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答疑 >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书信”之第五封

印广法师按语:

我的恩师上大下安法师,对我的法理误解批判已有三年多。其间,我曾五封书信叩请接见,并四次请人去庐山周旋。信中亦多所呈述、解释。可是,安师拒不接见,亦未回我一字信息。去年正月十八,我叩首山门,蒙师接见,语不投机。今年再次叩门,竟至对面不认。

 

为对法对众对师负责,为对如来家业有个交待,也为不给自己留下今生来世之遗憾,现将笔者三年间先后五次给安师的五封信公诸于世。至于其中利害得失,也只有任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佛法因果,真实不虚。真理辩证,不局于一生一世乃至多生多世!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第五封信

 

尊敬的上大下安恩师钧鉴:

恩师对劣徒印广的批判(附件一、二),于今两年已过。印广其间先后三次专人呈送书信,一次邮寄书信,依经据典给予解释,并拜您为师,哀泣求见、请法(见第一、二、三、四信)。既未见回复一信,又一直拒绝接见。并由侍者传出话来“不掺和”。劣徒斗胆祈请:此“不掺和”,是不愿、不肯、不能,还是不敢、不齿、不值、不屑?

鉴于恩师知见不正、所言偏激,印广去信无复、求见无门,更遭您之徒众网上屏蔽、误解、非议、封杀,已严重影响印广及其门众的自修及弘法利生。为重道故,今第五次修书一封,也是最后一封。

恒沙经典,无量法门,因机施教,各行其道。您崇净土,一句佛号。他人他门之事,本不该管。既然管了,就该管好。不能半途而废。

何况天书《楞严经》,奥典《法华经》,天上天下,古今中外,鲜有能解。纵为小乘贤圣,权教菩萨,亦所不乏误解、偏解、犹豫、彷徨及至“离席而去”。如此至重、至要、至玄、至秘天大之事,岂是您想管就管,不想管就不管?真正不想再管、彼此相安无事,也可理解谅解。问题是,您所指使的徒众已在、正在、还将在全国各地大管、特管、乱管、恶管……树欲静而风不止!让印广何以自处?何以向大众交待?!

其实,印广也只是个探讨而已,怎就定个“荒唐”“瞎讲”之名。恩师既已未问先判,印广又主动“投案请法”,何不传我到庭,对簿公堂,查个实在,审个究竟?也好还佛法一个公道,对大众有个交待,也好让劣徒心服口服。无论佛法辩证,还是咱师徒之道,总该来个明明白白。

若或顾及印广薄面,也可私下召见。开口之劳,印广即到,毕竟同为释佛门内,况且师徒一场,总有个妥善之机,善后之策。终不至同室“操戈”,师徒反目,贻笑大方。

今则不然,恩师拒印广当人于千里,置印广书信于不顾,又行“屏蔽”印广讲记文牒于天下。任由恩师一纸宣状,便要钦定乾坤,置印广于绝地!岂非逼迫印广跳梁,既撕恩师庄严面纱于天下,又陷印广不仁不义于万劫?

印广素闻,秦皇焚坑,二世而亡。雍帝字狱,身首异处。袁总统复辟八十三天呜呼,蒋总裁专制终被赶出大陆。

印广未闻,佛氏门中,还有拒绝进谒之事,还有阻塞言路之举。

君岂不知,共和民主,广开言路。习总指示,共有共享,构建和谐。方有中国梦可圆。

君岂不闻,辩经证典,佛开先河。文殊领衔,二十五圣,各辩圆通。方合如来藏之旨。

今则不然。恩师处丛林之尊,凭人众之势,借网络之便,起是非之端。盛怒之余,乃至要“屏蔽”一切“现在人”之言教讲说!

堂堂一统,中国佛坛。俨然成了,您家天下?泱泱千年,佛教历史。当真唯您,一华独放?

您断“只有古人可信,现在人太危险”之教,岂非厚古有余,薄今太过,欺众太甚?诸如星云长老等此辈泰斗,也“太危险”?如此褒贬,毋乃太过?疑似有失大家风度,恐非正人君子懿范。

诚如汝言,今不如昔,佛法世法,必趋灭亡。有此理乎?能此事乎?

石头飞天,终有落地陨碎之刻。有识之士,亦有开眼明目之时。何况佛法,三世因果。现世花报,来世果报。善恶各报,丝毫不爽。印广替师,汗颜不已!

世上之事,有可为者,有不可为者,有可为可不为、不可不为、决不可为者。

恩师掂量,今逢科学盛世,信息渗透。凭您一己之私,纵然才气冲天,又能“屏蔽”几许?又能独放几时?您之此举,属哪种为?

恩师再掂,两国相争,不拒来使,不拒投诚。何况真理探讨,法义辩证,岂可独裁?何况印广,同门中人,且执弟子之分,求个晋谒,求个教诲,求个和解……(印广并未骂阵,亦非求战,此来庐山,一为圆满拜师礼节,再为前四封信,印广依经据典回答恩师误解与异见,未见恩师置予可否,总要讨个说法。为人为师之道,不宣而战于先,接信不复于后,拒见、拒教再后,“屏蔽”阻遏后后,乃至拒见负荆上门投诚之人……恩师于心何忍?于事何安?恩师纵有其理,此理还存几分?您之此为,又属哪一种为?

今师已兴无名之师,煽动不法之众,仰仗祖庭大树,捧着祖师衣钵,凭藉言能成句之才,利用网络负极能量,几成十面合围之势。印广其人其说所涉之处,不乏当人辄以大安开示为据(酷似宣召、传旨),或妄解印广讲记理义,或阻止印广法会如法如期进行,或拒绝印广门人接住寺庵,或禁止印广门人求受三坛大戒。毕竟佛门正信僧众(法华经第十一品“读持此经,是真佛子”,敢问恩师,对号哪座?),几成三等公民,失所儿郎……困兽犹斗,况人求生,恩师替印广拿捏拿捏,印广及其徒众,应取哪一种为?

恩师再掂再掂。今者局面,和则两利,斗则未知……您若真心有悔,在恩师,堪为磊落担当之明师,令天下人刮目相看,(知耻者勇!改过者贤!容人者寿!师诚明白之人,何待印广饶舌!)在印广,也当落个正当名分、安心安身于弘法利生之道。在国在民,则免多少口舌之非、乖戾之气。在佛在法,则增多少福慧之光、祥瑞之华。

恩师谛思,该取哪一种为?

此种场合,此种方式,与师对话,情非得已。远非印广所愿,实为事出无奈。或为恩师意料中事?如同恩师教诲大众,破斥出家众邪知邪见“不是说僧过”,不能“因为他有身份”,“就不敢说他”。

印广因此受教,印广对天明心:印广所讲一切法,愿受诸佛菩萨明鉴!愿受诸天护法明鉴!愿受天下佛子辩证!

印广对天明誓:印广所解《法华经》、《楞严经》若违佛陀本意,若有欺众谋私之心,甘受地狱之报!并且衷告恩师以及那些动辄“我认为”的师兄们,若未通达法华楞严真义,千万千万,慎护口业!若无对天诅咒明誓的自信,切勿以身试法、信口开河!图得一时口舌之利,枉受万劫不复之报。法不循情!因果不循情啊!

最后衷告二事:

一、印广之所以再三再四忍您、求您、拜您、敬您,是因为我深知,事关安定团结!事关正法辩证!事关如来家业!决非意气用事所能解决问题。但是,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我们师徒双方都不要给自己、给社会、给后人留下遗憾!

二、恩师真懂法华楞严,何不登座广宣天下!此为诸经之王,成佛捷径!以您声望与名气宣讲此法,岂不胜过印广无名后学百倍!恩师如不懂法华楞严,又何苦越俎代庖,枉造口业,害人害己害天下!

至诚恳告!哀告!

 

劣徒印广泣笔求见!

2016.8.27

 

附通知一则:

 

印广法师致大安法师六封书信已公开。目的在于劝导安师调整心态,正信佛法,共同承担如来家业;也让学佛人正确明辩佛法之邪正及权、实之辩,不至受其误导。

法华学人不得以任何非礼语言对待安师!

安师舍家、舍官、舍养,遁入空门,任何时代,都不愧为行人楷模!我们不能执其一点,否定全面!

况者,法华理义,一切众生本同一体,安师即印师,安师即我人,讲第二义,也是宿世父母,未来佛祖!

我们只从理义上帮助安师回小向大,回偏向圆,回权向实就好!

 

印广门清

2018.8.26

已有81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