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印广法师:母恩

母恩
 
文/印广门清法师
 
 
 
      一年一度母亲节,不日将至。童年稚趣,历然眼前。是流年的精雕?还是深情的细琢?怎得如此般逼真,动人!蓦然间泪流满面,不能自己!心底默不住声地呼唤,我的亲娘……
 
 
 
      五十年代,南国水乡。大塘小沟,星罗棋布。其中大人小孩,岂有陌水之理?时年5岁,哥哥长我一岁。哥俩弄水闹腾,母亲岸上招呼“小乖,老子回来了”。父亲每次出差,回来必有糖块。哥俩冲出水面,直扑妈妈怀里……哥俩小手被捏一处,屁股上啪啪有响,疼得两“乖”哇哇呼叫,直待招认再不,方才罢手。还又严令,不准上告“慈父”,而她自己,却又时不时的自夸,怎么怎么足智多谋。
 
 
 
      二年级时,要缴学费。我从家中“偷”出,母亲边追边喊“那是买煤的钱”。我边逃边叫“学费要不要交?”她紧追,我紧跑;她慢追,我慢跑;她停下,我回头。知她追不上,落得我发狠“哼!今天你要追上我,我就是你养的!”母亲捧腹大笑,笑得眼泪哗哗“啊,要是追不上你,你就不是我养的?”……
 
 
 
      我是全家最小,故被宠为至宝。大人投亲访友,我必胡搅蛮缠。出门上路威风凛凛,回家路上装孬耍懒。一声不吭,就地入定。大人走到老远,方才发现丢人,回头把我背走。竟有那么一回,恰只母子二人,她说背不动,我耍赖不走;她瞪眼皱眉,那意思“我就不背,看你走不走”;我若无其事,那意思“我就不走,看你背不背”。久久相持不下,瞌睡来了枕头,一位远房爷爷“如获至宝”,背回了“无赖”……
 
 
 
      十四岁时,考入初中。离家十多里路。每逢周末回家,母亲必在檐下,远远顾盼,招手;我呢,立马脚底生风!电视剧里,哪有如此母子连心……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哇……这周末一幕,从无休止……
 
 
 
      我从小就“辩才无碍”,在父亲前从不敢吭半句声言。在母亲前直耍威风。她不饶,我不依,家里人也“幸灾乐祸”,看她“笑话”。直到她哭了,我才跪下抱她膝盖,哄她高兴……这类闹剧,常常上演。回想起来,令人啼笑皆非。
 
 
 
      华年如水,我鬓已秋。慈母离我,十年有六。如今母子,天各一方。
 
      亲娘啊……您在哪里?夏日炎炎,难消孽子一腔凄凉;凉风丝丝,何解孤儿满腹郁结!亲娘啊……您在何方?
 
 
 
      再以此文供养我生生世世的父母尊长!
 
 
 
      饭僧印广
 
      2016.5.6哭书于南阳
已有150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