住是中,然后以不懈怠心,为诸菩萨及四众,广说是法华经:成就了以上三种功德,你才会为一切众生广说《法华经》而无懈怠。菩萨应该做众生的不请之友,何况有请。有请必至,这是菩萨的义务。这样才能实现我们的宏伟大愿——把释迦牟尼佛万年末法扭为正法,弥勒下世前五十六亿七千万年灭法扭为正法,要靠菩萨发心。谁发了这个心,谁就能很快地登台说法,这是肯定的,力随愿来。你如果老是耿耿于怀自己一个家庭、一个单位、一个团体、一个事情,心量打不开,你不能入道。即使入道,你是口头禅,口头禅是不能摄受众生的,众生能听得出其中的法味。
我开始深入经藏的时候,好几年睡觉衣服都不脱,困了就睡,眼一睁开就看,就这样我还害怕我的寿命能不能成就我的道行。没有两全其美,只有权衡利弊。只问你想不想了生脱死?几十年的寿命转眼之间就没有了,你还不赶快回头?人命无常,你不要麻木不仁。你成就了道行,可以救度生生世世的父母儿女的生生世世;你成就不了道行,你今生今世的父母儿女的来世来来世怎么办?你自己怎么办?有人总是头头是道:「我家里有什么什么事……我现在不能来,我等将来能来的时候再来……」你将来有没有将来?即使有了将来,我怕你就更加不能来。越不能来就越不能来,越能来就越能来。当你来了以后你再回头看一看,一切顾虑都是多余的。你儿女前世修来一百万,因为你给了他五十万,所以他从其它地方只能得五十万;如果你只给他一万,其它地方也会补充他九十九万。他的福报是有定数的。而你多了这个事,不但没有增加他的财产,还增加了你自己的业障,是不是?你是情执。你应该把这个钱拿来救灾,拿来供养三宝,就有功德;你把为他服务的时间来学佛,就有了功德。这个帐怎么就不能算明白?
有些二三十岁的人要干一番事业还情有可原;那已经到了退休年龄,老态龙钟,你此时不修还等什么时候?你还图什么?要好好想一想啊!宣化上人讲:「叫他听经来也忙,无常到来忙也去」啊!你讲我忙,等黑白无常来叫你走的时候,你说:那不行,我家里还要怎么样怎么样……你敢讲吗?手铐一拉,当当一响,走!两条腿吓得如筛糠。凡夫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落泪;甚至见了棺材还不落泪。我还没有断气嘛!忙什么?
 
                                             
药王,我于余国遣化人,为其集听法众,亦遣化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听其说法。是诸化人,闻法信受,随顺不逆。若说法者,在空闲处,我时广遣天、龙、鬼、神、乾闼婆、阿修罗等,听其说法。我虽在异国,时时令说法者得见我身。若于此经忘失句读,我还为说令得具足。

 
这个「余国」是方便说,佛灭度以后在不在我这里啊?都在啊!
遣化人,为其集听法众:佛自己来安排,或者安排「化人」。「化人」,谁不是化人啊?哪个不是「从法而化」啊?当然佛还可以安排种种的「化人」。所以你们千里迢迢跑来听经,总以为这些人是张居士还是老姐等等等等,其实他们是不是都是化人啊?都是以种种因缘来听经闻法,在这个时空点机缘成熟自然就来了。
有一些化人,不开天眼看不到。凡是有法会的地方,天龙八部、诸佛菩萨都会在现场听法、护法、加持。我就遇到几个人,一边流泪一边说:「师父啊!我看到大殿上上下下的都是红红绿绿的莲华呀!佛菩萨都在这里啊!法会一开这两面的墙就没有了!全部打通了!」我们有一次在大殿拜忏,当智腿一软就晕倒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看到满大殿都是些鬼神在身边转来转去,还在抢位置。他当时怕,后来想想也就不怕了。
所以呢,有无量的众生在不同的法界,现出的光波不一样。地球人不能看到,但这些众生真实存在。别说讲经说法,我们就是在这里玩,他们在不在啊?都在。开了天眼,你也只能看到一定的空间层次。天眼到了佛眼才为究竟。其实我们在一念心明白「万法即是我」的时候,你就是在为一切的天人鬼神大众说法。只要你心动,天人鬼神大众他就有应。
我虽在异国,时时令说法者得见我身:这里又是个妙法。明白「如来藏」道理的人就是时时事事处处得见佛身。哪一法不是佛身啊?所以《法华经》难信难解啊!圆顿大法,大至佛刹,小至微尘,尽为一真法界。
若于此经忘失句读,我还为说令得具足:这是佛在冥中加持我们。想背诵《法华经》,你真正发了心,你就能背起来。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欲舍诸懈怠,应当听此经,是经难得闻,信受者亦难。

 
这两句偈颂至关重要。明白「一心三藏」,明白万法皆为一念所现,你就是「舍诸懈怠」,你时时、事事、处处都在精进。「应当」是感应道交,正当名分。否则你即使二十四小时念佛、拜佛、读其它经典,你就只是二十四小时;可是明白了「如来藏」的道理,你这一分钟、一秒钟、一念,你是无量百千万亿大劫在精进。这是不可思议!
 
 
如人渴须水,穿凿于高原。犹见干燥土,知去水尚远。
渐见湿土泥,决定知近水。药王汝当知,如是诸人等。
不闻法华经,去佛智甚远。若闻是深经,决了声闻法。
是诸经之王,闻已谛思惟。当知此人等,近于佛智慧。
若人说此经,应入如来室。著于如来衣,而坐如来座。
处众无所畏,广为分别说。大慈悲为室,柔和忍辱衣。
诸法空为座,处此为说法。若说此经时,有人恶口骂。
加刀杖瓦石,念佛故应忍。我千万亿土,现净坚固身。
于无量亿劫,为众生说法。若我灭度后,能说此经者。
我遣化四众,比丘比丘尼。及清净士女,供养于法师。
引导诸众生,集之令听法。若人欲加恶,刀杖及瓦石。
则遣变化人,为之作卫护。若说法之人,独在空闲处。
寂寞无人声,读诵此经典。我尔时为现,清净光明身。
若忘失章句,为说令通利。若人具是德,或为四众说。
空处读诵经,皆得见我身。若人在空闲,我遣天龙王。
夜叉鬼神等,为作听法众。是人乐说法,分别无挂碍。
诸佛护念故,能令大众喜。若亲近法师,速得菩萨道。
随顺是师学,得见恒沙佛

 
决了声闻法:就是对声闻法才有圆满的彻底的了解。明白了《法华经》,声闻法是不是《法华经》呐?
加刀杖瓦石,念佛故应忍:《法华经》是心地法门,「一忍一切忍」,什么东西都是我,其实讲到「忍」,就已经落入分别。
清净士女:是在家的修行人。
则遣变化人,为之作卫护:这个「化人」暗中都已经给你调理开。
若说法之人,独在空闲处。寂寞无人声,读诵此经典。我尔时为现,清净光明身:清净光明身,是令你能够把东西记起来,好像灵感爆发。你不要把「清净光明身」理解为:我怎么读《法华经》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佛现在眼前?这是错解如来义。
若忘失章句,为说令通利:并不是在耳朵里告诉你,是你自己想起来,就是佛在说给你听。
若亲近法师,速得菩萨道。随顺是师学,得见恒沙佛:最后这四句好好地观照。亲近讲解《法华经》的法师,其功德福报,殊胜不可思议。

已有162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