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答疑 >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书信”之第三封

印广法师按语:

我的恩师上大下安法师,对我的法理误解批判已有三年多。其间,我曾五封书信叩请接见,并四次请人去庐山周旋。信中亦多所呈述、解释。可是,安师拒不接见,亦未回我一字信息。去年正月十八,我叩首山门,蒙师接见,语不投机。今年再次叩门,竟至对面不认。

 

为对法对众对师负责,为对如来家业有个交待,也为不给自己留下今生来世之遗憾,现将笔者三年间先后五次给安师的五封信公诸于世。至于其中利害得失,也只有任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佛法因果,真实不虚。真理辩证,不局于一生一世乃至多生多世!

 

印广法师呈大安法师第三封信

 

尊敬的上大下安恩师钧鉴:

恩师2014年9月14日于天津大愿极乐寺法会及2015年3年20日于香光讲堂对印广的批评(见附件二)已近年半。且在很多网站疯传,大有置印广死地而后快之势。印广心有疑虑,求师斧正!

一、所谓“山西某法师歪讲《法华经》并为弟子授记分证即佛”一事。印广已有书面回答(见第二封信)。并于2016年2月10日,由九江张居士亲送恩师(见附件四)。

二、所谓“东林寺内有一块记载佛陀耶舍尊者向初祖慧远大师等人用手变成拳头,拳头变成手的方式传授一心三藏大法的石碑。慧远大师等一百二十三人就是在佛陀耶舍传授了一心三藏大法后全部都明心见性了念佛才往生的,这个公案记载在东林寺的石碑上”。并将此话说成是印广所讲。

印广回答:

1、印广未闻此说。亦未见此碑。更未有此说。不知恩师从何谈起?从世间法说,此涉做人的起码底线!恳请恩师还印广一个公道。并对网上公众一个交待。

2、从方便说,印广纵有此说,亦无大碍。佛事门中,方便逗教,本是传统,何可怪异。楞严会上,佛责肉眼阿难:“若汝现前所明了心,实在身内,尔时先合了知内身……是故应知,汝言觉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内,无有是处”。此说若责天眼目犍连,岂不自败!

3、从究竟说,印广纵有此错,无伤大体,指正即可。恩师如此炒作是否合适?

三、宣化上人在讲解《六祖法宝坛经》第一品“行由品第一”有这段文字:“达摩祖师未来中国前,他派了两位徒弟一一佛驮和耶舍……慧远大师问:你们两位是印度和尚,传的是什么法?怎么没人理你们呢?佛驮和耶舍大概只会说很少的中国话。就伸出手说:看,手做拳,拳做手,这快不快?远公说:很快。又说:烦恼菩提也就这么快。远公大师当下开悟了,原来菩提烦恼没有分別。烦恼即菩提,菩提即烦恼……他们的坟墓至今还在中国”。

1、印广据此演变为,拳即佛,掌即众生。佛与众生一体如同拳掌。只由迷悟有别,其用不同。并以此推断远公等123众在佛驮、耶舍如来藏指导下,百分之百念佛往生。

试问远公之后,何祖何师有此胜记?今人难道不应该研究这段历史?

2、已查证佛驮耶舍的名字就在东林寺室内墙碑上。

3、又听说佛驮、耶舍是一人。而宣化上人说为两人,并指为达摩所派。

4、可惜无法向死人作调查。

5、至于佛驮耶舍与鸠摩罗什长长短短,印广还真记不清说了些什么。要看原件全体。其实这些并不重要,佛学非历史学。重在表达一个法义而已。重要的是:

印广以拳掌互变,比喻佛与众生一体两用。以眼见掌,心见拳,即掌即拳比喻明心见性。此法浅显易懂。

就喻说而言,何有对错?当机即是。就法说而言,万法一念变现,大光明藏“离即离非,是即非即”(《楞严经》第四卷)。《心经》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据此而断,拳头本空本佛,怎就不能代表空?怎就不是佛?手掌本有又怎就不能表有?印广正宣正讲如来藏义却被恩师斥为“瞎说”、“太小儿式”、“一派胡言……”。有劳恩师谛思真实。

四、恩师说:“他(印广)竟然说没有任何一部经典讲念佛能够往生,这个话怎么能说得出来?”

印广回答:印广说过,现在仍在说,将来还要说:佛说善男子、善女人念佛能够往生。佛没说男子、女人念佛能够往生。更没说念佛能够往生。

印广还说过:

1、念佛不能往生。

2、念佛一定往生。

3、念佛当下往生。三种念佛都有具体说明。

印广还说过,某法师以华严四无碍法界理论指导念佛一定能够往生。

怎么到了您的口中就成了:“他(印广)竟然说……念佛不能往生”?

圆顿法门的次第就是,读懂阿弥陀佛,当下往生,成佛分真。悟后念佛,进修道力,增上品位,成佛圆滿。

五、恩师说“信愿行三资粮具备即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净土三经一定都在说的。”

印广回答:

1、《佛说阿弥陀经》有说“已发愿已往生,今发愿今往生,当发愿当往生”。请问恩师,这其间哪能泼得进一滴水?哪能插得进一根针?哪有您的“信愿行”立足之处?

2、印广解为:“发”者见义,闻义,成就义。“愿”者原来本心,真如义。见到真心本心,当下往生。

3、印光祖师说为“法华奥典,妙冠群经。闻即往生,位齐等觉”。闻即往生,这其间插得进您的“信愿行”吗?

4、恩师在您的《净土宗教程》不也说“净土法门,一念顿超,片言即证,当下成就……”这其间插得进您的“三资粮”吗?请您自圆其说。

怎么一遇到印广宣讲无修无证的如来藏,就又改口要修要行了呢?至于悟后进修要用信愿行来增上品位,成圆满佛,又当別论!就往生而言,明了一心三藏之义即可,无修无证就是无修无证!佛陀金口,千古定论,何须强辞。

5、如果您不顾自相矛盾,还一定要固执己见。那阿弥陀经岂不成了“已发愿者,信愿行,今往生。今发愿者,信愿行,当往生。当发愿者,信愿行,当当当往生”。这是佛说的阿弥陀经吗?

纵然是佛说,也应该否定啊!因为佛有临终说!最后说!究竟说!了义说!

六、恩师说“乃至于观经最后说的一个五逆十恶的罪人在临终时蒙善知识介绍阿弥陀佛的威神力量,十声乃至一声感通弥陀的愿力,都能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   

今有几问:

1、谁能保证在临终时能蒙善知识介绍?

何为十声、一声?何为感?何为通?何为阿弥陀?何为佛?

2、何威何神何力何量?

3、何为十?何为一?何为声?声从何来?是声来耳边?还是耳往声处?还是虚空生声?还是耳物共生?还是无因而生?

4、何为愿?何为西方?何为极乐?何为快乐?何为不乐?

5、何为世?何为界?世从何来?界何以成?

法华之义,楞严之解,可不是您依“藏教”所解呀!比同世间物理老师去指化学老师长长短短,能说到一起去吗?

七、恩师说“无量寿经十八愿里说的,至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印广回答:

十八愿原文“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您怎么将其中最要害之文删了呢?

“所有善根,心心回向”者一定往生!何须十念?可是,谁能做到所有善根心心回向?

那个五逆、谤法之人,您为何不除?念佛就这么容易往生吗?

当然了,五逆谤法之人也能当下往生!那只有读懂法华、楞严,真懂如是我闻,正解阿弥陀义之人还就是能带大罪成大圣!

八、恩师说“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乃至若七日一心不乱,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接引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处处都这么说,(他印广)怎么还否定呢?那他(印广)读没读呢?”

印广回答:

印广读过。

印广如是解:1、首先您不能丢开此段经文的前引“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

2、“善根”为正因佛性,即真如本性,“如”义,“阿”义。对应法身功德。

3、“福德”为缘因佛性,即真如之用,“是”义,“弥”义。对应报身功德。

4、“彼国”为了因佛性,即真如之相。“我”义,“陀”义。对应化身功德。

5、“若有”解为“就是这样”,“有人如此”。方为善男女。

6、“闻”为明心见性(门内耳为明心,门外耳为听尘)。

7、“说”为喜悦(唐朝古文之义),表道交感应,法喜之意。

真懂阿弥陀佛,那才叫“执持”(固执、坚持、如如不动)

8、“日”表时时、事事、处处(在了义法,时、事、处三位一体,如长、宽、高而不可分)。

9、“七”表圆满。

10、“临命终时”。“临”表道交感应。“终”表圆满、了结、终了(唐朝古汉语义)。不可解为“死”。

11、“现”。自心自变自现。合于佛说“佛不度人,唯人自度”。

总解:真懂阿弥陀佛正法义之人,明了十方三世天地万法无非一人一念变现而已,他时时、事事、处处都在修行中,生死之命与法身慧命道交感应圆融一体。乱与不乱都是我,乱也不乱,不乱也不乱,连打佛、骂佛都成佛!何况念佛、拜佛!当下就生在佛国。自心(阿)自变(弥)自现(陀)!何待佛接!这叫理一心不乱。

恩师那种解法叫事一心不乱,是悟后进修圆滿佛的加行,是高级法门。而且时间漫长,动辄以尘点劫为计。对凡夫起修求解脱是无济于事的。如同对初生儿讲数理化。次第颠倒了。法华是基础课,低级法门。让人先了生死。而且简单、明了、快速!

恳请恩师谛思真实。

九、恩师说“那这个释迦牟尼佛和文殊菩萨批判过念佛圆通章吗?那《楞严经》分明说: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得定慧等持三摩地,这个念佛法门是第一个法门哪。而且文殊菩萨选根偈里面是明选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暗选大势至菩萨的根大圆通。这两种圆通都是楞严经所特选出来的法门,所以摆在最后两位。所以根本就是水平太低了。水平太低了你就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去乱说啊,这乱说贻误众生啊,这后果太严重了。那净土宗十三代祖师个个都是往生的。你怎么能说十三代祖师只有慧远大师往生了而其他的都没有往生呢?印光大师是坐着往生的,正念分明。彻悟大师是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前来说往生的。省庵大师说佛来了就安然往生了。这些个个都有往生的瑞像。所以现在所谓的法师竟敢是这样的、赤裸裸的跟经典去抬杠,污蔑经典。那也真是很稀少啊。他的胆量太大了。”

印广回答:

1、佛陀、文殊唱双簧,将大势至念佛、弥勒唯识等24位菩萨所代表的,未明心见性就苦修苦行的无量法门统统否定,而独选悟后进修(先闻后思再修而入三摩地)的观世音法门。千贤万圣纵然浑身是嘴、巧舌如簧,也无法将《楞严经》讲成“《楞严经》里分明说……念佛法门是第一”,或者讲成“明选观世音,暗选大势至”,或者讲成“这两种圆通都是楞严经所特选出来的,所以摆在最后两位”。您这是怎么了……

2、净土宗历代祖师谁往生谁没往生,我不知道,我也没说谁往生,谁没往生,不过倒是可以顺带问一声,您说他们个个往生了,您是怎么知道的?就凭前人记载?若是,那古今公认的法华、楞严,你为什么肆意否认或断章取义或误解错说?到底谁是“所谓的法师”?谁在“与经典抬杠”?谁在“污蔑经典”?谁“胆大”?以什么经杠什么经?是以小杠大,还是以大非小?恳请恩师将《楞严经》读懂!

3、告恩师,是印广胆太小,佛要后人讲的,我不敢不讲。是恩师胆太大,佛没讲的,您可以大讲。佛明明讲了的,您可以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去错讲!劣徒印广苦劝恩师悬崖勒马!法华、楞严终要大白天下!

十、恩师说:“你就老实的按照佛言祖语去做。你除了古人为师之外,以古人为师比较保险。看现在人的东西,听现在人的东西太危险了,太大胆了。这个十三代祖师的东西就在这里,你好好去看印光法师文钞,好好去看莲池大师、彻悟大师的、省庵大师、蕅益大师的著作,还有净土十要啊。”

今有几问:

1、恩师说“按照佛言祖语”。而佛言祖语有了义与不了义之別!恩师的“按照”,是按照哪个义?又,何为了义?何为不了义?哪些为了义?哪些为不了义?佛法八大次第,您是怎样划类?

在此提醒恩师,佛于临终可是苦口婆心告诫大众“世尊法久后,要当说真实……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唯有一乘法,余二则非真……能于来世,读持此经(法华),是真佛子……佛灭度后,能解是义,是诸天人,世间之眼”。恳劝恩师要当“真佛子”,要当“人天之眼”,带领我们承担如来家业!

2、恩师说“以古人为师比较保险”。

敢问恩师:

(1)如何解释佛之金口“依法不依人”?

(2)若说依古人,那么,佛是古人的古人,为何不依佛?

(3)若说依法,为何只说依祖师法,不依佛法?更不说依法华、楞严了义之法?佛可是有言在先“能持此经(法华经),是真佛子”。这可是一票否决权啊!

(4)揣您言外之意:今人,未来人就不保险?今不如昔?一代不如一代?若是,岂不是说佛法一步步走向灭亡?如此厚古薄今,佛法、世间法说得通吗?

(5)既说依古人,“现在人危险”。那么,佛是祖师的古人,祖师相对于佛而言,可是“现在人”啊。而您在泛泛而谈“佛言祖语古人”后,却归终立足于祖师,立足于“现在人”,用这种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的政治手腕是对付佛祖?还是对付祖师?还是对付论敌?又,您到底是厚今薄古,还是厚古薄今?到底是依古人,还是现在人?名词术语可以随意变换为实用主义的工具吗?

(6)无量法门,各崇其一。印广及法华门人修的是教下,恩师修的是净土,广大行人也有各自法门。佛门规矩,一门深入,互不交叉。恩师为何既不遵自宗门规又不顾及各宗禁忌,对着修各种法门的人众,只谈净土祖师?这叫不叫“是一非余”?

您一方面插手他宗(又不给予圆满了结),一方面破坏自宗门风,将“一句佛号”的念佛人卷入教下辩证。请给个合理解释。

(7)恩师插手法华门中,印广殷诚法喜。恳请您为法华门众讲一部《法华经》,再讲一部《楞严经》。以示恩师慈悲正直、真实不虚。如此隔山放几炮,再烧几把火,把个好好的法华道场搅乱,又放手不管。上门求您管,还拒绝不见。恐非为人为师之道。

十一、恩师说“现在人的东西太危险了,太胆大了”。

请问恩师:

1、您是古人还是现在人?您的东西危险吗?

2、共产党和广大人民是现在人还是古人?若是现在人,他们都危险吗?

3、国内外那么多高僧大德是古人还是现在人?他们都危险吗?

4、言为心声,唯心所现。您对印广说了那么多轻慢、刻薄言语,在全体人民八识田中广种烦恼种子。按楞严“六交报”之论,您作何解?

十二、恩师说“所以这个居士还希望是不是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局应该采取措施来防止这种邪见在网络上蔓延。你靠行政的手段还是很难的,还是要靠自己,靠自己建立一个正知正见的防御机制。所以对于有缘人来说这位法师讲的所有的法,写的所有的文章全都屏蔽,不接触。你让我们某寺驳斥邪见正本清源我们也是人微言轻,到时候还搞得斗争坚固。”

印广回答:

1、何须惊动上层!其实,以恩师的地位、名气与贵寺的气氛,就可以定期或不定期召开各类型佛法研讨会,平等交流,集思广益。象学诚会长那样,举起法华大旗,研讨了义佛法。而不是用不了义法强辞夺理(佛在《楞严经》第六卷告诫行人“不将如来不了义说,回为己解,以误初学”)。并且广泛动员“屏蔽”了义之法!怪不得某某讲堂、论坛之类,专刊印广负面。而不同于大多网站公平刊载,让人用智慧分析、对比。您岂不害了这些讲堂、论坛的信誉?

我们应该相信群众,尊重实践!真理是屏蔽不住的。

2、您害怕“斗争坚固”。我也怕!比您更怕!因为我们都有维护社会安定的责任!令我不解的是,您既然害怕斗争坚固,为什么还要挑事生非?您不见我面,不查我说,就单方面“不宣而战”。“开战”以后,我先拜您为师,并求接见请法,均遭拒绝(见第一、二信及附件三、四、五),请给一个理由。

我也坦诚相告:印广在真理面前,是不会让步的。至于个人的成败得失,印广和恩师一样:是不会考虑的!

您处教授之尊,握丛林之柄,凭财富之利,借网络之威,飞檄诏讨,毁佛正法,已震撼法华信众!是印广一边再三强压、疏导,一边与您设法沟通。敢问,您的“屏蔽、不接触、不掺和”政策还能维持多久?有价值吗?纵然印广闭嘴,您能封阻天下人嘴吗?纵然您能侥幸一时,几时,您能胜算今生吗?纵然您能侥幸今生,您能侥幸来世吗?纵然您能侥幸人类,您能侥幸诸佛菩萨,诸天护法吗?您当真要与《法华经》、法华道场、法华行人结生生世世之怨吗?

恩师啊,您要谛思!谛审谛思啊!

法理法义的分歧,只能通过接触、讨论、疏导的方法达到统一,而不是主观武断,“屏蔽”异见,回避对方,强辞夺他!这是为人为师为政的常识!

背后谤人,其错在一。广令“屏蔽”,其错在二。不问先判,其错在三。不懂装懂,其错在四。数信不回,其错在五。拜师不受,其错在六。求见不允,其错在七。求法不教,其错在八。乱无后善,其错在九。动乱人心,其错最大。

恳请恩师深省,随便宣判一个法华讲师所讲之法,又要“屏蔽”封煞对方的求见与请法,大搞一言堂,一宗堂,一教堂,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后果!于世间法讲,是要付出代价的!至于佛法果报更为惨重!法华人受佛特别护佑,您非得起吗?(法华经第三品,对法华人,“或复颦蹙(邹眉)......轻贱憎嫉……”罪在无间地狱之报。法华经末页:“如是罪报,当世世无眼……出其(法华人)过恶,若实,若不实……得白癞病……恶疮、脓血……诸恶重病”)

再三哀祈恩师读懂法华、楞严!去邪归正!公开在网上作个妥善说明。

十三、恩师说:“我讲的这番话也肯定会传到这位法师(印广)那里。他(印广)肯定对我很仇恨,这也没有办法,为众生故,我也已经得罪不少人了。”

印广回答:

1、恩师也太小看印广!印广虽不比恩师高贵显赫,好歹也捡垃咽糠,苦行数年。也还稍通因果报应!此世间,已无印广所恨之人!您就放心吧!

印广对恩师只有感恩、求教、尽孝,哪有仇恨可言!纵有所恨,也是恨铁不能成钢!恨名师不能成明师!

2、师徒争辩,佛开先河!恩师换个心态,我们仍是好好师徒,和平共济,弘法利生!恩师若是一意孤行,印广定会效佛阿难,也学恩师“为众生故”,仗义执言,公诸天下!

印广拜您、求您、劝您、等您、忍您,已一年半!印广进退有方,不会妥协无度!

此为最后一信!在2016年3月1日之前,若仍不见恩师回信,我会将我与恩师数封书信,附上恩师对我的批判,公诸于众,并上呈有关。

劣徒印广泣笔苦谏于太原

2016.2.15

印广手机186******38

 

附通知一则:

 

印广法师致大安法师六封书信已公开。目的在于劝导安师调整心态,正信佛法,共同承担如来家业;也让学佛人正确明辩佛法之邪正及权、实之辩,不至受其误导。

法华学人不得以任何非礼语言对待安师!

安师舍家、舍官、舍养,遁入空门,任何时代,都不愧为行人楷模!我们不能执其一点,否定全面!

况者,法华理义,一切众生本同一体,安师即印师,安师即我人,讲第二义,也是宿世父母,未来佛祖!

我们只从理义上帮助安师回小向大,回偏向圆,回权向实就好!

 

印广门清

2018.8.26

已有161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