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师答疑 >

印广法师参访大安法师

印广法师参访大安法师

大安法师,俗名魏磊,南昌人,掌门东林净宗祖庭,主讲净宗经论,并为《净土》杂志主编。

 

安师看破红尘,放下优越社会地位,以教授身,披剃出家,令我感慨!

宣讲华严四无碍法界,引导念佛求生净土,亦为笔者认可!

尤于《净土宗教程》直示“净土法门,不越一念,疾超生死;不出片言,顿与圣众齐等,一念顿超,片言即证。……净土一法什么时候成就?你当下就成就……净土就是即生成就……念佛时即成佛时”。更增笔者信心:

念佛法门尚且即生成就,况我依据《法华》、《楞严》如来金口,照本宣章:“若人听懂一心三藏,当下蒙佛授记”!(低则罗汉,中有信、住、行、向,上至十地、等觉)岂有谬哉?

 

安师却于2014年9月与2015年3月,先后两次法会对“山西某法师”恳切批评,其说要旨:

一、否定《法华经》是经王。

二、否定无修无证之圆顿法门。

三、否定修行人能当下成就、即生成就。特别否定今人今生当下成就。

四、否定《法华经》法定授记原则:先由行人依据“佛记标准”而“自记”,后由佛陀“印记”成分真即佛(当生、当下),进而“满记”为圆满佛(百千万亿年后)。

 

“此说”“彼说”截然相反,笔者疑窦。为探真实,先拜为师,继以五信问路,同时四请有缘,先后登门,代求接见,不见回言片语。

 

去年正月十八,冒昧登门,幸蒙接见。

安师为人谦卑,胸无城府,坦言直率,堪为时人师表!

拉我就座,直入话题:“哎呀,我真不知是你,我就那么说了”(其言直率,却着依人不依法之大忌)。

我言:“师父,知与不知,不关重要!弟子前来,只为求教!”

安师广征博引、苦口婆心开导于我:行人不能当生成就……久不能止(其言由衷,却成破佛圆顿大法之忌)。

我间插言:“师父,行人生生世世都是当生修行,既然当生不能成就,岂不永生不能成就?再者,您在《净土宗教程》不是也说净土一法,即生成就吗?”

安师笑言:“我讲这话,你也相信?”(其言忠厚,却成自语相违之忌)。

我正惶然无语,他又反问:“我不这讲,你让我又怎说?”(其言天真,却成模糊不定之忌)。

 

面对如此局面,我已无法开口。

 

安师无愧忠厚长者(对着他的“论敌”,心无所忌,直言不讳……),又是佛门赫赫要员,如此布法,匪夷所思!

原来安师并不相信实教佛法真义,也不相信权教佛法之说。而是以教授身心,入我佛门,引导众生向善。

终于理解安师自宗:“述而不作”之规,原为将他与佛区别!

 

其实,诸如安师一类佛学教授,古今中外,恐怕不是独无仅有!

将宇宙观之实教佛学置之不顾,视宗教观之权教佛学为信仰,藉此净化人心、安定社会!其心固善、其行固美!却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千年史纪,不争之实!

 

其实而言,佛门了义、道家真教、程朱理学、阳明心学、马毛主义早已殊途同归于万法一体之宇宙观,他们已从理论上圆满了共产主义的命运共同体!只是由于特定的历史局限,时人将之“万法一体的宇宙观”庸俗化为“万人一体的人生观”或谈玄说秘的宗教观。

 

就中国言,依孙中山、毛泽东、习近平等大德观论,早将佛法与传统文化相融相通。只是由于佛门内部的迷偏,致使经典佛法理所当然地被置于宗教地位。

由于佛教徒违背佛陀真实教诲,“以不了义法,回为己解,以误初学”(见《楞严经.卷六》)。经纬天地至理,沦为世俗花絮。难怪程朱理学贬佛,阳明心学轻佛“鄙俗得很”“非常肤浅”。时至当今,仍被拒于传统文化大门之外,挣得个宗教名份,横遭重重禁忌,登不得大雅之堂!岂不悲哉!

 

自知今日多言无益,留下数语图个日后:“师父啊,因于您的影响,全国许多信众,多有误解、障碍我们弘法,发展下去,不是好事。请您善处,我会再来。”

 

今年正月十四,二次登门,先说不在,后又约见。候他多时,亲见出入,不敢挡驾。有缘进内协调,片时出告“不见”。

 

历时三年有半,种种努力,一线希望,终为泡影。

 

安师人品,自无可说。两次亲见,随众用餐。且于袈裟,披不离身。难怪信众,成千上万。

如此贤良,让人纠结:说其非,则有伤大雅,亦犯彼众之怒;忍其枉,则障佛正法,亦负此众之望。

 

事在两难,取其关要!此说一出,也只好由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该面对的,就面对吧。

且拟先前五封书信,即将陆续公开。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亦对党和人民有个交待!

 

印广门清

2018年3月1日(农历正月十四)

 

或问:

安师他人,并不承认,你为弟子。

答:

我敬安师,人品真实。曾于2015年4月16(佛历2月28)14时11分,就扬州殷解明佛堂,对天对佛三拜,认其为师。至于安师允与不允,于我何亏何惭何愧?

藕益私淑莲池为师,莲池同意了吗?

我辈皆以佛陀为师,佛陀答应了吗?

 

又问:

既已拜师,以下犯上,应该吗?

答:

不应该!

 

问:

要受报吗?

答:

要受报!

 

问:

这可是“欺师灭祖”之罪呀!

答:

“欺师灭祖”受报事小,弘法报佛度生事大!

印广不敢以私废公、以小枉大!所谓申张正义,责无旁贷!纵有所报,义无反顾!

 

问:

这不是乱吗?

答:

此话怎讲?

经论辩证,佛开先河!

当年法会,佛与弟子,唇枪舌战,互不相让!古今中外,天上天下,共闻共睹,谁以为乱?

法治社会,民权民主,言论自由,兼听双方。大则对簿公堂,小则私下调解。纵为平民是非,亦有个三大对面,何以乱为?

若定言乱,安师先乱在前,仍乱在现,继乱在后,网上严辞峻斥,会上广令屏蔽。国人尽知,谁言他乱?

我因忌乱、止乱,委屈求全,千里投师,对面不认!情非得已,说几句话,怎就乱了?

再说,“乱”以正邪为据,不以先后为准,天下至理,古今公论。

 

问:

烦恼以忍辱为菩提,是非以不辩为解脱,佛门以清净为伽蓝。这是戒规,汝作何解?

答:

此为小乘戒规,自了汉宗旨。

大乘佛法,无此忌讳。

论心不论事。示善示恶只看当人用心与社会效应。

何况安师,已然先将佛门内部的辩证,公诸社会,对话自然应该对应当机人群。

已有194人分享了这篇文章