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慈父——印广法师

慈父
 
印广法师
 
 
 
      明天又是父亲节。世间所谓“严父慈母”,我则不然,“慈父严母”哇!
 
 
 
      儿时印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曾与房属一小表叔撕打一场。人家小我一岁,是我耍赖。其父拉架,无意碰伤我脸,再三招呼、安慰,也未能免父亲上门一顿吼闹,连我奶奶“佘老太君”也即披挂出阵(可不是袁门斩子啊)。再三劝阻不住,真是虎毒也护儿啊!他们只知心疼儿犊,却不理会我心愧疚,那可毕竟是我舅爹呀。
 
 
 
      唉……这世界上有几个曾父,又有几个孟母啊!
 
 
 
      我在县城读书,父亲带我下馆。一盘冷切肥肉(惭愧!当时迷中啊!),让我狼吞虎咽一扫而光。儿子吃得高兴,父亲陪得开心。回来还在母亲面前讨好“儿子能吃,不是孬种”。母亲问我“也没给你老子吃几块?”我回母亲“他说在他战友那里肥逮了”。母亲粗言相骂“人家饭不得变屎!他肥逮个屁!他个下台干部,谁还看得起呀!他哪回子不是空着肚子回来喝粥?”言讫泪下……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一至如是啊!
 
 
 
      令我不解的是,父亲对于儿女可谓一往情深,时不时对着我们“傻笑”,“憨笑”。每每告戒母亲“我不在家时,不准打伢儿啊”。母亲呢,打骂儿女,虽非家常便饭,却也不乏其有。而遇父母交兵打仗之时,我们姐弟四人总是不约而同、旗帜鲜明,一致对父!父亲本就无心恋战,还要防着踩伤儿女。
 
      更令我不解的是,父亲他老人家,大人大量,从不计较我们,更不寻机报复。战后还是宠爱有加!还经常训戒我们:“待父亲可以马虎,待妈妈绝对不可!”
 
 
 
      父亲一生坎坷,爱憎分明。虽遭贬斥罢黜,时或愤慨昏官,对党和政府却忠心耿耿。偶见一些战友官员总因待遇不平(有的也是替我父亲鸣不平)而骂上怨上,父亲背后感慨万分:“没良心啊,吃共产党的,穿共产党的,用共产党的,还骂共产党,不在人伴里数哇……”
 
      父亲天性乐观、通达。很少生病。照顾我母亲一辈子,好吃好喝都是先顾足母亲。却先母亲而去!谁想他一病不起,前后才几个月。医检时已是骨癌晚期。
 
 
 
      八十年代中期,中国大多数人勉强温饱。父亲被罢官,连累姐姐姐夫被罢教。我弟兄俩几间破屋随时可能倒塌。我家成了全村最后一户等待拆迁的人家。我当个豆豆官,成了全家唯一的贴补。哥哥出力,我出钱。我按月薪三分之一供养父母。出差费里刻苦自己的一点私房钱还要给外甥念书。此外更无余财。
 
      我们没有勇气向人借钱,也根本借不到钱。没有能力让父亲在医院里度过余生(这是乡人视为体面、孝顺的象征。我母亲逝世时,连棺材都买不起,用的是缸葬,这是后话了。而此二事,竟然也赢得了亲朋邻里的同情与理解)。只好含悲忍泪将父亲从医院接回,自己当医生。在破漏的住房,兄弟俩轮流陪他睡觉,为他输液、按摩……当父亲闭上了双眼,我们顿感天旋地转,酷似天涯飘零的孤儿。
 
 
 
      每思及此,我心呜咽,热泪盈眶!眼下这人天两隔,慈父哇,您在何方?
 
      上苍悲悯,加被来世,我们再做一次父子吧!儿子要偿还这笔深深的罪债……
 
 
 
      仅以此文供养普天之下生生世世之父母尊长!
 
 
 
      饭僧印广门清泣笔
 
 
 
      2016.6.18
已有141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