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答疑 >

印广门清答疑“如是我闻”——敏感问题解答(附视频片段)



印广门清答疑“如是我闻”
一一敏感问题解答


问:师父,我们看了2013年出品的佛陀电视剧。剧中佛陀两次开示的“如是我闻”与您所讲,完全一致。
怎么回事?
答:那是我偷法呗。偷他的了。

问:不对呀,您在2011年扬州法会上讲的。您前,他后哇。
答:那就是他信我的呗。因为我讲的法,没申请专利,所以不好加“偷”于人。

问:知道师父逗我们。但我们很好奇,还是想听师父一解其中奥妙。
答:那年我在扬州文峰寺讲《楞严经》,本焕长老委托一位居士,是本老的弟子(很遗憾,怎也想不起是谁了),要我对如是我闻作个专题开示。
“如者,阿也。是者,弥陀。我者佛也。”这是我经常讲。
但作专题演讲,这是首次。一个多小时的内容,制了碟片,也不知那位居士送去没有。我一直想去拜谒本老,可一直到他圆寂都未如愿。是本人福薄,一直引为遗憾。

问:可我们看到的版本是这样说的“如者,阿也。是者,弥也。我者,陀也。闻者,佛也。如者、阿者,空义、法身义。是者、弥者,识义、报身义。我者、陀者,色义、化身义。闻者、佛者,觉义,果证义……”与前版差异太大。
答:这里有个奇妙因缘。应该2012年吧,我在杭州釜托寺讲《法华经》。中午休息时,听课人中,董、徐两位女居士,突然对起话来。
董:“印广呐,我是阿弥陀佛,和阿难来参加法会了”。
我和在场十几位会众同时合十“阿弥陀佛”。
董:“阿难呐,你能不能讲点开示啊,跟印广法师结个缘啊”。
徐:“阿弥陀佛啊,我是跟您来听印广法师讲法华经的。我可不敢讲。还是您讲吧”。
会众中:“阿弥陀佛哇,我们真想听您开示啊”。
董:“也好哇,要不然印广法师要把我们当附体、当巫婆顶神啊”。
当时在场十多人,大家都愣住了。
阿弥陀佛问我们想听什么。听那口气,他是无所不知啊!我一下感应到佛陀宽广的情怀,渊博的学识。
大家目光盯住我,我即会意。
合掌请法:“那就请您开示一下阿弥陀佛真实义”。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实义,已被你如是我闻了”。
印广:“我们都想听听如是您闻啊”。
董:“好哇,阿弥陀佛自己闻自己了”。大众热烈鼓掌。
董:“不过,我要换个说法”。
我说:“请佛陀开示”。
董:“如者,阿也。是者,弥也。我者,陀也。闻者,佛也。”
我很激动,如同醍醐灌顶,当下响头:“感恩佛陀!您讲绝了”。
董:“不!各具匠心!你是从一心三藏圆融,我是从三身功德圆融。没有谁高谁低,两下圆通,更显真实”(其后,我根据其提示,重新圆融法报化三身功德、一心三藏法义、阿弥陀佛真实义于“如是我闻”)。
事过片刻,大家再问董、徐两位居士长短,她俩面面相觑,全然不知所以。

有两位居士,将此光碟跪呈一位大丛林方丈。人家不认可:“一错百错,谁敢再学印广讲记,立即起单”。
由于这位长老是教授学位,品学兼优,住持千年古剂丛林,弟子、信众又多,影响力自不待说。自此以后,印广法师、印广讲记、大小法会乃至印广弟子,开始受到不同程度的障碍。

问:师父,那到底是不是阿弥陀佛哇?
答:不知道!
不想知道!
不必知道!

问:为什么?
答:依法不依人。
法华会上,不乏鬼神说法,佛赞善哉。
只有读懂法华、楞严,才会明白就里。

问:那位方丈,他们就是净土祖师丛林,怎么……
答:他依华严四无碍法界,指导念佛,定能往生!我有多所宣扬!至今坚信不移!

问:您没与他沟通?
答:人家不见。
两次硬着头皮上门,也没谈好。

问:众所周知,他是大师,口碑挺好,怎会这样?
答:真正说来,他没大错。一门深入,佛门清规。他在本门之内“是一非余”排阻他法,以免本门徒众夾杂,也属丛林。问题是一些佛友,不明佛门规则,节外生枝了,造成不应有的乱象。

问:听说他是您师父?
答:是的。

问:听说他不承认?
答:是的。

问:那您为什么还认他为师?
答:我效藕益私淑莲池为师,尊他人品。私淑为师。
至于他认不认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一直认他为师,但法义原则,我不会放弃。

问:您这样说您师父,有报应吗?
答:当然有。说师长短,必受果报。

问:那为什么,明知故犯。
答:轻师受报,私也;
辩证佛法,公也。
两相权衡,取其要。我不敢因私废公!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或缄口舌,对不起如来家业。受报会更重!至于,到底孰是孰非,自有公论!我也会随时准备修正错误!随时准备坚持真理!
诚如阿难当年,与佛强辞夺理。你不说得我心服,我不会闭嘴。想想也好玩儿。


江宁居士
2020.3.19
(此文经印广法师确认)
 















附录:如是我闻真实义——印广门清法师主讲
已有150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