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印广法师:浅探王阳明心学(之一)

浅探王阳明心学(之一)
 
王阳明,本名王守仁。阳明之号,系其谪贬贵州,苦居岩穴,绝地观照,心有所悟而自号。
 
王阳明是中国历史上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伟人,后人评其为,集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于一身,融儒、释、道三家心学思想于一体的“全能大儒”。
 
阳明思想亦为日、朝、韩等东亚国家所推崇,乃至世界各国亦有所影响。尤为日本明治维新之思想基础,日本因之而快速崛起。
 
笔者研习王学未深,先有三点发现,就此提起,供大众辩证。
 
 
一、王阳明“谤佛”之真相
 
宋儒“谤佛”,众所知之。阳明“谤佛”,亦不乏人晓。
 
朱熹说,佛经“所言甚鄙俚”“其所言者,不过清虚缘业之论,神通变现之术而已。”“凡彼言之精者,皆窃取庄列之说以为之。”“吾儒唤醒此心,欲他照管许多道理;佛氏则空唤醒在此,无所作为,其异处在此。”
 
王阳明紧步后尘,“释氏亦务养心,然要之不可以治天下”,只是“一身之乐,一己之私”。“佛怕父子累,却逃了父子;怕君臣累,却逃了君臣;怕夫妇累,却逃了夫妇;……如吾儒有个父子,还他以仁;有个君臣,还他以义;有个夫妇,还他以别;何曾著父子、君臣、夫妇的相?”
 
初闻其言,为之一怔。依潜意识,本能反感。依显意识,亦难接受。然详审细察,明白其中原委,不禁由衷感叹:圣贤用心良苦啊!
 
 
1、阳明“谤佛”乃是否定不了义佛法。
 
王阳明说:“佛老之空虚,遗弃其人伦事物之常,以求明其所谓吾心者,而不知物理即吾心”。
 
其实,不了义佛法,何待阳明否定,又何待宋儒否定!
 
早在我佛世尊临终之前八年,特于法华大会,即已拍案而宣:“世尊法久后,要当说真实(法华说前,乃方便说也)……唯此一事实(唯法华为实教也),余二(法华之外三藏十二部经、一切法门也)则非真(权教乃至旁门左道也)……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义同上)……蠲除诸法戏论之粪(远比宋儒、阳明语大不恭)……”并严厉警告学人,不学法华者,“非佛弟子(一票否决)”,而高度赞叹,果断肯定“能持是经(指《法华经》),是真佛子(一票肯定)……是诸天人,世间之眼(从文字般若直接明心见性)”。世尊对自己和无量佛所讲的无量方便法之否定,言语尖刻、气势凌厉,远非阳明及程朱宋儒所能伦比啊。
 
再说,程朱理学与阳明心学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如此,本为揭示“万物一体”之宇宙真谛,而落到后人传承,只在“万人一体”上大做文章。釜底抽薪的宇宙观,降格沦为扬汤止沸的人生观。
 
难怪圣人言教如此苍白无力,致使千百年来,仁义礼智充实于耳,而杀盗淫妄风糜天下,终至战争、瘟疫、水涝、干旱,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啊!
 
究其根由,众生未能从根解结,未从根本上悟解圣哲经义,故此灾连祸结,枉受苦报。
 
是故,在文明空前的今天,遵照主席关于“要积极开展教义阐释,做好解经工作。注重宣讲最新的解经成果,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现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的指示,从“和”、从“利”、从“新”解释经典,勇敢地担当起彻法源底的圣贤之教,从根宣解圣经圣典,从本实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实乃我辈同仁义不容辞的责任!
 
历史使然,使命使然啊!
 
 
2、阳明“谤佛”实乃劝导众生利用“支点”,悟后进修,快速成就之妙法。
 
王阳明向佛门求法,跋山涉水、苦修苦参数十年,道没修得,弄一身病。在他眼里的佛法之路就是邪路。
 
在他悟道之后,有人问他:“你除了致良知外还有别的吗?”
 
王阳明回答:“除了致良知外还有别的吗?”
 
所以他常讲,自己后悔在佛门错用了数十年功夫。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这是王阳明在向人们开讲阿基米德杠杆原理了。以致良知为支点,万物一体为动力臂,当人当下一念为动力,足以当下颠覆千重迷昧(阻力与阻力臂)成智慧妙用,所谓“一灯能除千年暗”!足以当下推翻历劫业障成法身解脱,有量的业障阻力和阻力臂,相对于无量的正能量动力和动力臂,可以忽略不计啊!
 
其实在佛门里,圆人前七种方便法(人、天、声、缘、藏、通、别,所谓六度万行、无量法门)实为悟后进修的高级法门,却作为悟前苦修的法门,实在是天大的冤枉,纵修无量劫苦行也无济于事啊。如《楞严经》言“虽终日行,枉入诸趣”。
 
圆顿之法(第八次第)为减法修行,所谓“一念顿超、片言即证”,当下成就。
 
王阳明由自己的切身体会,力挺“明心见性”的重要性,变革朱熹客观唯心主义的理学,进一步圆融陆九渊主观唯心主义的心学,而为朴素辩证的知行统一论(亦可说知行合一论),兼批佛门不了义的盲修、苦炼、自了不了。
 
 
3、阳明“谤佛”实为唤起积极的人生观,做一个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修行人。
 
王阳明呵斥闭关的禅僧为“断灭种性”“断灭禅定”“簸弄精神,非道也”,批判“佛氏著在无善无恶上,便一切都不管,不可以治天下。”依照他从小的想法就是要当圣人,而当圣人,至少能够保境安民。
 
其实大乘了义之法,正是令佛门徒众,置身大众,入世修道。为大众击法鼓,吹法螺,雨法雨。上从国王官府,下至平民百姓,共沾法喜,甘露普洽。哪里是小乘罗汉及权教大乘,只知出世闭关、劳苦清修,只求自了啊!
 
修行人固须劳苦清修,但劳苦清修只能得人天福报,不能真实开悟、明理、了生死。
 
而且,人天福报是“三世冤”。今世修,来世享,后世尽。《法华经》、《楞严经》了义大乘,则为以道受乐,有个只言片语,一旦读懂、明理当下,即成永世解脱,证分证(或言分真)佛位,悟后进修,增上品位而成究竟、圆满之佛。
 
今人亦有视我佛门只为山野关房之事,连说几句尊崇国主、爱国护政、敬业从业之语,也要说三道四,实在匪夷所思。
 
 
二、王阳明心学之真相
 
诚如王阳明答问“除了致良知外还有别的吗?”
 
王阳明心学之精华正在于此。此良知,天生本具,不是有意为之。良知什么?良知“万物本自一体”。由此而引伸出“四句教”:“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此“万物一体”正合于《法华经》、《楞严经》一心三藏之义(详见《楞严经》讲义)。
 
此“四句教”正合于一实相印“三德秘藏”之旨。
 
“无善无恶心之体”,法身功德也;
 
“有善有恶意之动”,化身功德也;
 
“知善知恶是良知”,报身功德也;
 
“为善去恶是格物”,修德也。
 
前三功德,秘藏不露,乃先天本具之德。虽本具,非经佛圣指点,不能悟知。故说不从修得。
 
后四格物,乃后天修造之德。理上虽明,且证分真。不经修证,不能究竟、圆满。故说不修不得。
 
“致良知”、“四句教”、“万物一体”,如此斩得钉来、截得铁去!它不是如来藏翻版,又是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阳明心学基础——“万物一体”,作为布教立论的论据,乃依当人宿世根机与现生感悟而有。
 
所谓宿世根机,乃指前生前世,阳明即为大修行人。有个脍炙人口的公案:阳明金山拜佛,一路走来,似曾相识。路过一间关房,门上封条,锁生绿锈。王问其故?告言此房,五十年前,祖师圆寂,遗嘱后人,不得随意开此房门。王言:不随意开,非定不开。知事随顺,开门好奇!正面壁画之像,酷同自像无二。又见旁壁,立四句言:“五十年后王阳明,开门即是闭门人。精灵闭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
 
修行者,多生多世多劫累积也。我们不可以今生这一生一世的轨迹评价行人,不要以地位、声望来辩证法理,亦不可以所谓法脉传承、学历高低来褒贬人事。此世间人皆知之理,修行人岂可不知不守?
 
鉴于王阳明历劫修行、根机深厚,加之此生,仕途坎坷有如惊涛骇浪,艰苦生活几同茹毛饮血。贵州岩穴,绝地苟生,于中悟出宇宙真秘。于佛门言,虽非正修行路,而大根机之人,适逢稀有胜缘,万劫功夫,恒沙有一,也是顺理成章的。凡俗之人,倘遇绝地困境、绝望之际,往往也会明白很多道理。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是一样的道理啊。
 
 
而王阳明,绝地所悟,乃为宇宙人生真理!究其立据有四:
 
1、见人被欺,心生不平,人我一体也。
 
2、见畜被宰,心生不忍,畜我一体也。
 
3、见物被毁,心生不安,物我一体也。
 
4、见昼夜变,悟命不断,生死一体也。
 
此四论据,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总而言之,大根机人,即闻、即信、即悟、即证、即行。诸如尧舜禹汤、孔孟程朱、马恩列毛、雷锋王杰等辈,闻即解脱,成大用器。贤能之辈,拙其皮毛,亦能扬汤止沸,稍安人事。至于粗俗凡庸,鲜有能解,更鲜践行,乃至贬刺逆施。
 
非唯儒家,佛门亦然。一心三藏,天地昭彰。其义纵横,经纬十方。堪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真经宝藏,竟被后学束之高阁,藏故纸堆。而以方便、不了义法张扬天地;究竟、了义之法反至窒息难舒。
 
不过,阳明之说虽真,奈其论据浅薄,无由深究,较之佛法,似乎更易致人扑朔迷离,惑于正解。至于老子《道德经》、程朱理学又何尝不是如此。
 
今逢科学盛世、文明空前,从哲学、科学角度融通佛道儒马列毛等各宗各教,挖掘其中深义、真义、善义、美义,而行真实利国利民之行,几成唾手可得之势。至于当事当局之人能否抓住当下,因势利导,则非我辈等流所能拿捏,全靠各人因缘造化了。
 
 
三、万物一体之说
 
(一)佛家三转法轮
 
1、正转法轮
 
《楞严经》中,佛陀提纲挈领,“一切浮尘诸幻化相,当处出生,随处灭尽,幻妄称相,其性真为妙觉明体。……生灭去来,本如来藏,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真真如性”、“胜义中真胜义法”。正转法轮也。
 
 
2、劝转法轮
 
佛于楞严法会,通过与众弟子问答,依次对五蕴(色、受、想、行、识)、六入(眼、耳、鼻、舌、身、意)、十二处(眼等六入分别对应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而成十二处)、十八界(眼等六入分别对应色等六尘,而有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等六种识心,共成十八界)、七大(地、水、火、风、空、见、识)等二十五有(亦说为四科七大)分别辩证。
 
最后归宗,画龙点睛“皆如来藏妙真如性……随缘显现……循业发现”,“因缘和合,虚妄有生;因缘别离,虚妄名灭……离即离非,是即非即”(笔者于《楞严经》讲记有详细解释)。劝转法轮也。
 
 
3、证转法轮
 
佛于《法华经·方便品》言“自知当作佛”。复于《法华经·法师品》公布授记标准:“闻法华经一偈乃至一句……生一念欢喜心者,我亦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含菩萨佛记与圆满佛记)”,并于法华大会,进一步号令行人悟后进修,广行六度万行,与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不断提升品位,成佛圆满。亦于《楞严经》中以五十五位妙菩提路(细说六十圣位)历述阶梯。最后于《楞严经》末作惊天动地绝世之论:“……四重十波罗夷……能以一念……罪障应念销灭……成安乐国”。证转法轮也。(笔者亦于《法华经》讲记与《楞严经》讲记有详细解释)。
 
 
(二)阳明心学三转法轮
 
1、王阳明以“万物一体”立论,正转法轮也。
 
 
2、王阳明以四条论据为其“万物一体”作立论前提,并以“四句教”传世,劝转法轮也。
 
 
3、王阳明提出致知格物、知行合一、立功于国、立德于身、立命于民。并断言此即“内圣外王……天下万事都可谦虚,唯独这事不可谦虚”。内圣,自利解脱也;外王,利他圆满也,证转法轮也。
 
 
(三)笔者逗教三转法轮
 
1、正转法轮
 
千圣玉旨,万贤绝口,定论无二。我人等众,何能多嘴只言片语?所谓述而不作,唯遵祖训!
 
 
2、劝转法轮
 
时逢文明空前,科学盛世,一切理义学说,自应“水涨船高”,日臻完满。笔者受熏于佛陀救世之悲心,感慨于先圣“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壮志,不耻于人微言轻之嫌忌,借助于现代文明之机遇,恭对“万物一体”试作一番梳理,以此投石问路,或谓拋砖引玉。
 
 
(1)草木倘且枯荣不已,人为万物之灵,岂就一命呜呼?就个人而言,万劫万生、无量生生世世,虽形貌不同,身分有异,而其实质本同一人也。
 
当知,人有前世、今生、来生。
 
岂非如佛经典,性无生灭,随缘现生现灭、现不生现不灭?
 
亦有梦中之事,数日月年前之梦而其后者,竟为真实。
 
当知,过去、现在、未来之人、事、物、境,即为当下之人、当下之事、当下之物、当下之念。
 
又,梦中人事万千,岂非梦人一己变现?
 
当知,盘根错节、森罗万相,本同一人也。
 
岂非如佛经义,天地万法无非一人一念变现而已!
 
 
(2)水蒸为汽、凝固为冰。蝇蚕为虫为蛾。火熔铁为水,柴加湿火旺。地中百谷,而人食之,则为肉身,肉身腐烂,重归山河。情与无情,异即不异,人为万物之灵,岂不更为灵异?
 
当知天地万法,千变万化,而其实质本同一体也。
 
岂非如佛经义,六道轮回、人天升浮、情与无情、同圆种智,只在随心应量、酬业受报也。
 
 
(3)心之在眼能见,在耳能闻,在鼻能嗅,在舌能尝,在身能触,在意能思。
 
又眼见其人,而耳知其言,鼻知其香。耳闻音声而眼知其相……闭眼鼓掌,终不至拳打面额……人之六根,用中相背而性中相知;更知行住坐卧、生老病死,无非一心所现;功能之人则六根通用。
 
当知万物本同一体也。
 
岂非如佛经义,是诸法空相,无非如来藏妙真如性!
 
 
(4)动物克隆,猴羊之血,克隆猴羊。血非猴羊,何能猴羊?
 
当知有情无情本同一体。
 
又猴羊是一,血是无量。一血一猴羊,无量猴羊血,则无量猴羊。
 
当知一与无量,本同一体也。
 
岂非如佛经义,法身是一,分身无量!
 
 
(5)量子力学,波粒二象。粒为静止,波为动荡,动静一如,孰一孰二?
 
再于波前,若实无有,波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有此理乎?
 
若其必有,是必粒象。则成“以后为前”,认迹作本。有此理乎?能此事乎?
 
当知,客观存在,非必情见妄想。
 
岂非如佛经义,实相无相、真不可见、绝思议、离文字、非百相,却真实存在。
 
 
(6)琴弦箫笛,静则一寂,响则千曲,此响此静,即响即静。
 
又于电器,电无形相,在灯为亮,在扇则风,在音则响,在冷在热……本同一体。
 
当知所现之相可闻、可见、可知……,而能现之心、之寂、之电、之实却杳无所有。虽杳无所有,却真实存在。既杳无所有,岂能分裂?
 
既不分裂,本同一体也。
 
 
综上方便所述,尚须究竟了义辩证:
 
 
(7)佛门藏教圆融。
 
每个人都是一尊独立的佛,无量佛都是一个大家庭,名“万物一体”。如《佛说阿弥陀经》清净大海众菩萨,共组西方极乐世界。
 
 
(8)佛门通教圆融。
 
真佛无相,万法归空,是为一体。如《金刚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三心(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不可得,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如泡影。
 
 
 
(9)佛门别教圆融。
 
由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生不灭、无形无相的真如,生出有情无情、天地万法,一真与万有共为一体。
 
如《华严经》“若人欲了知,十方三世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又如弥勒唯识“从识性流出无量如来”。一个“造”字,一个“流”字,就成能所两立。此之一体即成相对之一体也。故判别教为次第三藏,但中道义。
 
比之藏教执相昧性,禅宗执性昧相,为大提升。
 
 
(10)佛门圆教圆融。
 
天地万法无非一念变现。
 
既曰变,岂可曰一?所谓无分别不妨分别也。
 
既曰现,岂可曰二?岂可无量?所谓分别不妨无分别也。
 
所谓天地万法者,心法、色法、有情、无情、是非长短、红黄黑白、善恶美丑……森罗万相,无所不包也。
 
所谓一念变现者,一者,真如之心也;念者,妄想识心也。变由妄心,现由真心。
 
既曰变,则妄心妄相即非真心真相,此妄心妄相即非彼妄心妄相。
 
既曰现,则妄心妄相即是真心真相,此妄心妄相即是彼妄心妄相。
 
如《心经》说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笔者更牵强为“色不异色,空不异空。数不异数,量不异量”,以此对接《华严经》“四无碍法界”。
 
《楞严经》说为“离即离非,是即非即”,笔者更附会为“离即在即,离非在非。在即在即,在非在非”,以此对接于《华严经》“四无碍法界”。
 
请恕笔者饶舌,于津要之处,稍为点拨:
 
(11)万物一体者,即非万物一体,是名万物一体。
 
(12)因为万物本是一体(无分别法),所以才说万物一体,否则,岂非错话?明此理,当下解脱,证菩萨自利功德。
 
(13)因为万物似非一体(有分别法),所以才说万物一体,否则,岂非废话?明此理,悟后度生,成菩萨利他功德。
 
 
3、证转法轮
 
(1)譬有一人,生局陋室。不唯狭小,且无门窗,其心固窄,又岂能亮。倘有一天,开门亮窗,心即大光。纵闭门窗,眼黑身局,心岂暗窄?
 
此即菩提不退之理,亦说为华开莲现。
 
(2)气球升物,必大升小。物喻定业,球喻心量。定业确定,心量无限!明如来藏,心量无穷。以无穷大之心量,升有限之定业定量,纵不欲为,其能止乎?此即带业往生之理。
 
(3)今以泳喻,非泳场合,其何能泳?若逢泳池,自成其事。当问:其泳技艺,成于泳池?非泳场合?此即比量功德之说。
 
圆顿大法,无修无证,义极于此。
 
 
感慨:
 
宇宙人生真理,佛道儒毛各宗圣哲,早有明理。
 
奈其后人,或于历史局限而成“去精取粗”,或于习气浮躁而作粗枝大叶,或于奸诈谗佞而事断章取义,或于愚昧天真而自浅尝辄止。
 
致使前圣先贤救国救民、经天纬地、釜底抽薪之宇宙观,沦变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扬汤止沸之人生观!
 
中有学人偶存疑窦,问津至理,即被视为“离经叛道”“妖言惑众”“疯僧邪师”……横加指责谤毁,乃至“围追堵截”,直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古今中外、天上天下,“传正法者命如悬丝、步若累卵;弄权巧者弹冠相庆、甚嚣尘上”。佛门悲哀、世界悲哀,孰过于此啊!
 
倘若地球公民,果真懂得一心三藏、阳明心学、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哪里还有贪腐、盗匪、战争?
 
离经叛道、逆天害理者,纵能上风于一时一刻、今生今世,何能上风于彼时彼刻、来生来世?纵能逍遥于世法之外,何能逃脱于因果之外?
 
法不徇情,三世因果,六道轮报,真实不虚啊!
 
真诚劝告佛门行人,坦诚相见,共担如来家业!
 
真义难弘,必须弘!忠义难行,势必行!
 
印广门清
 
2018.3.16
已有109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