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父亲节,想父亲——纪念父亲 印广法师

父亲节,想父亲
 
——纪念父亲 印广法师
 
 
 
《报父母恩咒》:南无密栗多,哆婆曳娑诃
 
 
 
读音:
 
 
 
南(na)无(mo)密(mi)栗(li)多(duo) 哆(duo)婆(po)曳(yì)娑(suo)诃(he)。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十月三年,怀胎乳哺;推干去湿,咽苦吐甘,才得成人。
 
 
 
      我的父亲是个下台干部。当过乡长。1958年的中国大刮共产风,大搞左倾冒进。麦苗已长齐膝高,上级下令砍麦植稻。他不但不服从,还顶撞犯上!落了个撤职罢官,害得我们全家受苦。尤其我这个从小虚荣心强的孩子,看到人家干部子弟神气活现,想想自己穷困潦倒,连女孩子来讨好都没有勇气接受!他倒好,从来不知反省自己。当官的老战友钱物被窍,他还幸灾乐祸:“哈哈!谁也偷不到我!我全部的财产都穿在身上”终于有一天,我瞪父亲有晌,父亲似乎觉察到什么,逼问:“怎了?小乖!”我再也压抑不住一直纠结在心里的委屈:“父哇,你要是还在台上多好哇!”见我抽泣不已,父亲拥我久久竟没讲出一句话来!我知道伤了父亲的痛处。从此再不敢提及。
 
 
 
      有件事,几乎成就了我一生的品格。父辈朋友一起,天南海北瞎聊。说到动情处,难免有人情不自禁,乃至跃跃欲试!父亲出来压场:“人打我一拳,我呼呼大睡;我打人一拳,我三天三夜睡不着”语出惊人,众皆哗然。儿时的记忆竟成了我待人接物的座右铭。
 
 
 
      父母是同龄人。父亲活了77岁,母亲活了82岁。父亲一生只病过几天。母亲从生我前八年就生病,几乎病了一辈子,父亲服侍她一辈子。在那个不得温饱的年代,有点好吃食,父亲先把我们哄出去玩,再给母亲弄吃。其实我们都心照不宣。大家都有一个强烈的心愿 : 让妈妈吃得安心,病一定就好!我们不能没有妈妈 ! 妈妈还竟然活到82岁 ! 而可怜的父亲含辛茹苦一生,却先母亲5年而去 ! 我对父亲说过:父哇!你好好服侍我妈!将来我把你抱在怀里养!父亲乐不可支摆大话:我才不要你养!转而又一本正经训诫于我: 不过任何人不可以对妈妈马虎的! 在父亲弥留之际,我跪在床前承诺了父亲的遗嘱 : 母亲脾气古怪,与他人难以相处,又不愿离乡背井。父亲要我仿效古贤,辞职回乡终养母亲 ! 我瞒天过海,辞了豆豆官,抛妻弃儿,平民回乡孝养老妈头尾五年。此点孝心倒也感动了妻子,并得到岳母家的谅解与包容。本该夫妻白头到老,遗憾的是在此期间我已一头钻进了佛法!并最终遁入了空门!
 
 
 
      掂量此生,于国未能全忠。于家有亏孝道。于室漏于仁爱。幸入佛门,直以无缘之慈,同体大悲,施报于生生世世普天下之父母儿女等辈!阿弥陀佛!
 
 
 
      饭僧印广  哭笔泣书于太原观音寺
已有120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