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答疑 >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书信”之第六封

印广法师按语:
 
我的恩师上大下安法师,对我的法理误解批判已有三年多。其间,我曾五封书信叩请接见,并四次请人去庐山周旋。信中亦多所呈述、解释。可是,安师拒不接见,亦未回我一字信息。去年正月十八,我叩首山门,蒙师接见,语不投机。今年再次叩门,竟至对面不认。
 
 
为对法对众对师负责,为对如来家业有个交待,也为不给自己留下今生来世之遗憾,现将笔者三年间先后五次给安师的五封信公诸于世。至于其中利害得失,也只有任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佛法因果,真实不虚。真理辩证,不局于一生一世乃至多生多世!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第六封信
 
 
尊敬的上大下安恩师:
 
先前呈您五封书信既已公开,今之第六封信也就直接公开了。
 
劣徒在二0一七年正月十八与您一席话,在场只有您与我及双方侍者。您未经我同意,将谈话私下录制,又公布大众。印广顺水推舟,亦未经您同意,干脆将此录音请专业人士翻译成文公诸于众,谅师不至烦恼!若有讹差,还请恩师指正。好让大众有个正确评判。
 
今有几点疑窦,恳请恩师点拨一二:
 
一、既有录音实况,大众自有公论。您又何苦在文头就以先发制人,钦定印广邪师?定要置之于“邪”地而后快?须知先发制人还是制于人,尚未可知!尚若适得其反,岂不授人以柄?
 
二、国人常识,定邪定正,自有国法。
 
佛教协会尚为民间组织,何况个人?您有这个权力吗?
 
若有此权,请您出示证据,也让大众口服心服。
 
若无此权,越俎代庖,您当作何解释?若人起诉,您又当如何向政府交待?
 
三、印广不以恩怨为怀,唯以恭敬为本,拜您为师。您不认可也就作罢,怎就落得您“脸皮深得厚黑”,“显得大人大量”,“给一众盲从做足了样子”一大堆不堪入耳的脏话?而且还“株连”出“一众盲从”? 大法师应以慈悲大爱摄受大众才是啊(包括您所谓的“邪师”“盲众”啊)。
 
四、印广一向认恩师为正人君子、忠厚长者。可您一再的做法,让我质疑:
 
1.您有“绝招”。
 
凭借祖师丛林和您显赫的身价就可以有恃无恐、口诛笔伐。其中不乏种种挑苦、讽刺、尖刻之言辞。而且上行下效,带着一众人等一齐造业,令人感到一种乱象。
 
佛教应该是这样语文吗?
 
中国应该是这种文化吗?
 
大和尚应该这样风彩吗?
 
2、您用“黑招”。
 
师徒说话,竟至私下秘录!让人心冷啊。
 
3、您耍“花招”。
 
将一段听不太清楚的录音公布于世,利用现代人心浮躁,不求甚解的心态,再将录音加上“高僧破邪师”的题目,就可以诬良为“邪”。
 
4、您行“谎招”。
 
今年正月十四,劣徒抱病,千里拜师。您的侍者一回安师不在,二回不知去向,三回不知何时归来,一问三不知。听话听话音,您是拒人千里之外呀。后经赣州二居士坐实,您果然在寺,还答应下午接见。我又通过有关方面,您约十一点四十接见。我十一点二十分,站立于您必经路口(相距四十公尺)等候,亲眼见您餐毕,披衣,从餐厅回寮房。未敢半路挡驾,由佛友进内请示,十二点十分,佛友无奈出告“人家”还是不见。一天之内,两次“谎”人……您若换位思考,作何感慨?
 
5、您玩“阴招”。
 
骂了人,说错话,不改正,不妥善。人家上门求教还不见面,背后还继续变本加厉做手脚。
 
巜沙家浜》中沙奶奶尚知“你有理,敢当着百姓们讲”,您是不愿、不屑、不该,还是不敢?
 
6、您操“损招”。
 
一方面利用强大的媒体优势,断章取义,加人以罪。另一方面利用人多势众,广令“屏蔽”,阻塞言路。
 
更有甚者,您的徒众,以您的文件为据,不给印广剃度的僧人授受大戒,不让住持寺院,不发僧伽证等。印广纵陷囹圄,依国法也不影响其徒众合法权益!何况印广还是政府所认可并表彰过的僧人啊。
 
这是哪一家佛法?
 
这是哪个朝代的国法?
 
佛祖当年,与弟子众,彼问此答,每年七月十五,佛欢喜日。僧众互相,当面举过。未见背后下手,压制不同意见。
 
目下已是法制社会,民主政治。
 
毛主席说:“我们在人民内部,是允许舆论不一律的。这就是批评的自由,发表各种不同意见的自由,宣传有神论和无神论的自由。”(《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157页)
 
毛主席还说:“凡属于人民內部的争论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去解决……而不能用强制的,压服的方法去解决。”(见《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
 
您应换位思考!扪心自问啊!
 
天网灰灰,疏而不漏!
 
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恳劝恩师谛思真实,好自为之啊!也要对您的门众负责啊!
 
7、您擅“诡招”。
 
一方面极力否定即生成就的《法华》《楞严》之法;
 
另一方面拼命肯定“一念顿超,片言即证”“当下成就的净土法门”。
 
本成自语相违的外道诡辩。劣徒为解您围,请您认个错,大家化解,既为自己消业,又提高自己威信啊(知错者勇,改错者贤)!
 
您却以“说说而已”“境界问题”这种似是而非的言辞支支吾吾。
 
对了义法尚不能以不了义法“回为己护”,又怎能以“诡招”化解“自相矛盾”?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恭谦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您可是当下现报!自我暴露哇!
 
您终究要面对您的自相矛盾而作个选择!
 
全国信众早晚都会向您问质这个谁也无法支吾的问题:
 
您的《净土宗教程》还算不算数?是“说说而己”,还是真实语?
 
若真,您又诽谤《法华经》无修无证,当作何解?
 
五、天佑印广,现成两招:
 
1、“法招”。
 
印广,贫僧一个。无权无位无势无招,幸有经典、国法可依。
 
五封信中,都已一一指明经典出处。
 
您没有细读《法华经》与《楞严经》——这两部“经王”、“天书”、“奥典”、“秘髓”、“照妖镜”、“降魔杵”、“试金石”。
 
怎能信口开河,诬人枉法,真可谓无知者无畏呀!
 
您哪怕仔细读过一遍,也不至于犯如此低级错误!
 
纵然“如来密义”、“是即非即”、“闻熏闻修,“无作妙力”之类玄机,或许一时难解。可是,“法华经王”、“一念授记”、“无修无证”、“如来使”、“谤法重报”,这些命题,确是一目了然,一看便懂啊,无须解释啊!
 
您学马恩列斯毛出身,难道仅对文中提及的几段陌生?
 
您若认真学习过国法与教规也不会开口骂人、诬人,更不会非法操众非法啊!
 
2、“笨招”。
 
鉴于自古“法华奥典”、“楞严天书”之玄,为取信恩师和大众,印广笨人做笨事,来个对天起誓:
 
印广所说若无经典根据,愿伏国法!
 
印广所解若有违越佛见,愿受天惩!
 
以明无欺之心。
 
同时,为对恩师及相关佛友负责,印广虔诚谏言:若未读懂乃至从未读过《法华经》和《楞严经》者,又无敢于对天起誓的真诚及自信,请不要随意涉入这场辩证!否则,徒受果报,也让印广负疚。
 
六、衷告:
 
您和您的门众,不要再在网群骂人了,注意自己及僧团形象吧。也不要给您的恩师——传印长老脸上抹黑呀!
 
更要带头维护佛法的神圣和国法的尊严!
 
“邪师”不是可以随便骂的!
 
“妙法”不能够妄自菲薄的!
 
“言为心使”,一句话出口,要么美好世界,要么污染世界!
 
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造业是要付出代价的!
 
楞严六交之报谁也无法遁逃!
 
印广门清顶礼上大下安恩师!
 
盼恩师及早回头!
 
2018.8.24
 
 
附通知一则:
 
 
印广法师致大安法师六封书信已公开。目的在于劝导安师调整心态,正信佛法,共同承担如来家业;也让学佛人正确明辩佛法之邪正及权、实之辩,不至受其误导。
 
法华学人不得以任何非礼语言对待安师!
 
安师舍家、舍官、舍养,遁入空门,任何时代,都不愧为行人楷模!我们不能执其一点,否定全面!
 
况者,法华理义,一切众生本同一体,安师即印师,安师即我人,讲第二义,也是宿世父母,未来佛祖!
 
我们只从理义上帮助安师回小向大,回偏向圆,回权向实就好!
 
 
印广门清
 
2018.8.26
已有144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