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答疑 >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书信”之第四封

印广法师按语:

我的恩师上大下安法师,对我的法理误解批判已有三年多。其间,我曾五封书信叩请接见,并四次请人去庐山周旋。信中亦多所呈述、解释。可是,安师拒不接见,亦未回我一字信息。去年正月十八,我叩首山门,蒙师接见,语不投机。今年再次叩门,竟至对面不认。

 

为对法对众对师负责,为对如来家业有个交待,也为不给自己留下今生来世之遗憾,现将笔者三年间先后五次给安师的五封信公诸于世。至于其中利害得失,也只有任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佛法因果,真实不虚。真理辩证,不局于一生一世乃至多生多世!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第四封信

 

附件(某某信)

印广法师:

此次专程拜谒东林寺,收获多多,大安大和尚热情接待了我们,并为我们传授佛法并开示。我如实说明了相关问题,大和尚说:有分歧很正常,大家只是对佛教的不同看法。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发表意见。并未指名道姓,与任何人无仇无怨,并无任何恶意。佛教就是佛教,不要与政治掺和在一起。因为忙于弘扬净土,没有时间过问其他事情。有人利用有关意见纯为个人之事。

 

尊敬的上大下安恩师:钧鉴!

印广拜托上海某某等十位先生(均您人大时校友)前往看您,并代为转达弟子求见恩师之意。今见其回信。尚有几事不明,恭请恩师点拨。

恩师对着校友们说“有分歧很正常,大家只是对佛教的不同看法。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发表意见”

恩师此说,无可非议。循其说而责其实,今有几问,恭请点拨:

1、既为正常分歧,恩师为何不以正常的方式方法解决与印广之间正常的分歧呢?

比如,按此同样的语文开示提问的行人即可。拿得出手,摆得上桌。

何须借题发挥,大肆挖苦,嘲讽乃至谩骂?

再比如,按照佛门传统开示行人:“圆顿大法,呵祖骂佛,焚经毁像无非正法。对法华讲师,不可随便评价,这是佛陀命令!(见《法华经》末页)。况且,也不能凭几句话就说长道短”。开口之劳,息事宁人。

您又何须背上个谤佛正法的苦果!(法华经末页:“若复见受持是(法华)经者,出其过恶,若实,若不实,此人现世……诸恶病重……当世世无眼......”)

再再比如,也可按净土宗旨开示:“各门各派皆一门深入。我们净土规矩,只是一句佛号,不管其他法门”。既安本门,又善他宗。

您又何致弄成个既干扰了他门他派,又破坏了本门宗风。让他门他宗如何看您?让净土本宗如何自圆?

或者,坦诚相告“我不是修教下,也不懂法华楞严,你们应该向讲法华的法师请法”。认下人好过,自他两相安。也不至弄成个先则想了,却了不了。后则想不了,又摆脱不了的尴尬。

再或者,当下召集相关人员一起,对印广讲记作个全面的审查。以示对人对事对法负责。

再再或者,做个事后妥善,与印广沟通一下,作个双方都很体面的了结。

您又何用为此而纠结自心。此事不妥善解决,永远是个心结郁闷在您心里,也永远是个麻烦困扰着印广。况且,还有今生之花报,来世之果报。我是真心帮您!

2、您说“不同的看法,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发表意见”。既如此言,今有几问:

(1)“自己的方式”,是什么意思?合法还是非法?文明还是粗鲁?辱骂、咒人还是规劝、诱导?

若用您那种“一派胡言”、“瞎说”、“完蛋”、“小儿式”、“下地獄”、“荒唐”式的辱骂以及“关公战秦琼”式的嘲讽之用语方式,印广不敢苟同。佛氏门中,限于特定的情况,少数人、个别人当机当面呵斥、棒呵……是可以的(那是佛祖度人的玄机),若作漫天遍网式的人身攻击,似为不妥。否则,佛门成啥了?若张此风,只会污染网络,败坏中华民族文明风尚,并在广大众生八识田中播种烦恼种子。恳劝恩师及汝徒众不要再用诸如此类的语言方式对待印广及其一切“现在人”,好吗?

有不同意见尽可以公平、文明、礼貌、平心、静气地沟通、探讨。这是老祖宗的传统,也是社会主义文明新风尚。要吸收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啊!我们念佛人应该首当其冲地担当起恢复中华民族礼仪之帮的责任。印广建议以“这种方式”发表意见好吗?您是高僧大德,求您带好这个头好吗?

(2)真的“都可以”吗?印广也可以吗?不“屏蔽”印广讲记了?真的吗?

私自教唆“屏蔽”是一种变相的破坏言论自由的非法行为。阻塞言路、压制民主不是佛门的传统。尤其是,对方频频主动恳求见面、沟通,却拒之不理,进而私自公开广泛教唆不明真相的人众,广为“屏敝”,就更为不妥!人们终有觉醒之时,将如何评判您这位一代宗师?

您弃宦、抛家,献身如来家业,掌门净土、雄辩天下,一直是我敬仰的导师!而用这种排斥异己、“屏蔽”异见的手段,就不好吧。劣徒替您叹息!

有些个讲堂、论坛之类,专刊印广负面,并以国宗局和中佛协名义,随心所欲地宣布所谓的邪师名单,或108名,或110名,或200多名。甚至连传印长老,学诚会长,静波法师这些佛门泰斗都被“纳邪”。他们可以任意“改组”“邪师团队”(第17名原为某某功的李某某,现在竟然换成了印广)和文件发布日期(去年看到是2015年文,今年看到是2016年文)。奸谋早晚必定败露,历史真相终会大白天下。

幸亏没有您啊。看来您是此类论坛认可的大师。所以恳请恩师,以此胜缘尊威,多多关注此类论坛,劝他们收敛一些,或能扭转当今佛门腐败之风!而且,依劣徒愚见,他们这种做法,看上去是帮您,其实是孤立了您啊!

二、恩师说“并未指名道姓”。

可是,知情之人都知你在说谁。而且在事实上已经借您之名而指名道姓为谁。其实指不指名,道不道姓已不重要,并不重要。菩萨为道,舍生忘死,何况于斯草名卑姓。重要的是,事情既已惹下,总要有个了结。把佛法理义说个明白、通达,以示对己、对他、对社会、对如来家业负责。弟子不应该,也不能、也不会、也不敢计较老师态度,更不用说追究老师的过错。可是法义之争,真理辩证这是神圣的使命,亦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恩师不必,也不可以以“并未指名道姓”为理由来回避事实,拒绝见面。对吗?

三、恩师说“与任何人无仇无怨,并无任何恶意”。

    恩师人品,毋容置疑!印广信得过!问题是现在有人拿着您的手谕,以非法为法,阻碍印广及其徒众正常的修行及佛事活动。为我为你为他为法为公故,您不要以此为遁辞而拒绝见面。好吗?

四、恩师说“佛教就是佛教,不要与政治掺和在一起”。

法华楞严一心三藏法理:有情无情天地万法本自一体。能不与政治掺和吗?

马克思说“佛法是整个世界总的理论,是包罗万象的纲领”。

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胡锦涛、习近平等历代伟 人、国家领导人,都强调政教要互辅、互通、互护……

习主席尤为强调注重解经工作:“注重宣讲最新的解经成果;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

远的且不说,近代高僧如圆瑛大师、虚云老和尚,包括净土祖师印光大师,哪一位不是护国爱教的典范?难道他们也是像您所说,“与政治掺和在一起”?也错了?

劝您一定要读懂楞严经,我个小小文化人,尚懂一二。何况恩师,大大教授。应该一读就懂的。我们就好沟通了。

五、恩师说“因为忙于弘扬净土,没有时间过问其他事情”。

恩师不公道。真的不公道啊。您不是接待了殷先生等十位校友?据说您在庐山,大开法筵,广宴天下学人同修。

您还有时间到许多地方组织放生、开法会,怎就抠印广一点时间?

再说您有时间在背后说我长短,怎就不能当面教我?何况印广不为个人清白,只为辩证真理交待世尊。

恩师已然插手净土法门之外的法华宗门,就当作个了结,也让十方三世有个记录在案。也让当今佛子开开眼界。也让政府知道真相。也该挽救印广于“荒唐瞎说”。

高僧大德都是诲人不倦的老师,而不是争强好胜的斗士,更不是背着人后、自编自导自演的赢家。对吗?

六、恩师说:“有人利用有关意见,纯为个人之事”。

请问恩师,是什么人,利用什么意见,为哪个人的个人之事?

而且是“纯为”?既然说得如此真切,就应该说出其人其事、其时其处。否则,岂不成了煞有介事、危言耸听?连个道听途说都不及了!这种话语,实在不配恩师口出啊!您怎么总是用下劣心看人?您自己在“利用有关意见”,借题发挥,回大向小、诬正为邪(《楞严经》说为“将如来不了义说,回为己解,以误初学”),曲解《法华经》、《楞严经》,对抗楞严会上,文殊菩萨对大势至菩萨念佛法门的否定,又栽赃印广头上,而且还是“纯为个人之事”?恳请明言。

恩师啊,您放心,印广找您“纯为”您的事,为国家民族的事,为如来家业的事。若蒙接见,整个谈话过程可以全程摄录,看看有没有印广一点点、一丝丝个人恩怨!

衷心劝告恩师,心胸大一点,亮一点,不要用下劣心看人看事。

退一万步讲,恩师有意无意中重伤了无辜,难道就不思个妥善之策?

跪请恩师约见印广。不要逼印广了。好吗?

求您了!

 

劣徒印广合十待示

2016.7.23

侍者联系电话:15298946296

 

附通知一则:

 

印广法师致大安法师六封书信已公开。目的在于劝导安师调整心态,正信佛法,共同承担如来家业;也让学佛人正确明辩佛法之邪正及权、实之辩,不至受其误导。

法华学人不得以任何非礼语言对待安师!

安师舍家、舍官、舍养,遁入空门,任何时代,都不愧为行人楷模!我们不能执其一点,否定全面!

况者,法华理义,一切众生本同一体,安师即印师,安师即我人,讲第二义,也是宿世父母,未来佛祖!

我们只从理义上帮助安师回小向大,回偏向圆,回权向实就好!

 

印广门清

2018.8.26

已有116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