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讲记 >

印广法师开示:如来十号(修订版2015)

如  来  十  号(修订版2015)
 
印广门清法师开示
 
佛:就是如来十号——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这十种佛号高度概括十法界上至诸佛菩萨,下至天人鬼畜,旁及山河大地、树木华(同「花」)草、风云雨雾、香甜苦辣、是非长短,我们耳闻目睹身受乃至不闻不受、感觉不到、意识不到的那些无形无相的一切万法,其本来面目都在这十种佛号内。
 
 
先看「如来」。曾经有些同修问:「师父,是如来佛大?还是阿弥陀佛大」?那么,「如来」是一切诸佛的通号,「阿弥陀」是别号。阿弥陀佛也叫阿弥陀如来,释迦牟尼佛叫释迦牟尼如来,这是方便说。究竟说,没有哪一法不是「如来」——天如来、人如来、狗如来、猫如来、泥巴如来、风如来、雨如来。万法无非从「如」而「来」。注意!这就是讲石破天惊的大法!能够受持《妙法莲华经》者,是阿惟越致菩萨,是如来使,是大菩萨从佛土再来。那为什么都是从如而来?我们没有必要讲狗是怎么个如来,猫是怎么个如来,香蕉苹果怎么个如来,那是分别法的无量法门,圆顿大法不是这样。无量的次第,无量的等级,无量的万法,我们可以成就于一生,成就于一时,成就于一念,就看你的悟性高低。
 
 
我们首先采取打官腔,讲口头禅的方式来讲述「如来」二字。「如来」就是最高度概括、体现圆顿大法「一心三藏」的功德智慧。所谓「一心」就是我们的一个念,这一个念当下就是十法界万法。所谓「一念」就是「不二法门」。怎么「不二法门」?拳头跟手掌当下是不是一个本体?你说它是一,它有两个相,拳头相和手相;你说它两个东西,是不是一个本体?说不二法门,是对二说不二,这就是一念。大家片面地来体会下一念。在没有开口,没有睁眼,没有动脑筋的时候,有没有一个东西——它通过嘴巴能讲话,通过眼睛能看,通过耳朵能听,那么它有没有形相?没有。一旦有了形相,它就变成脑子在思维,眼睛在看。每个人是不是都有这一个念啊?既然这一个念没有任何形相,也没有任何味道,什么也没有;那能不能分你的念、我的念、他的念?不能分。既然不能分,是不是整个尽虚空遍法界就是这一个念呐?那当我这一个念变出了眼睛能看,变出了耳朵能听,现出了人相、鬼相、牛相、马相的时候,这一切的相当下有没有离开这个念?是不是当下还是这个念呐?比如说拳头是一个念,变成了这是什么(打手势)?这是锤子,锤子当下是不是拳头啊?当下是不是这个念啊?那反过来讲,我的拳头没有变现锤子的时候,拳头当下是不是锤子啊?打官腔来讲:一念就是三藏,三藏就是一念;一念就是无量法,无量法当下就是一念。拳头变成锤子、剪子、扫把、木排、兔子的耳朵,五个指头代表无量的指头,这无量的万法当下是不是一个拳头啊?是不是一个念啊?既然都是一个念,锤子也是你,剪子也是你,扫把也是你,那锤子当下是不是剪子啊?剪子是不是扫把呀?人是不是鬼?鬼是不是苹果?苹果是不是茶杯?茶杯是不是释迦牟尼?释迦牟尼是不是猪八戒?诸佛出世就是要讲这个法。
 
 
这是总体上讲一念,那么我们再分开来讲三个如来藏。一切有形有相的万法——诸佛菩萨、天人鬼畜、泥巴瓦块、风云雨雾、香甜苦辣、是非好坏长短、能看到、听到、想到、能分别出来的一切东西,都叫有,都叫相,这叫「不空如来藏」。
 
 
那么,在无始之初——无始是真实说,之初是方便说。当这个十法界没有一尊佛,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动物,没有一个植物,没有一块泥巴,没有一片风,没有一滴雨的时候,连这个虚空都没有,那个无始之初就是一个灵体,就是一个人,就是一个念存在。你不要问这个灵体什么时候来的,从哪里来的,这叫「法尔如是」!它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不是后来才有这个样子。无始无终,连现在都没有,它就是这个灵体;什么形、什么相都没有,可是它是真实存在;虽然什么形什么相也没有,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它就是十法界万法。打一个不确切的比方:我们在这里,知道自己有多少家当,是不是?沙发、席梦思、电脑、电视、小轿车,还有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想是不是都有?但你现在能不能拿出来给我看一看?虽然拿不出来,是不是在你心里?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打这个比喻。我们当初这个念就是真实存在,什么都没有,它就什么都有,这叫「真空」,而不是虚空,也不是断灭空——断灭空连虚空都没有。注意,这是打官腔、讲口头禅。这个无形无相真实存在的东西,我们把他方便说为「0」,方便说为「原始佛」,方便说为「空如来藏」。
 
 
第三个如来藏至关重要。前两个如来藏,在藏教、通教、别教都分别从各自不同的境界能够有所觉察。这第三个如来藏是圆顿大法最高境界,叫「空不空如来藏」。它究竟了义,即空即有,非空非有。非空是对空说非空,非有是对有说非有。实际上讲「空不空如来藏」,它已经把「一心三藏」次第圆融在一起。看上去是讲三个如来藏,其实它就是一。所以圆顿大法讲,非一非三,即一即三。我下面还要打比方。为什么许多人对「如来藏」大法听不懂,认为是在听天书啊?关键在于讲法的人流于讲口头禅。
 
 
现在我们把三个如来藏与佛法中所涉及到的一些名相概念来对应。不要忽略打官腔、讲口头禅的作——它可以帮助我们提起正念,提起观照;以此为前提,再结合日常生活来打比喻。
 
 
与「性」和「相」对照:不空如来藏是「相」,空如来藏是「性」,空不空如来藏就是「性相一如,性相不二,即性即相,即相即性」;
 
与「理」和「事」来对照:不空如来藏是「事」,空如来藏是「理」,空不空如来藏就是「理事圆融,理事不二,理事一如,即理即事,即事即理,有其理必有其事,有其事必有其理」;
 
 
与「空」和「有」来对照:不空如来藏是「有」,空如来藏是「空」,空不空如来藏即是「有空不二,即空即有,即有即空」;
 
 
与因缘法来对照:不空如来藏是「随缘」,空如来藏是「不变」,空不空如来藏就是「不变随缘,随缘不变」;
 
 
与「阿弥陀佛」来对应,不空如来藏是「弥陀」,空如来藏是「阿」,空不空如来藏就是「阿弥陀」,「即阿即弥陀,即弥陀即阿」。
 
 
用拿手好戏来对照:不空如来藏就是手掌,就是锤子、剪子、扫把、木排、兔子的耳朵……可以这样变,可以那样变,空如来藏就是一个拳头;以做梦来对照,不空如来藏就是梦境,空如来藏就是梦人,空不空如来藏就是梦中佛事,梦境即是梦人,梦人即是梦境。
 
 
第三个角度,用智慧来思维观照「一心三藏」。当十法界万法由我们无形无相的那个灵体变现而有以后,万法当下有没有离开那个一念?没有。既然没有,在一切的万法没有现前的时候,那个无形无相的一念,有没有离开有形有相的万法?不仅没有,而且当下即是。打个比方:我现在讲「一二三」,耳朵能听到声音,眼睛能看到字形字相,头脑能想到字义,那声音、字形、字义,就是不空如来藏,这就是有。那么,我在动脑、开口之前,「一二三」在不在我心里?在心里。虽然在,它有没有任何形相?绝对没有。只要有一点点点点,就已经变成了不空如来藏。虽然没有任何的形相,它是真实存在。没有它,你想不起来,讲不出来,这就是空如来藏。同理,当我讲出了有形有相的「一二三」,当下是不是那个无形无相的真心?当下是不是不空空?不空空是不是就是空不空?再想,在我动脑想、动嘴讲之前,那个无形无相的真心是不是我后来讲的有形有相的「一二三」?空后面就是不空,是不是空不空?这是不是三个如来藏?
 
 
再打一个比方:舒拳(无形无相的空如来藏)为掌(有形有相的不空如来藏),掌未生而拳未灭,眼见掌而心见拳,则为见性,即在相见性;收掌为拳,掌未灭而拳亦未生,眼见拳而心见掌,则为明心,即在性见相;此即「明心见性」,即「无生法忍」。
 
再用一只气球手套(医用橡胶手套,吹起至满)开示:尽虚空遍法界,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的万法就是这一只手套,这就是「一心三藏」。里面的空表真空,它无形无相,注意,如果是木头手套、铁手套、铜手套,不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因为气球手套里面有一个空性。从理论上来讲,气球手套是不是可以现出无量的手指头(此段看视频容易理解)?太阳、月亮、星星、树木华草,是不是在这里(手套空性)啊?是非长短、香甜苦辣是不是在这里(手套空性)?都在。昨天、今天、明天是不是在这里(手套空性)?1+1=2,3+3=6,考了100分在这里(手套空性),是不是?1+1=9,3+3=8,错了,考了0蛋,是不是也在这里(手套空性)?既然都在这里(手套空性),那么任何一法,无名指是释迦牟尼,他是不是一个法人代表?食指是一个猪八戒,他是不是法人代表?1+1=2,考了100分,它是不是法人代表?3+3=8错误的,搞了个0蛋,它是不是也是法人代表?有没有哪一个不是哪一个?因为万法都是这一个念变现出来的。你如果讲3+3=8错了,这不是我,那把这里(手套空性)一破,那其它的还能不能存在?万法都是一个念之所变现。
 
 
05年我到山西阳曲县传法,一位69岁的老居士向我请法。他说:「师父,有一件事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有一天晚上我按照墓林僧划道道,念阿弥陀佛念到9点多,清楚明白。老婆回来叫了一声,黑咕隆咚的你在干什么?然后我两个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了,而在此之前清楚明白。」所以,白天黑夜都是假的。翻译《妙法莲华经》的鸠摩罗什大师,七岁随母到寺庙拜佛,自己把一个千斤宝鼎一只手拿着玩。其他人看了惊叹不已:「这个千斤宝鼎我们十个人都抱不起来。这个小孩力气这么大呀!」他头脑里有了重量的概念以后,那个宝鼎唰地一下落地,两手再怎么样推,纹丝不动。七岁的鸠摩罗什当下开悟。连白天黑夜、轻重多少,都是我们在打妄想。我们自以为这是一个肉团,要吃好玩好……可是《楞严经》里讲的菩萨在禅定中,火头金刚修火观,在定中这是一团火;月光童子修水观,在定中变成一滩水;琉璃光法王子修风观,在定中变成一股风;虚空藏菩萨修空观,在定中肉团身就是一个虚空,什么也看不到。五百个阿罗汉跟他对话:「虚空藏菩萨,我们听得到你的声音,看不到你的人。为了表示你的存在,我们每人供养你一件衣服,请你收下。」虚空藏菩萨说好吧,当下五百件衣服不见了。还有些歪门邪道修牛观、马观、孔雀观,最后就变成牛神马神,是不是?心法不可思议。学佛,就是要否定错误的知见。在明心见性之前,我们不可以相信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把阿罗汉、辟支佛那个天眼、那个慧眼说成是肉眼,而大乘菩萨肉眼当下即是佛眼。阿罗汉、辟支佛都不知道自己这个肉团是怎么回事,他可以证到人我空,而不知道一切万法的来龙去脉。
 
 
围绕这个手套,我们继续说明。一切的诸佛菩萨、天人鬼畜、泥巴瓦块,按照圆顿大法讲,一粒微尘、一根草芥、一根草丝、一片草叶,尽足为一真法界。这个法不得了,石破天惊啊。一粒微尘,一棵草,它当下都是无量佛,无量菩萨。这(食指空性)就是一根草,释迦牟尼佛在这里(中指空性),释迦牟尼佛是不是它呀?阿弥陀佛是不是它?它具足一切。那妖魔鬼怪是不是也是它?那么我们现在就要解决一个问题,既然没有哪一个不是哪一个,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在这里(中指空性),他得到了大自在、大解脱?为什么猪八戒在这里(小拇指空性),它却不自在?为什么泥巴瓦块在这里(大拇指空性)?是释迦牟尼佛出于贡高我慢——只允许我成佛,你们这些东西只能做凡夫,是不是?是不是牛魔王(无名指空性)出于嫉妒——我牛魔王还没有成佛,你那个猪八戒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成佛?是不是啊?都不是。成佛成菩萨,上天堂下地狱,命自我立!释迦牟尼佛为什么得到自在解脱?他是回光返照往内看,一看气球手套里面通的,所有的法都是我啊!就这一点,他心里明亮了。那么猪八戒是往外看,是不是?这是牛魔王,那是白骨精;这是释迦牟尼,那是沙僧、孙悟空;这是我老猪……他不承认整个的这些东西是他,只认为这个东西(小拇指)是他。所以他把万法与自己障碍起来,叫做「自私其小」——自己主观武断私自地认为自己小。其实它小不小?一点也不小。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解脱?我们只执着于名闻利养、豪车别墅、金钱美女,父母儿女是我的,这个肉团是我的——总是在形相上执着。明明这一切的万法都是自己,他当成别人,在《楞严经》讲,这叫「认己为物」;可是他又把这个物(色身)当成自己,这叫「认物为己」。做圣做凡,一念迷悟。如果我们现在已经从理论上明白了并且深信不疑「一切的万法都是由一念变现出来的」这个道理,也就如印光大师所讲「法华奥典,妙冠群经,闻即往生,位齐等觉」,我们在最后来点明为什么祖师大德这么讲;《法华经》讲,受持一句《法华经》,生一念欢喜心,蒙佛授记;《楞严经》讲,「知妄即真,当业轮转」。「当业轮转」就是讲当人业轮转为人,当鬼业轮转为鬼,当佛业轮转为佛,轮转为菩萨。什么是根本业?意业。言为心声,行为心使,身为心役。所以在法华会,在楞严会,在莲池会,菩萨听闻佛法,不用离开讲经堂,不用离开板凳,当下成就。
 
 
我们再用莲华法来开示「如来」。莲华在华开的同时莲子现前,叫「华开莲现」。并不是说我们往生的时候,阿弥陀佛派莲华来接我们,一到极乐世界华一开,阿弥陀佛就跟我们握手……不是那回事,它是表圆顿大法的修行次第。如来如来,即如即来。《法华》《楞严》的精髓就是讲一个「如来」,就是讲「如是我闻」。所以佛在灭度之际对弟子们交代,所有经典第一句话用「如是我闻」,就是表明——明白了「如是我闻」,万法都是《妙法莲华经》,都能成就;如果不明白「如是我闻」,万法都不能成就。所以这个「如来」,是整个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万法的总纲领,万法无非一个「如来」。
 
 
第二种佛号,叫「应供」。常见的解法说为,佛是十法界一切众生之父,理所当然应该得到十法界众生的供养。这种解法如果用来让众生与佛法结缘,培养众生对佛的恭敬心,有它的功德。讲到究竟义,「应供」就是讲因果报应。众生应自己的身口意三业,而受其报应。就这么简单!万有引力是不是讲一切的万法相互之间都有吸引力?这个法妙啊!这个法我们把它契透精神,你要修什么?你时时事事处处都在道中。
 
 
我们先从有情的角度来分析这个「应供」。现代心理学懂得,人与人之间存在心电感应,那佛菩萨之间不言而喻。你说我们怎么想,佛菩萨知道不知道?可是佛菩萨怎么想,我们知道不知道?我们是知而不知。你是装糊涂而已啊!到底是谁在感应,要明白,就是我们的第七识。如果说同修、亲朋好友相互之间有些隔阂,有些误解,你有时候浑身是嘴都讲不清,越讲还越糊涂,越讲误解越大;这时不妨换一个方式——你只管心里暗暗地对他生欢喜心,天天为他祈祷,乃至把他的照片高置于净处,或者立上吉祥牌位,在家里礼拜他,要真心诚意的。一年半载以后,你莫名其妙地真欢喜他,他也真欢喜你!我刚剃度的时候,几个师兄弟说:「印广师啊,你咋不去亲近亲近师父啊!」因为我从小喜欢关起来门来读书。我说:「我亲近师父干什么?认真修行,就是对师父最好的亲近。」然后我跟他们开玩笑:「你们觉着师父最喜欢谁?」他们不作声,我知道他们不会讲师父最喜欢他们,也不会讲师父最喜欢我,我说师父最喜欢我。他们哈哈大笑。意思是你这个佛呆子,师父还喜欢你?我们都不喜欢你这个东西。有一次也活该他们现报,这是讲笑话啦!一个师兄对师父说:「印广师住的那个楼上还有五六个房间空在那里啊!给我一个房间吧!」师父想都没有想,说:「不行!他是一个真修行。你们不要去干扰他!」他们一下心里凉了半截——我们天天陪着师父,倒变成一个假修行。我原来供养了两部经典在办公桌上,一部《法华经》,一部《楞严经》。《法华经》是大厚本,《楞严经》是小本。我这么想了一下:这一高一矮太不相配了,如果两部经典一样大就好了。好,大概半个月以后——我从来没有提过——师父从新加坡给我带了一部《楞严经》,跟《法华经》一样大小。这是不是心电感应啊!为什么我跟我师父之间能够心电感应?因为我从剃度开始,就是带着感恩之心,感恩师父给予弟子法身慧命。当时我并不了解师父,如果师父有道行,我种他的福田,是不是?如果师父没有道行,我发愿度化师父。每天在临睡之前,我到现在都是这样,一定要称颂十方诸佛名号,最后加一句「南无剃度恩师上界下让大和尚」!这是弟子对师父应有的恭敬心。
 
 
人与人之间能够这样,那人与畜生之间呢?南昌起义失败以后,刘伯承带着两个警卫员逃跑到深山老林里,看到一只老虎,刘伯承讲:「没有关系,我们只要镇定自若呆在这里,老虎不会伤害我们。」果然,老虎看看他们就走了。如果心生恐惧,产生敌对心理,老虎非要来拼命。一定要知道,我们这个心一动,就有一种信息,有一种光波向外发射,所以叫命自我立。我曾经在一家地区肉联厂当厂长,有一次到副厂长家里,我把房子后门打开了,在院子里洗手,那么高的大狼狗欢喜地过来,我还摸摸它的头,他夫妻两个吓一跳。他们说:「它没咬你啊?这个狗可厉害了!人在外面走路,听到脚步声它就要叫,怎么没有咬你啊?」为什么没有咬我,知道吗?我那时已经是吃斋念佛了,与世无争,这个骗不了天地鬼神。如皋市朱局长家里养了一条哈巴狗,他儿子回来狗都盯着咬,叫唤不息。我第一次到他家里去,它跑到我身上来还跟我亲嘴,抱住了我。后来我带了几个弟子到他家去过,都是来跟他们亲热,舔手舔脚,转来转去的……这是不是心电感应呐!应供应供,这个法很妙啊!
 
 
人与动物、有情是这样,那与植物呢?也是一样啊!国外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取两棵树:对一棵树天天拳打脚踢,用恶语攻击、诽谤;对另外一棵树用善语加持,给它浇水。再通过仪器测量,发现每次走到吉祥加持的树那里,它的信息非常温和;走到受到伤害的树旁边,信息非常糟糕,那棵树直抖。我以前在无锡工商联与一些企业家交流,提了这个法。我提议从华(同「花」)市去请一棵文竹,每天跟它沟通:「文竹,我们交个好朋友怎么样?我最喜欢你啊!我的心肝宝贝啊!白马王子啊!」嘴巴讲也行,心里欢喜也行,一个礼拜以后你会发现,文竹一见到你就会点头微笑。有一个朱总回去就跟他的儿子说好,善语善念加持,结果每一朵华都跟他们点头,他惊奇不已。
 
 
总而言之,包括无情,没有哪一法不是应供。感兴趣的,自己回去做一个实验:在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里,用线悬一个铜板,办法是一样的,一个礼拜以后,那个铜板一看到你就会摇头晃脑;或者用两组馒头,用分别心对待它,一个礼拜以后,这一堆馒头仍然很亮很香,另一堆馒头已经发霉发臭。我们想象一下,同样的两间房子一起建成,如果一间房子里有人常住,一间房子空着,哪个容易坏啊?一定是没有人住的房子破旧得快。那个送往生的时候,刚开始尸体僵硬,面孔恐怖;经过大众连续念佛以后,亡者身体变柔软,面带微笑,那它是不是无情的泥巴瓦块?它为什么能笑?你就是把他烧成了灰它都会笑。仅仅是因为我们烦恼习气比较重,心比较粗,还没有细到那种程度,所以你看不到他在笑还是在哭。那么同样的那个死人,没有人去念佛开示,它显得很恐怖,是不是也是有情?无非是生烦恼:「我太可怜了!我太痛苦了!你们谁也不理我……」当我们对外界发出慈悲、光明、平等之心的时候,首先得到利益的是谁?是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华草易为春。这个心首先通过自己的五脏六腑、皮肉筋骨,而向外发射信息,然后外面的环境相应回报于我们。你是不是得到双重利益啊?所以我们要善用其心。举头三尺就有神明,何止是举头三尺?泥巴瓦块都是神明。即使瓜皮果壳都不能随便一扔,要以恭敬心放到垃圾筐里。今天吃了这个苹果,我修行的功德就跟你结缘,将来我们生生世世都是师生关系、同修关系——严格地来讲,吃大米、蔬菜、水果都是杀生;但是我们不吃,就没有办法成就道行。那么这种杀生相对而言,水果蔬菜这类众生对自己的性命不是很执着,它的意识心意识层次比较轻,所以这个债是不是好还一些?而且我们发心与它结缘,将来成就它;动物相对而言,我执比较重,债难还。
 
 
第三种佛号叫「正遍知」:分说为「正知」与「遍知」。正知,觉悟我们的心能够变现出万法,也叫「总相智」「一切智」,也叫「根本智」。在心就能悟相,叫在性见相,也叫明心;「遍知」叫「道种智」,知道一切的万法当下即是我们一念之性,这叫在相见性,指万法的来龙去脉,也叫「差别智」。这个「正知-总相智-一切智」,一般地是从总体上、从根本上来对世间万法观照、认知。「差别智-道种智」带有方法论,从具体、个别上来观照一切万法的来龙去脉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所以「正知-总相智-一切智」,与世界观相对照;「遍知-差别智-道种智」与方法论相对照。这两种智慧圆融圆满,叫「一切种智」,就进入「一心三藏」的修行次第,由分真即佛直至成圆满之佛。这是圆顿大法的智慧,是如来果地的智慧。
 
 
比如:在拳头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拳头就是手掌,就是锤子,就是剪子、就是什么什么,这叫「在性见相——正知」;当变现出手掌、锤子、扫把等等,你知道这一切都是拳头,这叫「在相见性—遍知」;每一个法的来龙去脉你都知道,乃至由此推论,锤子就是剪子,剪子就是扫把,扫把就是木排,没有哪一法不是哪一法,这个时候就叫「一切种智——正遍知」。那到了「正遍知」,一般地是圆顿大教明心见性的境界,最起码在别教要初地位的菩萨才能见到这个法。
 
 
第四种佛号叫「明行足」:前面「正遍知」,是就见道位、菩提果、智德而言,成就了菩提智;「明行足」是就证道位、涅槃果、断德而言。明无量法门叫「明足」;成就如来果位,叫「行足」。在有的经典也叫「两足尊」,智慧也足了,福报也足了,菩提果成就了,涅槃果也成就了,叫「明行足」。明行足,一般是说为究竟如来果位的功德。
 
 
第五种佛号叫「善逝」:用俗语来解释,善逝就是死得好。你对世间人讲死得好,他还生烦恼。你这不是骂我?咒我早死啊!却不知道歪打正着。世人之死皆有种种痛苦,那不能叫好;有些修炼的人坐在那里往生,站在那里往生,也不叫好。修外道讲究色身调理,他能走得很自在,但是到底在哪一道,没有把握,即使在二十八层天都是外道凡夫;或者一些有福报的鬼王、城隍老爷、土地老,也统统不能说善逝;阿罗汉、辟支佛证得人我空,解脱六道轮回,但是他不敢从空出有,示现六道凡夫众生相,也不叫善逝;菩萨愿身再来,带着隔阴之谜,借父母这个缘现肉团相,也不叫善逝。唯有究竟极果如来,非生、非灭、非中流,当下就是生,当下就是灭,有生有灭的无情万法,有生住异灭的泥巴瓦块,无形无相的真空、那个四空天凡夫,乃至没有哪一佛,没有哪一法,不当下就是我;一切的虚空世界、山河大地,大至佛刹,小至微尘,无非诸佛法身真常。在生非生,在灭非灭,这叫「善逝」。这就是修行人的终极目标——得到这种最自在圆满大解脱,这叫「善逝」。明白了这个道理,叫「善生」行不行啊?叫善什么什么都行。这种「善」,是至善、圆满之善。
 
 
第六种佛号叫「世间解」。相对于以上讲的「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而言,他知道了这一切万法,证到了这一切万法,还要能够善于变成语言,来开示演讲这些万法。以上都是讲自利,到了这里的「世间解」就是讲利他。这里的「世间」,包括凡夫世间和出世间一切万法;佛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解。《金刚经》怎么讲?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包括无想众生,无想众生是方便说,恒顺众生而言。一切众生心里怎么想,佛都知道。为什么?因为所有的人都是一尊佛,都是一个念,佛已经突破了这种障碍。天鹅羽毛为什么白?乌鸦头毛为什么黑?松树为什么笔直笔直?荆棘树为什么弯弯曲曲还带刺?乃至天上有几片风?有几滴雨?每一滴雨又有多少个小毛毛头?如来全部知道。那我们知道不知道?统统是现成的,仅仅是我们现在不愿意知道。我们现在只想知道名闻利养、金钱财宝、皮肉筋骨、父母儿女而已,所以我们的心已经被调虎离山——离开了涅槃山来到了威虎山,然后看看哪里有好吃好喝的,想办法来干,是不是?只看我们往哪个方面去用心。
 
 
第七种佛号叫「无上士」:这个「士」在古汉语也好,现代的语言风格也好,都是对有学问、有地位、有身份、有权威、有贡献、有作为的这一些出类拔萃的人的一种尊称。比如战士、勇士、烈士、大士、开士,大士和开士是佛法里对明心见性的修行人而言。按照「法华三昧」的解释,心外无法,法外无心,叫「无上士」。无上无下,无内无外,无前后左右,无空无有,无分别无不分别,那就变成即空即有,即前即后,即上即下,即内即外,这就是不二法门。「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叫「无上士」。
 
 
第八种佛号叫「调御丈夫」:佛法不离世间法,同样以正反两种思维方式,两种手法来待人接物。所谓「调」,就是诸佛菩萨以一种和平、柔顺的方式来教育、引导、帮助那些相对正直、善良的修行人;「御」是指以一种强硬、打击的方式来管教那些比较刚强蛮横、愚痴颠倒的众生。诸佛菩萨教化众生,既可以示现善相,也可以示现种种恶相;我们不可以用牛羊眼、下劣心来妄加评测老师。你看一般的大寺庙,一进门口,首先看到的是谁?弥勒菩萨。这就是调的象征,咧着大嘴巴,挺着大肚皮——大家好,统统进来。再往后面一转,弥勒菩萨背后是谁呀?韦驮菩萨!韦驮菩萨可不是跟你嬉皮笑脸,宝杵攥在手里——你老实点,不老实揍你。还有四大天王在旁边看住你,韦驮菩萨来不及收拾你,你也别想逃出这个大门。这个涉及到我们对道场管理制度的问题,二者不可偏废。一般道场建立之初,根据末法时代众生脸皮很薄、心很脆弱、浮躁的特点,以宽松为宜。有些人脸皮很薄,你给他个脸色,有一句不中听的话,他可能永远不到这个寺庙来。如果不能容纳人,你这个道场是失败的!你是白建了!我们是按照本师释迦牟尼佛当年的政策,来者不拒——不管是老弱病残、强盗土匪、卖淫嫖娼,你只要来,统统接纳,谁是谁啊?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都是我。你只要来,你只要接受了「如来藏」大法,不管你好人坏人,早晚上床,一起天亮,统统成就!好人坏人是谁啊?从第二义谛来讲,都是我们过去世的父母儿女、至亲骨肉;从第一义谛来讲,都是我们一个人,没有第二个人。这个法妙啊!这就是道场成立之初要「调」,就跟弥勒菩萨一样。那么当人多了以后,如果我们不加以一定的管理,也会把这个道场葬送!管理制度要跟上去,但是仍然要注意分寸和火候。下面跟上来就一个「丈」。「丈」就是分析、权衡、比较。在唐朝时,官方规定,寺是教育场所。国家宗教局前局长叶小文同志向全国发出号召,讲经说法是出家人的天职。后面的「夫」呢,这是语气助词,你真是一个调御丈啊!
 
 
第九种佛号叫「天人师」:顾名思义,佛是天道和人道的老师。可是这么一想,不对啊!佛为十法界之父,怎么好好就变成对天人情有独钟?所以这个问题我们要具体分析。打一个比方,譬如父母有十个儿女,或者三个儿女、八个儿女,其中一部分儿女相对而言比较健康长寿富贵;另一部分儿女比较贫穷下贱,体弱多病。如果父母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他是帮助那些比较富贵健康的儿女?还是帮助那些贫贱穷困、体弱多病的儿女啊?肯定是对后者提供帮助。佛把法界分为十个层次,对于佛、菩萨、阿罗汉、辟支佛这四圣法界的众生,已经解脱了六道轮回之苦。所以对于这些众生的帮助,属于锦上添华。按照轻重缓急的原则,是不是这些人应该放到轻和缓的地位?理所当然应该对六道众生帮助。三界火宅包括天堂。所以教化这一部分众生是雪中送炭,应该放在重和急这个地位。
 
 
那么再就六道来看,是不是应该向三恶道众生倾斜啊?可是三恶道里,由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实在糟糕,佛想帮助,心有余,力也有余,但是三恶道的众生没有办法来接受佛的帮助。地狱道的众生一天一夜万死万生,枪打、刀砍、锤子锤。你说:「现在,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哪里……」,他能听得进吗?简直是痴人说梦话!鬼道众生一年到头饿得惶惶不可终日,好不容易盼到一粒米,盼到一口浆,送到嘴边成了一团火,你说他能听佛来传法?那么畜生道的众生不要谈,它愚痴。你对畜生说法无非是对牛弹琴。你一种直观的慈悲心它能感受到,但是真正讲文字义理,它没有办法消化。
 
 
三下五除二,剩了人道和天道,天道包括阿修罗。三善道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相对而言,基础良好,生存空间比较大。来个打破沙锅问到底,在天道和人道又是哪一道为主?告诉大家,是人道。人为万法之灵。天人的生活只有光明,没有黑暗,只有快乐,没有痛苦;而人道统统具足,有利于开智慧,有利于奋发图强。读过〈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和《楞严经·卷六》的同修就会知道,在这两品经里讲到,有一种天人情愿舍去天堂的福报,求观世音菩萨加持到人间来修行。佛在《大方广佛华严经》讲:成佛、成菩萨、成辟支佛、成阿罗汉、乃至升天都是在人道成就,下地狱、做鬼、做畜生也是在人道成就。因为人道有善和恶这两方面因缘,由此作为中间道往上升、往下落,所以人法就跟国家宪法一样,是基本法。到天上做人、做天、做神、做鬼,是不是人相啊?都是人相。成佛成菩萨,也是示现标准的人相;那些有福报的鬼王、畜生王,基本都是人相;那个摩睺罗伽大蟒蛇,他就是人身蛇头;在地狱的众生也是现的人相,由人道到地狱里受罪。因为人是万法之灵,你不好好修行,造业就要受报;畜生道的众生造业,仍然在畜生道受报;地狱里受报是最苦啊!到了鬼道的众生,他造业一般在鬼道里受报,然后往畜生道升,到了畜生道再往人道升,他不会往地狱里面去。人可以下地狱,天人可以下地狱,你有这个条件却不好好行善断恶,所以必须到地狱里受最痛苦的惩罚。祖师大德讲,「人身难得今已得」,我们现在是不是都得了?不需要向观世音菩萨送礼。我要到人道里来,现成的。「正法难逢今已逢」,我们遇到正法,就在这里!所以祖师大德敲着板桌吼啊!「你还不快走啊!人身一失,万劫难复!」并不是说我这个人身失去了,再做七十年的猪,然后又投人身——不可能的事情。要懂得珍惜人身,抓住当下!人命在呼吸之间。你错过了这一次成就的机会,我不能肯定你还有第二次机会。虽然我想长期住世弘法,虽然我想将来在这里讲《法华经》《楞严经》,我都不能肯定我还有明天、明年、下个月。学佛一定要懂得抓住当下,正法就是难遇。要想听闻《法华经》,无量国土无量众生无量劫都难。机不可失啊!这是真的。那么这个「天人师」是讲释迦牟尼佛?是讲药师如来?还是讲大势至菩萨?还是讲《法华经》《楞严经》呐?又要搞明白,依谁为师?是依法为师,依法不依人!《法华经》《楞严经》住世,就是如来全身。怎么叫「全身」?既是佛的肉身、化身、应身;又是佛的法身、真身;又是佛的报身、智慧身。依人不依法,这是学人的悲哀。这种迷惑颠倒,从现在开始,要画一个句号。诸佛如来都是从法化生,用「一心三藏」把我们的迷惑颠倒化掉,而成为智慧报身。
 
 
第十种佛号叫「佛世尊」。一般的解释:佛是世间出世间一切人都应该尊敬的。那么,这里的「尊」不是动词,是一个量词。尽虚空遍法界十方三世,一切万法都是一个「尊」,都是一个人。这是没有数量的数量,也就是说,这叫「不二法门」。这是我们从如来十号观照本来面目。
 
 
下面,从汉字的结构来深入探讨。众所周知,中国的语言文化博大精深,汉字以象形字为主,往往一个字由几个部分组成,这在世界各国的文字文化上面来讲,是独一无二的;而汉字的结构往往能体现出宇宙人生的真理。你看,「教、老、道、德、天、仁」,等字,都非常有意思,都体现出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是受诸佛如来的特别加持,一点点都不要怀疑,其它任何国家的文化没有办法相比。明白这个道理对于我们中华民族的众生承担如来家业,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要知道,诸佛出世之前必须在第四层天,也就是兜率陀天弥勒内宫,观察四千年。第四层天1天等于人间400年,4000乘以400还要乘以365,大概要几亿年,干什么?是要周密部署安排他在哪一片国土降生;再选择他投生的父母;安排他住世80年讲经说法的次第;要成就哪些弟子;要哪些弟子来护法;并进一步地安排他灭度以后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乃至在弥勒下世前56亿7千万年的十方法界怎样来弘扬佛法,这是佛的总体计划。当年如来灭度之后,大概是八九百年的光景,印度国内发生政局动乱;所以佛的弟子们逃亡到中国的西藏,再由西藏进一步把佛法传到内地。而中国象形文字的发明创造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佛在兜率陀天的时候,凭其智慧,能不能提前知道这个状况呐?能!几百万亿亿年前后的事他都知道!诸佛考虑到将来的正法一定要传到中国,因为中国人口多啊!想一想中国文字是谁创造的。如果不把这个前提讲清楚,你们会认为我在这里故弄玄虚,在借题发挥。
 
 
先来分析这个「佛」字。左右结构,左边是一个单人,右边是一个弗。从弗字来讲,是不是否定的意思啊?修行就在于否定小我而进入菩萨道、佛道,否定我们的身口意三业;否定我们无始劫以来的迷惑颠倒、妄想、贪嗔痴慢疑种种习气;否定我们对这个肉团身的执着;否定我们对父母儿女这些家庭眷属的情执;否定我们对种种名闻利养的贪求。当否定到一丝不挂的时候,你成佛了!只要还有一个念为自己,就是一种情执,你不能成为究竟圆满之佛。往往有许多大贵大富之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进入佛门;也有些遇到绝症大病之人后进入佛门。他们一旦沦落街头的时候,无非是两种结果:一种是自取灭亡,自绝于人生;一种是成为大开悟之人,「啊!我现在终于解脱了!从重重的名闻利养中解脱了!」世间有一句俗话:无官一身轻,无钱一身轻。不成佛也成仙,他感到解脱了。往往就是这样,这是帮助我们来体会自我否定这种心态,加深理解「佛」字的含义。我这一生受父亲影响很深。他在解放前是一个名乡长,五八年那个时候搞浮夸风。我们江北历来就是只种旱粮不种水粮,那个麦子长得有膝盖高,政府下命令砍掉,要学江南人种水稻。我父亲态度坚决:「要砍麦子,你先把我脑袋砍掉,然后再来种水稻。」这在那个时候就是大逆不道,当然政府没有砍他的脑袋,给他罢官。但我父亲这个人始终是乐天派。那时候他的一个老战友家里被盗了,我父亲哈哈大笑:「谁也偷不到我的东西!我所有的财产都在身上!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睡觉也在我身上。」什么意思呢?穷人穷得自在。还有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父亲曾讲:「我如果打人家三拳,我三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人家打我三拳,我都能呼呼大睡。」讲了以后也是哈哈大笑,这些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人就要学会自我否定,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容易得道。
已有65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