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印广法师:如来藏筑基法——探讨中国特色佛教之二

如来藏筑基法——探讨中国特色佛教之二
 
印广法师 著
 
      如来藏一法,佛在《楞严经》有详细解释,复于《法华经》反复肯定,再于《心经》高度概括,而《阿弥陀经》则“奥藏”其理,“秘髓”其义!此如来藏,佛于余诸经典亦多所提及,然皆吹吹风而已,撩撩边罢了,何况恒沙经典,连如来藏之名也未提及。
 
      是故千年以来,或被束之高阁,而作观光之品;或被遗之角落,而成收藏之器;亦有将其偏说为空,雷同于金刚、般若之教。动辄诤讦,各不相让。更有甚者,斥之为伪经,谤之为邪法,口诛笔伐,横加封杀!强逞口舌之辩,竞作无益之劳!如是至简、至朴、至真、至实,闻即明白之理,竟成千古奥秘、十方之玄!本当无修、无证、无阶、无梯,当下成就之事,反落龟毛兔角、莫须之有!
 
      究其原委,未解《楞严》真谛,徒为隔山放炮之教;不明《法华》至理,枉作画饼充饥之事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马克思说,宗教是整个世界总的理论,它是包罗万相的纲领。今感马克思正言宣说之慨,更为习主席兴教救国、浩然正气所召!笔者不耻于人微言轻之嫌,笃信于真不能假之理,拟从哲学、科学、马克思主义乃至文化、非文化一切领域,就此如来藏之义,试作一番梳理。以期引起佛门同修共鸣,更期各级党政领导、诸山长老、人民大众慈悲指教!
 
      此如来藏,合说是一,分说为三。
 
      一者空如来藏。亦言无相之相。通常说为真心真相——真如自性,天然本具。
 
      《楞严经》说为“而如来藏本妙圆心。非心、非空,非地、非水、非风、非火,非眼、非耳鼻舌身意,非色、非声香味触法,非眼识界,如是乃至非意识界。非明无明、明无明尽,如是乃至非老非死、非老死尽,非苦、非集、非灭、非道,非智、非得。非檀那、非尸罗、非毗梨耶、非羼提、非禅那、非般剌若、非波罗蜜多;如是乃至非怛闼阿竭、非阿罗诃、三耶三菩、非大涅槃,非常、非乐、非我、非净。”
 
      《法华经》寓于莲藕中心之“孔”。
 
      《心经》明示为“五蕴皆空”之“空”。
 
      《阿弥陀经》隐为“阿”、为“旦”。
 
      二者不空如来藏。亦言有相之相。通常说为妄心妄相——天地万法,后天造化。
 
      《楞严经》说为“即如来藏元明心妙。即心、即空,即地、即水、即风、即火,即眼、即耳鼻舌身意,即色、即声香味触法,即眼识界,如是乃至即意识界。即明无明、明无明尽,如是乃至即老即死、即老死尽,即苦、即集、即灭、即道,即智、即得。即檀那、即尸罗、即毗梨耶、即羼提、即禅那、即般剌若、即波罗蜜多;如是乃至即怛闼阿竭、即阿罗诃、三耶三菩、即大涅槃,即常、即乐、即我、即净。”
 
      《法华经》寓于莲藕之肉及诸边孔。
 
      《心经》明示为“色受想行识”之五蕴。
 
      《阿弥陀经》隐为极乐世界依正庄严。
 
      三者空不空如来藏。亦言无相无不相之相。通常说为不二法门——若言其空,其性真实,能不变随缘而为万有,是故真空不空,空即不空;若言其有,其相虚妄,能随缘不变法尔一如,是故妙有不有,不空即空。
 
      《楞严经》说为“即如来藏妙明心元。离即离非,是即非即。”“性色真空,性空真色”。
 
      《法华经》中,月光三昧,黑白一月。
 
      《心经》明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阿弥陀经》,“临命终时”,断常一命!
 
      此三藏者,非并非纵,即并即纵。
 
      若言并者,三藏是一;若言非并,空与不空,及空不空,三相宛然。
 
      若言纵者,三藏是一;若言非纵,表有先后,及于中间,次第宛然。
 
      是故说为一心三藏,一心即三藏,三藏即一心,藏藏互即,万法互即。《楞严经》说为真真如性!以别于诸经真妄空有之说,而总括真妄空有于一心,分别天地万法于三藏。
 
      当知一心三藏、真真如性,说透了天地万法来龙去脉及其相互关系。无量法界,上自佛菩诸圣,下至天人鬼畜,旁及无情万类,总括为空与不空,及空不空,又及于身口意三业,无非真真如性,一心变现而已。
 
      或问:此真真如性,此一心如何变现三藏,变现无量法界?
 
      答:通常说为,真如不守自性,不觉一念而有无明,无明即法界。《楞严经》为引导众生,特开方便门,演说真实义!硬是从一心分化出真心,从真真如分化出真如,即空如来藏,亦方便说为第九识(白净识)。此识无形无相、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虽离一切相,却本具、自具一切法之性德。既如此,则万法之显现,只是时机问题,而且是随时随机。
 
      《楞严经》第四卷云:【因明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异彼所异,因异立同,同异发明,因此复立,无同无异。】
 
      概言其义,此空如来藏,有说为真心、真精、真空、第九识,有意无意“跑”(强说为生相无明)出一个“念”,即所谓【因明立所】,有说为业相无明。进而思惟,即所谓【生汝妄能】,有说为转相无明。至此三相无明,有说为第七识(末那识)。第七识与第九识,和合而为第八识(阿赖耶识)。无量第七识共一个第八识。七、八二识,亦合说为一念,亦说为见分、见精、见性、意根、投胎种子识。此念带妄显真,为真妄和合之心,亦说为半真半妄之心,以别于真心、真精、第九识与妄心、妄见、眼耳鼻舌身意六种识心;亦可强说为虚空,即所谓【无同异】,以别于真空与三维世界。此念执着思惟,而有无情色尘互相连带而出。《楞严经》说为一念坚相而有“地大”,一念润相而有“水大”,一念温相而有“火大”,一念动相而有“风大”。即所谓【炽然成异】,亦有说为相分。至此,第八识中“见相二分”崭露头角,“原料俱足”,则十法界中森罗万相、千变万化,只是随机而遇、随缘显现而已了。《楞严经》说为【而如来藏,随为色空,周遍法界】。
 
      众生迷惑,妄以色空“相倾相夺于如来藏”,故有轮回之苦,尘劳之相;佛圣在觉,以妙明元“合如来藏,圆照法界”,故而超越,成解脱乐。
 
      所谓【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念念相继而有时间,物物拉距而有空间,盘根错节而有万相……【以是因缘,世界相续】。
 
      无情色法与心念相互作用,而有各种生命体,即所谓【色心连持为体】【同异发明,因此复立,无同无异】。由明暗(色尘)、动静(声尘)、通塞(香尘)、恬变(味尘)、离合(触尘)、生灭(法尘)等六尘十二相【粘湛然之性】,而发见、听、嗅、尝、觉、知等六根,进而根尘相映、相结、相卷、相纳、相绞、相抟、相揽,而成眼、耳、鼻、舌、身、意等六体肉团,亦谓【色杂妄想,想相为身】。【以是因缘,众生相续】。
 
      由杀盗淫妄、贪嗔痴慢疑……无量妄想、习气,总为身口意三业,涉入人与人、畜与畜、人与畜乃至天、仙、鬼、神等众,旁及山河大地、风云雨雾、树木华草……此情无情界,千类万辈,常在争斗缠缚,彼此上下左右、是非你我。【以是因缘,业果相续】。
 
      此一心三藏,开方便门,示三相续,囊括了十方三世森罗万相、千变万化之来龙去脉及其相互关系。古今中外,各宗各教,各党各派,无数哲学家、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英雄豪杰、圣哲大贤,孜孜不倦、梦寐以求的所谓“真理”、“上帝”、“本性”、“本来面目”……直于此际,和盘托出!《楞严经》说为【因缘自然,义极于此】。【如是三种颠倒相续,皆是觉明,明了知性,因了发相,从妄见生山河大地诸有为相。】天地万法,无非一真之人一念变现而已呀!
 
      所谓“万法唯识所变,唯心所现”。
 
      识者,即报身功德——智慧妙用,机谋权变,出神入化。
 
      心者,即法身功德——性具真如,天然本具,原来如此。
 
      所变所现,即化身功德——人文万法,竖穷三世,量周沙界。
 
      既说为变,岂可唯一?十法界中,云吞雾绕,天堂地狱,同分别业,唯各自招。所谓“无分别不妨分别也”。
 
      既说为现,岂可不一?如来藏中,谁不是谁?心外无法,法外无心,唯是一念。所谓“分别不妨无分别也”。
 
      既说变现,则生何曾生?死何曾死?父何曾父?子何曾子?人何曾人?鬼何曾鬼?佛菩诸圣,六道正依,又何尝异?
 
      彻法源底,了义终此。情无情界,天地万法,无非一真之人一心变现而已! 
 
      纵讲第二义谛,无量劫中,一切众生,都曾多生多世互为父母儿女至亲骨肉啊!
 
      众生迷不自知,妄自执着,互不认亲,反相计较,乃至相害,故有轮转,枉受苦报!如人在梦,梦境万千,梦中人事,岂关他人,何关别事,无非梦人,一念变现!诸佛出世,良苦用心,无非劝导,迷蒙等辈,醒梦归真!
 
      试问,倘若地球公民,人人明于此理,个个晓于此义,何来人我是非?怎会兵连祸接?
 
      该是地球人觉悟的时候了!
 
 
 
      饭僧印广
 
      2015.1.19于海口
已有198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