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答疑 >

“大安法师和印广法师会面”录音记录

印广按语:

 

二0一七年正月十八,笔者(印广)执弟子身拜访大安师父。交谈中,安师不认可无修无证、明白法理当下成就的圆顿大法。

笔者以其自著《净土宗教程》“净土法门,当下成就……一念顿超,片言即证”质疑。

安师笑言“我说这话,你也敢信?”复言“我不这样讲,你让我怎样讲?”我要求他撤销两年前先后两次在法会上并流转载网上对印广的错误批评,他未予理睬。

今年正月十四,笔者二次拜访安师。客自太原,千里迢迢,抱病求见。主座庐山,尺咫相对,拒于门外。笔者眼见“求和”无望,为护如来正法,不得已而出之下策:以“参访大安法师”而公诸事实于世。并留言“且拟先前五封书信,即将陆续公开”。

今者,笔者尚未公开五封书信(笔者私下向安师请法的信),安师倒先将去年正月十八两人私下交谈内容录音公开。并将文件冠名《大安法师破斥邪师现场录音》此录音实系“偷录”,未经对方审核,亦未经对方认可,就擅自公布,乃至其中有无删改剪裁,种种违法犯法,印广也不追究了。现就录音本身,印广请专业人士,费大力,终于翻译成文,现公诸大众。于中谁正谁邪,大众应该一目了然。如果大安法师认为译文不准,就请您自己翻译出来。反正录音现在。

现就全文中画龙点睛提起一段重点:

大安链接中听谓“点化邪师”“破斥邪师”的一段录音译文:

 

印广法师:

祖师大德和佛都是讲修行人要悟后进修,悟就是明白阿弥陀佛真实义,明白的当下就了生死了,也就是师父在《净土宗教程》讲的,一念顿超,片言即证,我非常敬重师父,而且我到处宣传。

大安法师:

我们说的这个高妙的东西也就是说说而已,并不是我们的境界,我讲的四无碍是嘱述佛言祖语,无论是理法界、事法界,尤其是事事法界都不是我们的水平,所以法无高下,愈病则良,也不要在法上去分第一第二。

 

评:

从以上对话,大安法师以“说说而已”否定自己在《净土宗教程的“佛言祖语”。

去年当我面反问:“我讲这话你也敢信?我不这样讲又该怎样讲”这两句话在录音中已没了。

其实这两句话,或是你删了,或是印广诬陷你,或是印广当时听糊,事后想当然而顺理造作,都有可能。但都不重要!印广不究。但从“说说而已”,已足以说明安师不信佛,其所言说,已被自己“说说而已”所否定!

这是一代高僧的佛性!让净土人如何信你?如何信净土?如何信汝《教程》?请安师三思!

至于全文,汝既公布录音,我就理当翻译!请大众对照《法华经》原文及祖师翻说,再细品安师所言、印广所言!

提示:分别不妨无分别,无分别不妨分别!千万别坠两边邪穴!

再次劝告安师改正错误,公开承认对印广的错误批判。否则,我终会将我对您为五封私人书信公诸于世!(您不见我,又不书信,又不接受有缘人疏通,我只有用这种方法求您了……)

2018.8.7

 

“大安法师和印广法师会面”录音记录

 

印:师父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可以说是最尊敬的导师。我曾经给了五封信给师父,我不知道师父收到没有?至于您认可不认可这个弟子,对我来说我不忌讳,但我认这个师父是认定了。

 

安:那个院长带过你们过来的?他也在我们这里做义工啊,人也很发心……你有这个道心,我们都很赞叹,但实际情况呢,我自己都很惭愧, 自己的道德学问都很低,越来越惭愧了。做徒弟都没有做好,哪能给人为师呢?所以我在东林寺,都没有一个徒弟,剃度的都是传老的,作为师父。所以请你原谅 ,我还真的没有为师的这种资格和道德。

 

印: 我是拜你为依止师父,不是剃度师父。

 

安:依止师我也不够格啊。大家如果都有共同的道心,可以相互作为同参道友,都没有问题的。这个东林寺主要还是修念佛法门的道场。我们这个时代,出家已经是都不容易啊,古德讲:身虽出家,心不入道啊。有时候看到这两句话,就感到真的就是在讲我自己啊。身虽出家,心不入道,都很惭愧!幸亏还有净土法门,能够令我们这些烦恼重、业障深的众生,还能够仰靠阿弥陀佛的力量,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越来越感觉到自己不行,倒是越来越一心要靠着阿弥陀佛。

 

印:师父的庐山念佛,这是弟子多次在各种不同场合所推崇的。你这个念佛跟别人念佛是不一样的,你的是华严四无碍法界,四无碍法界是讲的阿弥陀佛真义来指导念佛。我是三番五次地在弘扬师父这个法,而与弟子讲的这个法不谋而合。我是这样评定的:净土法门是高级法门,在我们讲的法华楞严的基础上是第一法门,包括师父讲的四无碍法界也是第一法门。第一法门是解决明理明心的问题,明白道理当下就成就了。但你要成圆满佛,还要修百千万亿劫。我是这样的次第,我想跟师父的次第应该是不谋而合的。我想祖师大德都是讲修行人要悟后起修,是悟后进修,不是悟后起修。悟就是明白阿弥陀佛真义,明白的当下就了生死了,也就是师父您在净土宗教程中讲的:一念顿超,片言即证。我非常敬重师父您的理念,而且我到处宣传。

 

安:我们一个说得很高妙的东西,也就是说说而已,并不是我们的境界,我讲的四无碍法界也是转述佛言祖语。无论是理法界,事法界,尤其是事事法界,都不是我们的水平。所以这个法无高下,愈病则良。没必要在法上去分第一第二。能够对众生的根基,对这个病能够治好,对这个病人来说,就是最好的。现在我们是重病在身,净土法门当机,从这个意义上,从契理和契机的角度,应该说这个当机的法门是净土法门。对于法门你分一个高下优劣,可能就会有些问题了,会有些问题了。

原来你跟我写最后两封信是谈法华经的这个题目, 我回答居士提问的时候, 居士并没有标你的名,我只是就事论事地回答。当你把法华经标为第一的时候,你又会把其它的经典就标为第二第三了,那这个佛讲哪部经典都是应机的,这个法法都是很好的。如果你用法华经的第一来否定或者阿弥陀经、无量寿经,它这里面可能是会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即便讲阿弥陀经、无量寿经,也不会贬低法华经的。法华经确实是纯圆之教,值得赞叹。佛说这部经的时候, 现出前所未有的瑞相,舌头至高都能遍覆十万八千佛土,那肯定是很好的。那无量寿经、阿弥陀经也说这部经典是十方诸佛伸出广长舌相, 遍覆三千大千世界。它从广的一面展示它的殊胜;法华经从高的一面来显示它的殊胜意义,它都是应机的。高和广,你不能说高就好,广就不好;也不能说广就好,高就不好。所以这个时代能够发心去弘法,也是好事,但我们也要看到弘法不容易,我们没有像佛那样的观机逗教的能力。

 

印:那个居士可能提出问题呢他对印广讲的法,他并没有全面地来研究,他是提出其中一段或者几段,印广讲的法并不是这样。第一,讲法华经是经王,这是佛金口玉言。我是读法华经的,你不能从其它的角度来,以小乘来扳倒大乘,我也没有用大乘来扳小乘。我是对照法华经而言,佛是这么讲的。就跟师父你一样,你是述而不作,印广也是述而不作,每句话都在佛原经文都有。这个我这也是向师父你作汇报。法华经反反复复起码几十处都在讲这个问题。

 

安:谈经王,当站在这部经的角度,可以作为经王;站在另外一部经,佛也可以说另外一部经也是经王,主伴圆融。当一部经为主的时候,其它的经为伴。

 

印:可是佛在其它的经典并没有讲其它的经典是经王啊?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是我们在讲的时候,佛讲可以讲它是第一,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这次第一个任务是来满我的愿拜师,第二个任务是想向师父请教,我没什么学问,是学着讲的。

 

安:那《大方广佛华严经》,它还是众经之王,无量寿经……

 

印:《大方广佛华严经》中最精华的部分就是四无碍法界,所以祖师大德讲《大方广佛华严经》是皇帝嫁公主。怎么嫁公主呢?公主就是四无碍法界,宫女太多了,宫女很美,驸马爷看花了眼,而忽略了公主。那宫女就是其它什么无量的法门都有,所以讲华严经带有圆味,带有圆味。所以我就佩服师父讲华严四无碍法界,四无碍法界就是讲楞严经、讲一心三藏,就是法华经讲的法华三昧,我是这样圆融起来的。

 

安:既然是事事无碍,你就别经与经之间去搞障碍,好吧?刚才讲这个法无高下,愈病则良,能够治疗这个病,是最好的药。

 

印:所以法华经楞严经就是讲事事无碍,我们还有下半句,当你明白了,佛是佛,如是如,鬼是鬼,泥巴是泥巴的时候,你就知道,连泥巴瓦块都是佛,他马上就到了平等,这就是欲高先低。这个人不看下半句,只看上半句,把屁股一拍,张口就讲话了。问题就在这里,我通篇的教下没有离开这一点。连牛屎狗粪都是我,我怎么可能贬低其它的经典?佛讲的三藏十二部经,道家的,儒家的,什么经,都是一个人一心变现而已,都是我。所以在这点上我要向师父作个解释,不是居士们所误解的印广法师讲的那个东西,而且我的讲记都有真凭实据都在的。

 

安:对,这个我并没有完整地听你讲什么,居士提这个问题,即便是在你的片面去说,他也没有点你的名,那你就无碍就行了嘛。

 

印:可是现在网上,师父没有点名,现在网上疯传大安法师批评印广法师,他把名点出来了。其实点名不点名,我也不计较,我真不计较,我要真计较了,我可以当师父的面发誓。这些并不重要,问题是这个理以我师父的名义发出来了,那对众生的影响很大,我是担心这个事。如果因为我的个人名誉来的,我就不值得来了,我是向师父提出心里的不放心。

 

安:就那个条子,我的回答,到目前为止来说,我并没有讲错,就是就事论事,而且当时第一个条子,我还真不知道是你在说,因为我并没有看过你完整的东西。

 

印:我也没有计较师父是对我,我来是对法,而且我拜师父不以个人恩怨。你在没有评论我之前,我最恭敬的就是大安法师,这个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到现在还是的。即使有人问,我说大安法师绝对是一个真修行人,他仅仅是听居士们断章取义,误解了我的意思。我今天上午还在跟他们讲,我马上要见我的师父了,心里有些激动了。我是真的,人家看得出来。我没有一点的个人恩怨,我绝对不是因为……,你就是点我的名,我也不在乎,我反而感恩你,如果不是这些父母,谁管自己的儿女啊?我是这么讲的。他能点我的名,他是佛菩萨是我的父母,如果父母不是这样,谁去管啊?我是真心的,希望师父能够理解。

 

安:嗯…行。这个包括你写的几篇论文,你没必要把佛教跟马恩列斯毛混在一起去论事,这个不是很搭边,我也没有看完,但我是学马恩列斯毛出身的,没有这个必要。

 

印:这件事还有请师父多加指点,我真的研究过这个问题。既然佛教里连一粒泥巴瓦块都是我心变现的,为什么把马恩列斯毛排除在外?何况马恩列斯毛可以圆融一切,唯心所现,我是这么理解的。这方面来讲,我正准备写一篇……

 

安: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是干吃力不讨好的事。

 

印:吃力不讨好……

 

安: 教内的人不会看好这一个,政治人物也不怎么…,也不会看好这事。

 

印:这是一个心结,这是怎样圆融佛法与世间法的问题。

 

安:你那个在教言教,佛法就谈佛法,你跟那个政治人物……那这个马克思说,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天国就是软弱的、脆弱的民众的一种声音,痛苦的声音,是一种现实的歪曲的折射,那你怎么……?

 

印:那我们怎么知道他不是方便说?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法。

 

安:怎么是方便说?

 

印:佛陀就有方便说、究竟说啊。

 

安:这不仅是方便说的问题啦。物质是第一性,意识是第二性,这完全跟佛法的境界,万法唯心啊,这个是相对立的一种说法。这个东西,你稍微学习过一点马克思哲学,在这个本质点上,都是出发点都不一样啊。你还去弄这个?但是它现在是主流意识形态,你碰它干什么?如果你赞叹这个,你会让人嘲笑;你不赞叹这个,政府对你不高兴。你就在教言教,他谈他的,我们谈佛法就谈佛法,你不要去惹这个事情,你就会里外不是人搞得,吃力不讨好。如果你还觉得你要圆融无碍,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们是从来不涉及的。

 

印:我还想请师父对我指点得更具体一点,因为我现在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安:你都出家了,你还去想这些问题?这都是戏论了。真的,回到出家人的本位,我们出家是干什么的?如果你不回到出家人的原点上,你就会弄很多事情出来,弄很多事情出来,别人对你就很多负面评价,你还愤愤不平,你还觉得怎么样……

 

印:师父对我侧面的关心我能理解,但是师父你也想,一个为了追求真理的人呢,他不会计较自己将来得的什么果报的。他认可这个事情,他要尽自己的心,要告诉大众。我们今天就是说,我们从泥巴瓦块,到牛马猪羊,到佛菩萨都是一个人一个念变出来的。而且马克思就有句话:佛教是整个世界总的理论,是包罗万象的纲领,这怎么解释?恩格斯讲:辩证法最初来源于佛教,又怎么解释?

 

安:来源于佛教……但是他跟佛教完全相悖的东西多得多啊。

 

印:而且法华经楞严经,它跟任何东西都不相悖。不管你是强盗土匪,什么什么党,泥巴瓦块,正人君子,同样都是一个人一个念变出来的。我们圆融到这个理上包容一切。要不然就不能叫真理,只要有一个人不认可,只要一条狗不认可,一粒泥巴块不认可,这个就不是真理。

 

安:本来也很惭愧,刚才讲我自己没有道德、没有学问,摄化不了众生,首先这想跟你讲几块,你就跟我一句一句顶,那……

 

印:我不是顶,我是……

 

安:行了行了,这个东西我回到出家人的本位,老实念佛求生净土。这个世间,五浊恶世,其中就有个见浊。邪见很多,我们也没有能力摧毁这些邪知邪见,知道吧?自知之明,就是做一个愚夫愚夫,好好地持戒念佛求生净土。你能做到这份,你今生出家就圆满了,大圆满了。其它的弘法利生,领众修行,大弘法化,这些东西不要去打这个妄想。我是不敢有这个妄想,也不敢做度人之想,好好念佛求生净土。

 

印:我很感恩师父的慈悲关心。

 

安:行了行了。

 

印:我来向你表达弟子的想法,就是要度别人成佛,把这个道理告诉大家,请师父多关心、多注意我、多成就我。师父打我、骂我,我都不会改变初衷,我不会怪师父。

 

安:什么度不度,我现在心态就是一个愚夫,愚夫愚夫,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果有点缘分呢,多带几个有缘的众生到极乐世界去。我没有很大的理想。行啦,给一本传老的书,你好好看看。

 

印:我想要师父的一本那个净土宗教程……

 

安:行,传老这本很重要,你好好拜读。

 

印:是碟片吗,这是?

 

安(工作人员):不是碟片,是书,是传老写的书。

 

印:我最近写的还有一本《菩提论》,我想请师父有时间有空给我印证一下。

 

安:我又没有深入经教,也是每天有点时间就念几句阿弥陀佛。好吧?

 

印:请师父给我印证啊。

 

安:哎呀,谈不上印证啊。你这个“过五关度六将”,我以为你是“过五关斩六将”呢。

 

印:师父看了怎么骂怎么样都行……我顶礼师父……

 

安:行了,行了。就这样,好吧,就这样。

 

印:那我就跟师父告辞了啊。

 

安:好,印广法师,你好好地多宣传一下阿弥陀佛的经典啊,多宣传印光大师……

 

附通知一则:

 

印广法师致大安法师六封书信已公开。目的在于劝导安师调整心态,正信佛法,共同承担如来家业;也让学佛人正确明辩佛法之邪正及权、实之辩,不至受其误导。

法华学人不得以任何非礼语言对待安师!

安师舍家、舍官、舍养,遁入空门,任何时代,都不愧为行人楷模!我们不能执其一点,否定全面!

况者,法华理义,一切众生本同一体,安师即印师,安师即我人,讲第二义,也是宿世父母,未来佛祖!

我们只从理义上帮助安师回小向大,回偏向圆,回权向实就好!

 

印广门清

2018.8.26

已有87人分享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